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要演辞、资料及新闻稿



劳工及福利局局长和商务及经济发展局局长会见传媒答问全文

  劳工及福利局局长罗致光博士和商务及经济发展局局长邱腾华今日(九月二十七日)就委托雇员再培训局推行特别培训计划,以及支援旅游业界的措施会见传媒。以下是答问全文:

记者:首先想问培训course(课程)方面,一个course 4,000元,最多可以报读四个courses,津贴是否以每个course计算?另外,想问其实现时香港这个局面某程度上是因为市民觉得政府没有回应诉求,所以才会造成现时的局面。政府会否考虑真正回应市民的诉求?这样比推出这些培训计划好。

劳工及福利局局长:刚才主席(雇员再培训局主席余鹏春)所提及的4,000元是上限,即每个月的(津贴)上限。课程则视乎是全日抑或半日,如果是全日的话,每日为153.8元;如果是兼读或半日的话则是76.9元。当然,如果他报读全日的话,整个月有大部分时间上课,则上限是4,000元;如果课程为期两个月,可以是8,000元;三个月可以到12,000元。当然,正如刚才所说,要视乎是哪种课程才知道有多少津贴。

  第二个问题,我相信在处理近期事件,政府昨天已经开始对话,昨天邱局长(商务及经济发展局局长邱腾华)亦在场。但是现时因为其他内外的经济挑战,实际上我们仍然需要应对。所以两件事不可以等一件事做完才做第二件,因为现时面对的挑战,简单来说,实际上已经是迫在眉睫。

记者:想问关于特别培训计划,你们指要证实是今年六月一日之后失业或就业不足的人,其实可否说清楚一点,这个计划其实是否想针对近期六月开始的示威活动而导致失业或就业不足的情况,如果不是纯粹因为这样的话,你们如何确认该位学员其实是受到近期示威而导致生计受影响?

  第二,想跟进刚才那位同行的问题,旅游业drop(下跌)得这么厉害,导致这么多人生计受影响,政府何时才愿意回应诉求?过去的冲突我们都见到警方多次在一些旅游区——例如是铜锣湾等地——施放催泪弹,不少旅客都因为这样闻到催泪弹而感到不适。政府会否想一些方法去解决这些问题?是否觉得导致这么多人生计受影响,旅游业的影响这么严重,政府是始作俑者?

劳工及福利局局长:今年直至第二季的时候,政府已经就着中美贸易的矛盾、冲突,甚至贸易战争也好,开始要考虑如何面对这些外围挑战,现时我们所面对的是外围和内部的一些问题。事实上我们看看上一季的失业数字,特别有数个行业——譬如旅游、饮食、零售——明显地上升,所以我们要处理的是一个在未来可能有更多人失业或者就业不足的情况。我们要考虑的因素,简单来说是他们(学员)是否失业或就业不足。刚才主席都提及,可能有些雇员因为雇主要求而放取无薪假期等情况。我们希望可以一方面提升他们的技能,亦可以有一些津贴帮补一下,这是我们最主要的目标。所以回应你刚才的问题,我们只需要知道他们是否因为现时经济环境而导致失业或就业不足。

商务及经济发展局局长:我亦同意刚才的说法,现时很多政府措施,尤其是针对中小企或各行业的,其实背后是有多种原因,包括经济逆转、中美贸易战等。

  就第二条问题,我昨晚亦有参加与市民的对话,我首先感谢很多市民的正面参与,有二万多人报名,经抽签后有接近一百五十位市民出席,并热烈发问。我觉得昨晚是一个聆听市民(意见)的好机会,大家可在公开及和平的气氛下讨论问题,确实能拉近彼此的距离。特首和团队都清楚表明,愿意以多种方法,包括昨晚的形式,与大家近距离分享自己心中的情况。大家亦看到,当对话能够进行,便不需要其他更激烈的行动。虽然昨晚我们较晚离开,但基本上是在一个和平的情况下。我们希望这会是一个新段落,透过大家坐下来坦诚沟通,以清楚阐明问题。我们希望进一步有更多类似的对话,可以让大家寻求方法,让香港走出现在的困局。

  昨晚我亦有另一个得着,就是有参与者觉得对话虽然有用,但是时间不足够。我知道会后有数十位参与者已报名参加时间较长、可无所不谈的闭门对话,我相信这些都有助解决目前的情况。每一位政府团队的成员都会争取这类对话机会,就无论是大问题或各自政策范畴的议题,我们都乐意将来在类似的场合讨论大家关心的问题。

记者:想问余主席期望雇员参加计划后,其实有什么质素上的提升?而不是在空窗期让他们有一些事情做。即是实质有什么可以帮助他们?另外想问有些雇员表示创造职位比提供这些培训有用,政府可否回应他们的需要?另外有些人觉得可能要转行,这些计划会否可以帮助他们?另外有两个问题想问邱腾华局长。第一个问题是参众议院外交委员会通过了法案,在全体委员会再讨论再通过,机会其实颇大。政府有什么工作可以主动去做?另外想问昨天的对话会。其实有很多市民——有发言,无发言也好——在事后都有说,官员的感觉似录音机,例如特首说都预计了大家问COI(独立调查委员会),但是都有个预设的立场是留待监警会处理。如何可以坦诚地对话?昨天在那四小时里,留在伊馆,有否真的想过走出去与市民对话呢?因为外面示威者的数量不算太多。刚才你说是和平的,有否真的想过走出去呢?谢谢。

