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要演辞、资料及新闻稿



商务及经济发展局局长及通讯事务总监谈26吉赫及28吉赫频带内频谱指配安排公众谘询

   以下是商务及经济发展局局长邱腾华及通讯事务总监王天予今日(七月二十六日)就26吉赫及28吉赫频带内频谱指配安排的公众谘询与传媒谈话的内容:

商务及经济发展局局长:我今日与通讯事务总监会就第五代流动通讯(服务)的一些新措施透过新闻界作出公布。为迎接第五代流动通讯,即5G服务的来临,商务及经济发展局(局长)和通讯事务管理局今日展开谘询,目的是就26及28吉赫频带内4 100兆赫频谱的指配安排及将来的收费(频谱使用费)作公众谘询。除26及28吉赫频带外,通讯事务管理局亦会在另一段较低频带,即3.3及4.9吉赫频带内,额外供应200兆赫频谱作5G服务用途。连同几个月前我们公布在3.5吉赫频带200兆赫的频谱,我们总的来说即将为5G服务提供大概合共4 500兆赫的新频谱。这4 500兆赫的频谱大约是现时指配作2G、3G及4G流动服务(的频谱)的八倍。

   5G的发展对香港非常重要,不但是在通讯方面,亦是未来智慧城市或物联网(发展)的重要基础,因此我们在今年初已公布整个计划,并逐步实行。除了年初我们就较低频的3.5吉赫频带的频谱指配安排展开(公众谘询)外,今日的(公众谘询)可说是重要的一步,因为26及28吉赫频带将会成为未来5G服务的主流,亦是国际电讯联盟的其中一段指定候选频谱。我们希望透过及早推出这个谘询,让香港为5G做好准备。

   除了刚才提到的频谱数量,我们还采取方法减低5G的成本。根据现有政策,如果我们提供的频谱数量足够,我们可以选择以行政方式指配,即不以竞投方式指配。行政指配方式的最大好处是,在无须竞投的情况下,价钱会较便宜,时间亦会较快。现在的机制是,在谘询结束后,如果26及28吉赫频带频谱的申请(数量)不多于供应,即不超过供应的百分之七十五,我们会以免费方式指配予营办商。如果需求多于百分之七十五,我们会以一个很低的收费水平,大概是现时收费水平的百分之一作指配。这相对于世界各地,例如南韩最近以竞投方式的频谱收费,(香港的频谱使用费)远远低至他们的十五倍以下。

   除了频谱的数量和以行政指配方式减低成本,在时间方面,我们希望在今年年底能够完成相关工作,最快于明年第一季左右把用以提供5G服务的频谱尽量指配到营办商手上,好让他们能及早作出规划、测试、预订(设备),以至建立网络。我们觉得这个工作是重要的,亦令香港可以紧随全世界的步伐,在5G的引入及将来的应用方面可以有很大的空间,因为5G不单是手机服务及通讯设备,亦是将来物联网方面的一大发展。香港很重视科技发展,我们过往讨论如何透过引入科技发展智慧城市,以及如何利用5G服务应用到日常生活,以至特别的科技界别;因此,能够及早以低成本、快速的时间及足够的频谱让香港有条件(发展5G),我们相信除了对通讯业界,亦对本港的科技发展同样重要。

记者:局长,频谱政策纲要订明若市场有需求时,应该以竞投方式(指配频谱),为何这次政府会采用行政方式?对于电讯商过往以高价竞投,是否很不公平?另外,按照政府今次谘询的决定,百分之七十五免费可说是一个很低廉的收费,基本上频谱使用费占电讯商的成本应会很低,这是否意味市民能够以廉价使用5G服务?甚至我们所缴交的电话费起码不会较现时昂贵?

商务及经济发展局局长:第一,需要更正的是,现有的政策容许两方法去做,频谱当然本身十分珍贵,尤其是某些频谱,如果需求远远大于供应时,我们通常会采取竞投的方式去做;但现有的政策亦订明,如果需求在供应范围之内,政府可以采用行政编配的方式去做,我记得以往我们亦曾这样做。因此,这个方式是现有政策范畴之内的。

   第二,5G不单止应用在通讯上,将来亦可用于智慧城市或物联网的发展,所以能够有足够的频谱提供予市场,便可推动这方面的工作。如果能够以最快和成本较低的方式(编配频谱),能有助香港推动5G应用的发展。或许我再请总监(通讯事务总监)补充一下。

通讯事务总监:其实,就26吉赫和28吉赫频带4 100兆赫这么多频谱,我们去年已做过一个意向书邀请,请业界提供意见,就是如果要拍卖频谱,他们到底需要多少。根据他们的回应,我们估计需求会比供应少,按照我们的政策,当需求比供应少,我们可以采用行政指配的方式。我们因此决定今次以行政方式指配26吉赫和28吉赫频带内的频谱。

记者:现在增加了一倍的低频频谱,是否因为有声音表示低频的需求和对市民使用5G的重要性更大?例如高频频谱不能穿墙或在室内使用,是否因为这些原因?

