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要演辞、资料及新闻稿



财政司司长陈茂波和商经局局长会见传媒答问全文

  财政司司长陈茂波和商务及经济发展局局长邱腾华今日(九月四日)就进一步支援中小企业措施会见传媒。以下是答问全文:   

记者:有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是今天上午发布了香港PMI八月份数据,下跌到了40.8,是超过十年的新低。报告里还说,除了特区政府之前提出的191亿元的措施之外,需要更大力度的措施,你怎么看?第二个问题是港澳办昨天的发布会提出了要解决香港深层次的矛盾,你怎么评价深层次矛盾?应该怎么解决?谢谢。

财政司司长:好,谢谢。我们在八月中宣布的一系列支援措施,总值是191亿,中间还未包括一些小型工程的开支,所以这个力度是不小的。但是当时我们也提到,现在我们面对的外围环境多变、非常复杂,我们本身在香港也经历社会事件,面对一定的困难,所以经济前景是很严峻。特区政府会动态评估事态发展对我们经济的影响,在有需要的时候,我们可以随时推出有需要的措施。比方刚才我跟邱局长在这里讲的,会针对中小企业融资方面,提供一个方便的、新的产品,担保比例比较高,可帮助中小企里比较小的企业。政府的各项基金也会作出一些整合,一些批款、用款方面的配合,在往后有需要的时候,我们会按实际情况推出有需要的措施。

  至于你提到昨天港澳办记者会里提的问题,这方面对我们来说,现在最重要的是要停止所有的暴力冲击,让我们社会尽快回复和平、法治,也让我们的社会尽快回复平常的生活,让大家出行安全、自由、方便,同时间也让国际旅客对香港这个地方的营商环境恢复信心,这是目前最重要的事情。此外,行政长官之前也讲了,她在构建一个多方的对话平台,也表示特区政府已汲取经验,很愿意聆听社会不同的声音。刚才你提到的这个深层次的矛盾,在过去这两、三个月里,在社会上提出的也有不少,所以从我们来说,我们要多听,同时在我们往后的施政里,也针对我们听到不同的提议进行评估,采取有效的、果断的政策措施去改进。谢谢你。

记者:有两个问题。第一,今天有报道指你们有考虑过在新措施中补贴港商把其生产线移至国外,即搬厂的计划,你们有没有探讨过关于搬厂的新补助措施?第二,在刚过去的暑假,游客数字其实已经出现显著跌幅,首当其冲的应该是旅游业和零售业,你们有没有最新数字可反映香港旅游业和零售业在暑假的跌幅是多少?有什么新措施是针对旅游业和零售业?

商务及经济发展局局长:第一,与中小企讨论时,我们发现有两方面,(企业)若有在内地投资设厂出口至美国,受压最大。就决定是否转移市场,还是搬厂,它们很多在过去一年多已作出决定,部分现有的基金其实可直接或间接地帮助它们,如「发展品牌、升级转型及拓展内销市场的专项基金」(「BUD专项基金」)或「中小企业市场推广基金」分别都可以为企业提供资助。「BUD专项基金」可针对内地市场,如企业由原来出口外国转为内地市场,可利用这基金申请最多200万元(现为100万元,有待立法会财务委员会通过后为200万元)资助;资助以配对方式(发放),即是企业付出一元,政府便资助一元。另外,若企业要拓展市场到其他地方,例如东盟,或是(有待立法会财务委员会通过后)与香港签订了自由贸易协定的地方,这基金亦可拨出资助,上限为100万元,让企业可转到其他市场,而东盟计划亦会「加码」,所以企业若是升级转型或转换市场的话,它们可申请这基金。企业若要将整条生产线转移,它们必须要自己出资,在这方面,反而是贷款计划(「中小企融资担保计划」)可帮助它们,因为这涉及投资或资金的周转。

  至于你提出的第二个问题,事实上不论是旅游业或零售业,于今次由本地引发的事件中,都是首当其冲的。旅游数字方面,我上次跟大家提及,(访港旅客数字)在八月中的(按年)跌幅最高至百分之四十九点六,至八月份的第四个星期左右,跌幅大概是百分之四十五左右,简单来说,即是今年与去年同期的数字比较,跌幅是四成半左右。   

