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要演辞、资料及新闻稿



商务及经济发展局局长与传媒谈话内容(只有中文)

  以下是商务及经济发展局局长邱腾华今日(十月十八日)上午出席电台节目后,就支援中小企、旅游业、5G频谱拍卖和《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等事宜会见传媒的谈话全文:

记者:《施政报告》和早前公布的支援中小企措施都是「银根」上的帮助居多,饮食和零售行业正面对艰难的环境,这些措施对他们的帮助有多大?

商务及经济发展局局长:我们明白经济下行和逆转时,很多企业会面对很大的压力,而香港近期发生的事件,旅游业、餐饮业及零售业可谓首当其冲受到影响。政府一直与他们讨论,他们一方面希望可以减免租金,因为除人手的支出,租金对他们的压力最大。大家都知道,特首及财政司司长都提过,我们会与业主,尤其是大业主沟通,希望可以减低企业的租金压力。政府亦与相关机构联络,正如上星期运输及房屋局(应为财政司司长)已表示,港铁作为(铁路)沿线物业的业主,亦会减免部分的租金。第二方面,我们希望现有中小企支援基金可以为他们提供及时的缓冲,因这方面无需待立法会审批拨款申请,现有几十个基金可以帮助企业转型升级等。资金若可(申请后)先发放给中小企,对他们亦有短期的帮助。

  借贷方面,我们一直透过金管局(香港金融管理局)与银行联络。就信贷保证,我们希望透过现有(中小企融资担保计划下的)「八成信贷担保产品」给予中小企银根上的纾缓。我们亦会和业界讨论,让业内人士和银行商讨尝试帮助某些个案。就会否有额外措施纾缓和促进现时比较淡静和艰难的市道,我们会继续在政府内部及跟业界继续讨论。

记者:以你所见,旅游业和相关行业有否出现倒闭潮?早前推出的培训计划,现时申请反应热烈吗?

商务及经济发展局局长:旅游业方面,我最近透过姚思荣议员和麦美娟议员聆听了业界和工会的意见。短期来说,我们认为很多旅游业界都会较为审慎,希望尽量保持企业的运作以避免裁员。另外,有政党代表包括卢伟国议员和林健锋议员也与我们讨论过,是否有措施可帮助旅游业界在这期间应对困难,我们会留意有关方面的建议。如果能帮助企业在这艰难时间维持下去,减轻其结业的压力,便能减低裁员的机会。惟一旦出现开工不足和裁员的情况,上月我与罗致光局长一起公布了雇员再培训的津贴计划,便是一个短期支援措施,让开工不足的人士可以转而选择进修,并同时获得小额补贴,这方面是有用的。而我与工会讨论时,他们亦建议短期内可否利用现时开工不足的情况,让业界到大湾区接受培训和多作认识,从而在对外旅游方面就这个新市场作好准备。我看到业界,无论是企业、员工,还是整个行业,都并不是坐以待毙,而是利用不同方法寻找机会。市场开拓、升级转型方面,我们现时两个支援中小企的基金,即BUD Fund(「发展品牌、升级转型及拓展内销市场的专项基金」)和市场拓展基金(「中小企业市场推广基金」)都有资金和方法帮助业界,我们希望透过现时主动联络不同商会和业界,多作介绍,能令他们知道这些资金可提供及时的帮助。

记者:现时银行都希望有更多存款保障自己,你有没有信心银行在资金流方面能帮助中小企,并配合CCyB(逆周期缓冲资本)政策?

商务及经济发展局局长:我觉得从(银行)息口、汇率来看,现时香港整体的银根是松动的,而银行若有生意亦会做。过往我们不时看到中小企在市场逆转时会担心银行会否压缩(借贷),所谓「收遮」。所以最好的方法是,一方面透过金管局向整体的银行业界清楚阐明,政府的贷款保证较可以帮助中小企;另一方面,企业与银行要多接触。在香港,不同的银行做不同的生意,以往有些中小企意念上认为某些银行才会与它们做生意,其实市场比它们想像的大,例如我最近跟外国商会讨论时,发觉它们传统上只会光顾一、两间银行,但香港很多银行其实不会区分企业是香港还是来自外地,这方面的资讯相当重要。早前我们为不同商会,包括外国商会、旅游业界、中小企等,举办了多场(简介会),就是希望银行界与中小企能直接接触,讨论相关问题。