通讯事务总监:其实,我们通讯事务管理局办公室每日都很努力寻找适合作5G服务的频谱。我们最新找到3.3吉赫和4.9吉赫频带的频谱,我们已第一时间把此事告知公众,稍后亦会就这两个频带一共200兆赫的频谱进行另一次(公众)谘询,以决定以哪种方式指配。当中不存在我们因为有批评而释出一些频谱。我们每日都很努力去寻找,我们找到后便会第一时间让业界知道。

商务及经济发展局局长:或者我再作补充,5G不能跟以过往2G、3G、4G(流动服务)般理解,因为那些只是作为手机等通讯作用。现时大家使用手机,不只是通讯,亦会收看电影或下载资料,因此5G的应用将会十分广泛。而5G的特点是非常高速,即能短时间内完成下载,以秒速或甚至百分之(几)秒速计算。第二,5G承载量可以很大,可让多人于同一时间使用。第三是时延,即发出讯号与接收讯号的时差很短。这三个特点是(5G)在通讯以外的重要性。因此,无论是低频或高频(的频带)在5G应用是同样重要的。低频(频带)的复盖面较阔,因此以往在通讯上使用愈低频(频带)愈好,一个细小的机站便可复盖很阔的地方。至于高频(频带)方面,ITU(即国际电信联盟)把26吉赫和28吉赫频带作为候选频带,是因为在应用5G时,例如物联网或其他科技应用上,或需要在细小的地方让很多人集中使用,而时延性必须要短,在这类情况下,26吉赫和28吉赫频带显得重要。这亦是为何我们在整个计划里,既要照顾低频(频带)的需要,像以往3.5吉赫频带,或现在腾空出来的3.3吉赫和4.9吉赫频带,而更重要的是,将来的应用可能会集中在某一地方,例如大学附近或医院,或者是一个多用途的区域内,高频、密集、稳定的5G频谱便十分重要。因此,在26吉赫和28吉赫频带内4100兆赫的频谱,这个数字相当大,相对于南韩早前提供作竞投的只有2600兆赫、2800兆赫左右的频谱,而英国在过去两次提供作竞投的频谱大概只有几百兆赫。现时我们提供四千多兆赫的频谱,确实能提供一个很大的空间去发展5G的应用,当中包括了低频和高频的频带。我们按照现时的政策,无须以竞投方式,而用行政方式指配,既可减低成本,又能缩短时间。

记者:现时以行政指配方式的建议谘询,会否加快整个5G服务的发展?

商务及经济发展局局长:第一,很明显是有确定性,正如我刚才所列举,我们已把由低频至高频的频带且大量的频谱推出,在谘询完结,便可作(行政)指配。第二,使用行政指配方式可减省竞投所花的时间,缩短了(指配)时间。我们目的是迎接国际即ITU(即国际电信联盟)的时间表,希望在二○二○年时,5G能够面世。因此,若我们能在明年初完成指配工作,可让营办商及早做准备工作。香港是一个国际城市,我们在迈向智慧城市时,希望能够争分夺秒、缩减时间,做好工作。

记者:刚才我询问关于电话费的问题,今次的指配方式是首百分之七十五不收取费用,之后每兆赫再收取约两万元?

商务及经济发展局局长:不是这样。我再重复一次,根据我们的政策,简单来说,如果供应足以满足需求,正如总监刚才所说,经谘询业界后,我们相信需求不会大于现时的供应,我们可以行政方式指配,即不需要竞投。如果情况是这样,我们可以不收费。不过我们要考虑,由现时至营办商提出申请这段时间会否有其他变数,因此,如果总需求不超过有关频谱的百分之七十五,我们是不需要收费;万一多于百分之七十五,我们会以行政方式收取费用,远低于以往的竞投价格,大约是以往竞投价格的百分之一。所以整体来说,透过这个方式,基本上我们免除竞投后,能够大大减低成本。最终来说,我相信如果成本越低,就越能够给予顾客的使用空间亦最大,但我们要留意,这不单是流动通讯,我们亦希望藉此鼓励将来5G应用在不同科技时,门槛越低、成本越低,可以有最多人受惠。

2018年7月26日(星期四)
香港时间20时16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