  我们亦有与旅游和零售界讨论,看看有没有措施可以帮助他们。我们有与旅游业界开始讨论,如旅发局(香港旅游发展局)会考虑有否资助可提供予本地业界到外地参与推广香港旅游的展览,以开拓商机;旅议会(香港旅游业议会)亦正考虑减免其会员的收费等,这方面我们会继续做。   

  最后,秉承司长刚才所说,我们如有任何计划成熟的时候,无论是就个别界别或广泛(不同界别)的,我们都会做,但今日我们提出的几项措施是针对所有企业,尤其是中小企,以至微企,亦包括你所提及的两个行业。

记者:你好,首先想问司长,因为刚才有消息一直说CE会见各界人士谈反修例风波,其实是否政府有机会正式撤了那条例?会正式宣布?第二就是两次出来都有些撑各行各业的措施,其实你觉得多大程度上可以对冲到由政治问题带出来对经济或者社会的影响?第三,想问今早出来的香港PMI其实跌得颇急,其实政府会否预估Q3的GDP其实会出现一个负增长?第四,见到个市今日抽了上去,但其实过往跌了很多,以及其实见到有很多外资行沽得很厉害,其实手头上有没有一些数据看到外资开始撤离,或者一些外资企业其实它们暂缓在香港的发展计划?谢谢。

财政司司长:第一,行政长官不时都与不同界别人士见面,见面后如果有事情要公布,亦会按需要适时公布。第二,刚才你提到股市,其实我们可以留意到过往这两三个月,香港的股票市场其实受国际政治、经济、中美贸易摩擦等等,甚至一些地缘政治因素的影响是比较大,和本地发生的一些社会事件之间的关系,反而不是很直接。过往这段时间我们一直留意着股票市场,股票市场运作仍然非常顺畅和有秩序。此外,买卖成交甚至沽空方面,我们每日都密切地留意,亦不觉得有什么特殊情况出现。第三,你提到最近我们这两次宣布了的措施,是否足以应对现在政治上的困难。现在我们在经济上遇到的困难有相当的外在原因──过去一年多的中美贸易摩擦、国际间复杂多变的外在环境,亦有我们本地的一些社会事件。正如我之前所说,由于内外的环境困难,我们看到一个经济风暴正在形成,亦很可能直吹香港,所以我们要做好准备的措施、做好一些应对。我们是从这个角度筹划这些措施,亦会跟踪着经济方面的种种发展,在有需要的时候推出相应措施。

记者:会不会看到有一些外资想撤资或暂缓来香港发展?以及Q3 的 GDP?

财政司司长:第三季经济增长数字,都不是太乐观,不过在现阶段我们亦不作猜测。为什么会说不太乐观,因为七、八月份社会发生了一些暴力冲击,看到访港旅客下跌了百分之四十五,零售餐饮的生意都下跌了很多,餐饮业的跌幅是自二○○九年以来最大,因此挑战很大,亦解释了为什么我们要做一些准备,提前推出一些措施。

  至于资金方面,我们和金融管理局亦很密切留意。六月份和五月份相比,我们看不到有明显的资金外流。七月份数字与六月相比,变化亦不是很大,在这方面,我们正密切留意着。过去这段时间,因为我们社会上的一些冲击场面,因为堵路、堵机场,事实上是影响了我们的国际形象,亦影响了我们的经营环境,别人对我们的信心。所以该段时间里,我们事实上有听到有一些海外旅客原本打算来香港旅行都取消了,来这里开会的或是有些国际会议在这里召开的,亦有转往其他地方。这亦是为什么我衷心呼吁大家,我们的社会要停止这些暴力冲击,我们要尽快恢复社会秩序,一方面让我们市民大众有出行自由,生活恢复正常;另一方面,亦让我们回复一个平静的环境,以至我们接下来对外推广香港,重建国际社会对香港的信心,重建香港的形象时都能够事半功倍。多谢大家。

(请同时参阅谈话全文英文部分)

2019年9月4日(星期三)
香港时间21时03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