劳工及福利局局长:不如我代主席回答。第一,刚才说有三类型的课程。一部分就是我们称为一般技能,英文是generic skills。刚才主席都有说,可以是一些语文的、资讯科技的课程。这些对他们在工作上——譬如是旅游或零售,语文课程对他们有一些帮助。另外,一部分是一些与职业的技能有关,所有雇员再培训局有关职业技能的课程,之后都有些「售后服务」帮他们寻找工作,所以亦有些中心协助他们去寻找工作。那些再培训的机构、提供训练的机构亦有跟进的服务。我们希望如果他真的需要转行,当然他可以在现在公布的30多项中报读一些非本行的课程,他当然可以做其他的工作。

记者:职位?

劳工及福利局局长:大家都知道过往在二○○三年沙士之后,或在二○○八年、二○○九年金融海啸的情况下,政府都有考虑这些情况,这个我们不排除。过往都说过,财政司司长都提到,要不断观察现时情况,有需要时是会加强支援就业及帮助可能失业的朋友。这些工作我们要继续考虑和思考。

商务及经济发展局局长:就美国国会参众两院的(外交事务)委员会最近通过受理有关香港的政策(即《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这情况其实在过往几年已经存在。一直以来,美国国会亦有类似的法案,近期因各种情况,以及有人作出游说,美国国会可能会在短期内通过一个关于香港的新法案。我们一直以来的立场都十分清楚,美国和香港的关系建基于互惠互利,也是多方面的,不单是经贸方面,还包括我们的共同价值等。重要的是香港作为一个单独关税地区、「一国两制」下开放和自由的地方,我们现今享有的条件都是源于《基本法》赋予我们的权利,而不是任何一个外国政府或议会所施予的,这点要清楚说明。

  我们一向以来的工作都有清楚解释彼此双边之间的关系,香港当然有绝对自我意愿维持香港人一向重视的「高度自治」,以及我们在各领域按照《基本法》所享有的权利。如果外国政府或议会对这情况有不了解的地方,我们会进行游说工作。我们透过驻海外香港经济贸易办事处,以及过往两年我先后三次到访美国,无论是华盛顿,还是最近我到访的美国西岸,我们都向当地政商界清楚解释双方之间的关系。但在刚才提及的大前提下,即我们的「一国两制」是源于《基本法》,不是源于其他政府或议会的恩赐,我们要维护这方面的尊严和主权。我们会继续做这方面的工作,亦希望其他政府或议会可尊重香港和我们国家应有的地位和权利。

记者:昨天的对话会......

商务及经济发展局局长:正如我刚才所说,我认为这种形式的对话是开放的,因为人人都可以参加和报名,所有媒体亦可参与,亦有现场直播,是一个最好的方式让大家可以听到对话。当然我们亦不排除以任何其他方式接触市民,但要视乎情况而定。

  我们昨天亦检视过这方式是否值得继续,我认为基本上能达到良好效果,我们愿意继续走这步。当然社会整体若对这方式有其他意见,我相信特首或我们团队都乐意继续听取大家的意见,或许在未来的对话中可引入新方式。谢谢。

记者:首先想问两位有关计划。整个计划是否包括在191亿元?整个计划的cost(成本)是多少?第二是追问邱局长。在伊馆的四小时里做过什么?其实有些出席者都表示原来官员可以待到一时半,为什么不可以延长对话会?有否想过下次做更多或更长时间?

劳工及福利局局长:我手上未有估计的数字。我不知主席是否有整体的数字。你第一部分的问题是?

记者:是否包括在之前财政司司长的支援措施?

劳工及福利局局长:该191亿元里是不包括这个项目。当时尚未估算这个再培训局的项目(详情)。或许稍后我们有资料的话,可以向传媒提供。

商务及经济发展局局长:或者我一并作答。我自己及政府团队的其他同事在这几个月来都有参与不同方式的对话,无论是罗局长或我,在自己的界别,有时甚至是跨界别,都会与市民讨论这问题。确实香港现时这种情况,社会的冲突,每一个人都受害。很多市民、很多界别都对目前的情况很担心、很关心,希望有方法可以一起处理问题,当然政府亦有自己应有的责任。昨天的对话形式只是众多会面形式的其中一种。特首自己亦有说,在过去几个月有不下百多场的(会面),包括不同的界别及组合,有些是闭门的,而昨晚是一种公开的形式。

  我们觉得从昨晚的反应所见,很多市民愿意在镜头前主动参与,并在没有前设的情况下,与政府就任何话题作沟通,就这一点,我们要感谢大家给予我们这机会。往后如何继续做,要否多举办一些场数,或(调校)发言的时间等,是可以有弹性的。昨晚我知道大会主持在预算时间时原定有六个环节,但看到在场人士热烈的(反应),我们亦加长了时间。将来,(对话的)形式会是怎样,政府成立了一个(对话)办公室,专责处理这方面的问题,我相信同事亦会汲取昨晚的经验。至于会后,我们亦藉机总结有什么地方可以做得更好,亦希望大家在这段时间能给予我们多些意见,令将来的对话可以做得更好。谢谢。

(请同时参阅谈话全文英文部分)

2019年9月27日(星期五)
香港时间19时46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