  我亦藉此一提外国商会对香港经济的贡献越来越大。《施政报告》中我们亦公布了一些数字,就是过去两年间,外国公司在香港设立区域总部或办事处的数目增加了接近百分之十,其雇用的员工接近五十万。这数字的增加相当重要,因为反映香港对外仍有吸引力。目前香港虽然受外围因素或本地的情况影响,但是主要的基调及香港固有的支柱仍然稳固,因此最近在WEF(世界经济论坛)的竞争力调查中,香港于短短一年内,由第七位攀升了四位至第三位,与全球各经济体系比较,香港排名第三。我看过首十位中,香港排名的攀升最大。当然现在我们正面对希望只是短期的不稳定局面,但在评分上,香港固有的基础和优势,相信长远仍然存在,在外围环境改善后,本地的情况逐步纾缓时,希望可给我们的经济带来真正支持,走出困局。

记者:节目尾段提及5G,我想问问5G方面,明年手机的5G网络是否一定可以「出台」?我亦想问众议院通过了《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中国外交部指会采取更有力的措施予以反制,以你所知,更有力的措施是什么?又或是香港方面可以做什么?

商务及经济发展局局长:5G方面,我们在这两年间已清楚列出时间表,期望在今年内完成所有频谱编配。这项工作分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高频频谱,即专用于5G发展的26-28吉赫频带频谱,在今年三月已透过行政方式作出编配。第二阶段是最受欢迎的3.5吉赫频带频谱,属较低频且复盖面较阔的频带,即所谓的「黄金频谱」,已于上星期完成拍卖,四间公司分别按照各自出价投得频谱。还有一段是较小的中频谱,即4.9吉赫及3.3吉赫频带频谱,我们亦会在短期内,即本月后期(及下月初)进行拍卖。这样便完成了整个(5G)频谱编配,目标是如期在明年二○二○年,实现商业应用。我从业界得到的印象是,他们亦是朝着这个方向去做;因此,我较有信心能做好这个工夫,而且在(频谱)编配方面,按照现时的计划,用合理的市场价格作出编配,能便利整体的(5G发展)进程。

  5G对香港的发展是重要的。香港采用的(频谱编配)模式,在全世界而言是较为公平和开放的竞争模式。由4G发展至5G 技术,对于我们的通讯设备发展可说是再进一步。5G技术不单是用作通讯,亦可为物联网的建立,或是智慧城市、智慧家居、物业或企业管理提供一个平台。在5G频谱完成编配并投入服务后,其他可以受惠于5G技术的(相关服务)将会应运而生。我们希望可以及时在国际上相对较早的时间,在香港推出5G服务。

  人权法方面,我曾多次提及,亦希望大家明白一件事,因为这是很重要的原则问题。香港的对外经贸关系,并非建基于任何一个国家。如果有人认为某一个国家透过他们自己单方面的措施,可影响香港本身原本享有的,如单独关税区或自主的贸易政策,这些措施是多此一举,因为香港并不只是与一个国家进行贸易,该国家无论有多大,或有多大影响力,这只是一个双边关系。香港的多边关系、对外贸易和对外关系是建基于《基本法》第116条和第151条,赋予香港独特而具优势的地位。从香港来说,我们一定会恪守《基本法》赋予的独特优势,香港对外关系亦会继续以这方式推展。

  有些人前往其他地方,试图影响当地的政界人士,从而影响香港的情况,我亦认为这是多此一举,缘木求鱼。香港的经贸政策不是朝向某个地方,不需要仰人鼻息,我相信这会继续维持下去。香港仍然会在国际间继续维护我们应有的地位和份额。我于十一月会参与亚太经合组织会议部长级会议,香港亦会继续是世贸(世界贸易组织)的成员。

  自由贸易方面,香港一直是一把重要的声音,为国际所认可。这是我们的看法。至于其他国家受其国会任何影响,我不会在此说三道四,批评他们。我相信这是香港很清晰的情况,亦希望广大市民清楚留意这是香港固有的条件,所以我们不需要受制于人。

2019年10月18日(星期五)
香港时间12时43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