跳至主要內容
立法會事務 > 工商 > 立法會問題 > 立法會十七題:赤鱲角空郵中心設備的使用情況

立法會十七題:赤鱲角空郵中心設備的使用情況

以下為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劉吳惠蘭今日(四月二十二日)在立法會會議上就陳偉業議員的提問的書面答覆:

問題:

  設於赤角的空郵中心自一九九八年啟用至今已超過十年。本人近日接獲投訴,指該中心有大量已裝置多年的昂貴設施現時仍被閒置,中心的工作人員仍需以人手搬運大型包裹。據報,香港郵政於本年三月以「內部運作及航空保安」為理由拒絕就上述情況作詳細回應。就此,政府可否告知本會:

  • (一) 設於空運中心內的電子顯示屏能否顯示飛機航班的即時資料(包括航班延誤的訊息);若否,原因為何;
  • (二) 空運中心每一樓層的各條運輸帶去年平均每天操作的時數及運送包裹的數量;
  • (三) 空運中心二樓的滑輪管道及可轉動大型裝箱地台、貫通地面至三樓的大型升降機,以及人體及物件檢測X光機長期被閒置的原因;
  • (四) 空郵中心仍需以人手搬運大型包裹的原因;及
  • (五) 會否考慮採取措施改善空郵中心處理包裹的效率,並對沒有採取措施使上述設施得以充分利用的有關人員施加處分;若會,詳情為何;若否,原因為何?

答覆:

主席:

  為配合機場由啟德遷往赤角,郵政署於香港國際機場設置空郵中心。中心內的郵件機械處理系統在一九九八年七月開始運作,但由於當時的運作環境及國際郵件性質跟九十年代初設計該系統時有所分別,加上郵件增長未符預期,空郵中心內部分設備一直未充分使用。審計署曾就該系統進行帳目審查,並於二零零五年三月發表的《審計署署長第四十四號報告書》內就該系統的運作及成本效益表示關注及提出建議,其後立法會政府帳目委員會亦曾就該項目進行聆訊,並將其結論及建議收納於《政府帳目委員會第四十四號報告書》。郵政署已完成跟進審計署及政府帳目委員會的各項建議,並有定期向立法會提交報告。

  就陳偉業議員的提問,現回覆如下:

  • (一) 空郵中心的電子顯示板就寄往不同目的地的郵件,提供付運航班的資訊,以協助空郵中心員工按航班起飛時間的先後次序分揀郵件。雖然空郵中心的電子顯示板無法顯示航班延遲或取消的資料,但空郵中心已與各航空公司或其代理建立溝通機制,能即時知悉航班變更的資料,再由主管按運作需要作出調整。
  • (二) 空郵中心內設有一個由五個部分(即A、B、D、E及F組件)組成的運輸系統,主要用作處理包裹及特快專遞郵件。各組件的位置及其於過去一年的每日平均運作時數,請參閱附件。

      當中,正如審計署亦指出,D組件的使用率一直偏低。該組件是郵政署於九十年代初根據當時運作情況而建造的,及後由於運作環境改變,該設備未有充分使用。
  • (三) 該三個系統未有使用,原因如下:

      集裝箱運送系統(即問題所指的「滑輪管道及可轉動的大型裝箱地台」):按照郵政署設計空郵中心時的構思,集裝箱運送系統可將入口郵件連同集裝箱一併送往郵政總局及國際郵件中心,因而毋須在空郵中心打開集裝箱卸下郵件。惟有關計劃最終因運作模式有所改變而沒有落實,集裝箱運送系統因而未有使用。

      儲存及提取郵件系統(即問題所指的「貫通地面至三樓的大型升降機」):空郵中心的儲存及提取郵件系統設有儲存格,用作暫時存放已處理但尚未裝上離境飛機的郵件。但由於香港國際機場的航班比預期多,郵件發送次數非常頻密,使用暫時儲存設施的需求因而減少。審計署進行帳目審查時,已知悉有關情況。郵政署已安排利用該設施作倉儲用途,以期盡量善用資源。

      門型金屬探測器(即問題所指的「人體及物件檢測X光機」):郵政署原計劃於正門入口和停機坪地台入口各裝設一個金屬探測拱門,以加強空郵中心的保安。但由於進入空郵中心的人員已通過保安檢查,郵政署認為無需要於停機坪地台入口裝設有關探測器。
  • (四) 現時空郵中心設有小郵包分揀系統及包裹分揀系統,每日處理超過90%的小郵包及60%的包裹。其他因形狀、厚度、大小或重量不合規格而不能以機器分揀的小郵包及包裹,則需由人手處理。由於實際運作需要,空郵中心很難避免以人手搬運包裹,例如將包裹放入郵袋以作封發。
  • (五) 審計署亦建議郵政署研究改善郵件機械處理系統性能的方法。因應這建議,郵政署在機電工程署的協助下,已逐步改善小郵包分揀系統的性能,並把該系統的使用率,由一九九九至二零零四年每年平均只分揀31%的小郵包,增至去年的92%。至於包裹分揀系統,由於已運作超過十年,亦即其設計使用壽命的三分之二,其性能表現恐無空間再作提升。我們已於二零零七年五月向立法會匯報此事。

      如上文提到,有關系統未充分使用,主要是由於九十年代初設計該系統時的運作環境及郵件性質,與系統啟用後有所分別所致。



2009年4月22日(星期三)
香港時間16時07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