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要演辞、资料及新闻稿



商务及经济发展局局长会见传媒谈话全文(只有中文)

  以下是商务及经济发展局局长邱腾华今日(七月十七日)出席第二届香港出版双年奖颁奖典礼后会见传媒的谈话全文:

记者:局长,最近各区有示威游行,有很多是针对游客经常去的地区,例如上水、沙田,九龙城亦将会有示威游行,早前亦曾发生一些冲突。你认为这些示威游行活动对旅游业的前景有何影响?酒店业表示入住率下跌,有导游亦表示因旅行团减少而无工开,会否有措施帮助业界?

商务及经济发展局局长:香港是一个自由社会,无论是政府或社会,对于一些和平表达意见的(游行),我们大家是尊重的,这亦是香港一直以来的传统;但当这些游行事后演变为一些冲突或有使用暴力,我相信没有一个香港市民愿意见到,更不希望有任何损伤,这无论对前线工作的警察,或在各区(营业)的商铺都造成压力。我希望市民大众一方面支持和平表达(意见),另一方面需要正视一些过分暴力的(行为),以及表达共同诉求,希望香港可以恢复为一个平静、和平的社会。

  就不同区域(关注)的不同议题,我看到昨日九龙城区议会就九龙城、土瓜湾区的一些旅游问题提出(建议),这正好反映过去我们政府的不同部门与区议会及业界可从合作和磋商之中寻找方法解决(问题)。过去两年,我们就旅游业对地区的影响,通常有两项工作必然会做:一项是分流工作,另一项是做好管理工作。

  关于分流工作,香港是一个较小的地方,任何旅行团,若人数较多,难免会对当区造成影响。若大家记得,在(港珠澳)大桥通车时,我们在东涌做了一些分流工作,确实能减少影响;至于土瓜湾区,我们与业界、区议会人士合作和商量后,亦能将旅行团分流到其他地方。我知道由下星期开始,一些「维港游」的海上游览团可以使用经大家商议好的启德跑道公园码头作为上落点,以减少土瓜湾区码头的人流压力。另外,区内的管理工作亦包括警方在交通方面的执法、运输署增加(旅游巴)泊位,以至民政事务处在地区上的管理、与业界一同安排人流和排队的管理等,这些方面都可透过更好的管理,以减少对市民的滋扰。

  广泛来说,我们看到无论是外围的大经济环境,以至区域因素和香港自身的发展情况,都令我们对经济产生担忧。我看到的几个数字,无论在贸易、零售和货运方面都呈现负面的增长。今年首五个月的贸易数字(商品整体出口货量)已经减少了约百分之四,零售方面首五个月的数字亦减少了百分之一点八,而货运方面的跌幅则较为明显,今年首六个月(港口货柜吞吐量)减少了约百分之八。这种情况亦包括旅游方面。三星期前,我与旅游业界坐下来讨论,当时大家预视旅游前景(在报团人数或酒店入住率方面)可能会有百分之五至十的影响,但这一两天酒店业和其他业界对于前景表示比以前更担心。我们要明白在中美贸易纠纷下,全球经济的下行压力越来越明显。我们看到周边地区如新加坡,今年第二季的经济增长接近零,因此我们会密切观察香港在第二季,以及未来两季的经济情况。政府会继续与业界沟通,除了过往与商会就贸易纠纷作讨论外,在短期内我们或会与不同业界,例如旅游业界、零售业界、物流业界等,去讨论在经济下行情况下大家可如何合力做好防备的工作。我刚才列举的几个主要的行业,不论是外贸、零售、旅游,以至是物流,都是香港就业方面的主要行业,我们需要加紧留意,并及早讨论。

  另一方面,我们希望逐步扩展为中小企提供的服务,过往我们推出了很多中小企的计划,让很多人受惠。香港以中小企为主,但很多业界未必能够完全了解他们可以申请基金作拓展业务用途,我们须做更多的推广活动,务求在经济下行时,作好「防风」的准备。

记者:零售协会表示昨日公布的零售数字是受近期示威活动的影响,但你刚才的说法是否认为是中美贸易摩擦衍生出来的影响?

商务及经济发展局局长:我想我们面对的不单是大环境,亦有香港本身的情况。在大环境之下,中美贸易纠纷确是对全球的经贸环境构成很大的负面因素,幸运的地方是这一季内地的增长仍是在百分之六以上,但我们看到美国原本比较正面的经济增长亦有所下调。而从区域来看,中美贸易情况对贸易及贸易引申的投资环境的影响正逐步浮现,加上香港本身的情况,因此在我刚才列举的几个行业内,都分别看到有负面的信息,这是我们必须着意及留意,并作好准备。

记者:就着数字方面,有没有短期措施帮助中小企或市民就业?第二是「维港游」观光船以启德作为上落客点是长期的措施,抑或是短期的做法,以缓和气氛?第三是刚才在场有人展示示威的标语,你有什么感受?

商务及经济发展局局长:我开始时已提过,香港是一个自由表达意见的社会,市民大众对政府的施政、香港的现况,都可用各种的方法表达。如果表达的方式是和平的、不影响其他人的,我相信大家都可互相接纳,政府亦乐意继续听取社会不同界别的意见,我们亦觉得在施政内有多方面可作改善。在我自己的范畴里面,我会重新审视有没有一些原本决定要做,但都要再征询不同党派的意见,看看如何可以做得更好的政策,亦希望透过政党去更加广泛谘询市民不同的意见。

  就有关「上船」的问题,在过往大半年,一些「维港游」的旅行团比较多是集中在某些区域,例如在九龙城区内某些非正式的码头上落。经过过往数个月我们与业界、区议会和政府部门的商量,我们决定在启德跑道公园码头腾出地方(作为码头);而业界亦做了试行,发觉该地方是适合的;所以,由下星期开始,有很多原本在土瓜湾区(码头上落)的「维港游」旅行团会转往一个正式的码头,即我刚才说的启德跑道公园码头处,这可减少因为旅客上落造成的交通挤塞情况。

  至于刚才谈及广泛的数字,就措施方面,过往十八个月以来,我们因应外围的环境已额外多做一些针对中小企的工作。我们辖下三个(应为两个)中小企的基金,无论是针对与中小企有关的团体或个别企业,在过往一年多内增加的拨款会达三十五亿元(有十亿元拨款尚待立法会财务委员会批核),即现时仍会「加码」。最重要的是,这些基金可在两方面帮助中小企,一方面是开拓市场,对外方面,在现时贸易壁垒分明的时候,找一些新兴和较有保证的市场;另一方面,可令中小企本身的竞争条件更好,这方面往往是做一些升级转型、品牌建立的工作,或帮它们做一些公司内的调整,一些中介机构如生产力促进局会为这些公司在「工业4.0」或「企业4.0」方面做一些调整的工作。

  这些正正是在经贸环境逆转,中小企要求存时必要的更新和改善,用一些配对基金就更能帮助它们。我们会继续与业界商量,如有要「加码」的地方或需要多做推广,我们会适切地去做,希望能令多一些中小企受惠。谢谢!

2019年7月17日(星期三)
香港时间19时50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