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要演辞、资料及新闻稿



商务及经济发展局局长和主要商会代表与传媒谈话内容

   以下是商务及经济发展局局长邱腾华今日(七月十六日)与主要商会及中小企协会的代表会面后,联同香港工业总会主席郭振华和香港中华厂商联合会会长吴宏斌博士,就中美贸易冲突对香港影响与传媒的谈话内容:

商务及经济发展局局长:各位新闻界朋友,我刚刚完成与香港主要商会的会面。这是我们继上星期就美国提出的五百多亿美元关税清单碰头后,在本星期再碰头。我先请两位商会会长谈谈他们的情况,然后我再作补充。其中两位参与今日会面的商会代表包括香港工业总会主席郭振华和香港中华厂商联合会会长吴宏斌博士。他们两位联同其他商会一直与政府保持密切的联络,除了会面,还有资讯上的来往,大家均一直密切关注中美贸易战对香港的直接或间接影响。我先请两位说说上星期建议新增二千亿美元的清单后,业界有什么反应。

香港工业总会主席郭振华:我们在这两个星期的星期一已举行两次会议,在今次的会议,我们收到一些会员的信息,相比上星期开会时,有较多人关注中美贸易中这二千亿美元的清单可能受到的影响。普遍来说,大家都比以往有较多关注。同时,我们亦希望政府可以继续从多渠道向受影响的港商(提供协助),特别是在内地经营的独资企业。这些都是港资企业,他们从事的贸易不是经香港转口,因此数字上他们所受的影响未必反映于政府现时展示出来的,但实际上会间接影响香港,这部分的厂家希望特区政府能一如以往提供出口保险,以及透过香港贸易发展局(贸发局)增加市场等措施,亦希望政府可以带我们到东南亚开拓市场,并看看有没有新的商机。

香港中华厂商联合会会长吴宏斌博士:在这次中美贸易战中,点起火头的当然是美国一方,我们十分被动,从最初的「232调查」报告、「301调查」报告,至现时的二千亿美元清单,每次的变化都不同。这二千亿美元的清单很广阔,牵涉很多行业。我们已即时召开会议,并召集会员做问卷调查,结果显示约有三成会员担忧中美贸易战会对他们的业务有影响,感到乐观的有三成半。感到乐观的会员可能因为他们没有经营美国市场,而是经营其他市场。美国始终是我们其中一个最大的贸易市场,很多厂家的主要生意都在美国。我们会继续与商务及经济发展局保持紧密的联系,如有最新的信息,便会发给我们的会员。

商务及经济发展局局长:虽然二千亿美元的清单仍在建议当中,但政府也做了一个初步评估,我们以清单中六千多项的货品作评估,一旦实施这二千亿美元的清单,增加百分之十关税,由内地经香港转口到美国的贸易,以二○一七年的数值计算,受影响的数值大概有八百三十六亿港元,占内地经香港到美国的贸易约三成。若连同已(宣布)实施的五百亿美元清单,两者加起来,货值影响可达一千三百多亿港元,差不多近一半由内地经香港转口到美国的货品会受到影响。虽然这货值占香港整体货物出口约百分之二点二(应为百分之三点五),但很明显,若货物由内地经香港转口到美国,受这两张清单影响的货值加起来,已占了一半。因此,刚才两位会长提到,如新清单一旦实施,业界很自然会担心。我们暂时会观察有关情况,这段期间,就如过去几个月,工业贸易署、商务及经济发展局和各个非政府单位,包括香港贸易发展局、香港出口信用保险局、香港生产力促进局和所有商会都会保持密切联络。我们亦建立了一个工作机制,彼此互通信息,当业界有问题时,除可透过工业贸易署设立的help desk(服务平台)外,商会与政府部门和这些非政府单位之间,可以有直接的资讯交流。我们亦会利用驻华盛顿经济贸易办事处和我们委托的顾问,就与业界有关而需要美国方面的分析和信息时,我们会做谘询工作,从而告知业界。   

   此外,贸发局后日会举办一个专门就中美贸易的硏讨会,并邀请一些对这方面了解的专家与业界一起沟通,香港出口信用保险局亦会参与。如有需要,我们会继续举办这类研讨会,目的是希望让业界有多些了解。   

   综合来说,自上星期后,大家都意识到中美之间的贸易战已敞开,实际上已有货物需要被加征百分之二十五的关税,加上美国进一步提出一个庞大的清单,我认为市场气氛正在逆转,因对下半年的订单有所忧虑。但我与所有商会倾谈时,我们暂时看不到有企业直接受到很大和即时的冲击。不过,我们仍要严阵以待,因此在过往几次会议中提出就中小企的信贷保证,有需要时政府会开展;或一些已实施的出口信用保险措施,我们会继续跟进。我们亦会继续与业界保持联络,并会观察贸易纠纷的发展,继续与业界一起应对。   

记者:其实有一半(从事)内地经香港转口(往美国货物生意)的公司都可能受到影响,有没有评估过有关公司可以支持多久?你亦说长远上看到下半年的巿场气氛可能会逆转,投资气氛转趋保守,这会否拖低香港经济预测?对这些影响的评估是怎样?

香港工业总会主席郭振华:初步来说,(美国实施加征关税)刚过去了一星期,从收集回来的问卷仍未能充分显示(加征关税对于)日后的影响程度。我们看到最近三个月所收集回来的资料,均未提及未来半年内市场会受到很大影响。但我们亦觉得在这场贸易战中,因关税问题,会有百分之十的成本上升,可能最终有绝大部分将会转嫁至进口国,即美国的消费者身上,要由他们来承担。内地有超过百分之五十的出口厂商均有此打算,要求由进口国的商家负责(这些成本上升),结果美国的消费者便要自己承受损失。

记者:之前有说过厂商的生产线可能会搬至东南亚地区,现时有没有很大的进展?

香港工业总会主席郭振华:我们把生产线转至东南亚地区,其实并非绝对因贸易战而开始。大家都明白,内地的「腾笼换鸟」政策自二○一○年开始,已要求部分在内地从事来料加工的香港制造商要转为独资企业,加上考虑到当时的厂房已经过时,所以便考虑开发一个新市场,而当时已扩展至东南亚的地方。从很多数字来看,目前有不少电子产品厂商已经将生产线转移至东南亚地区。而我们看到,在目前的贸易战二千亿美元的清单中,包含在内的电子产品的数字是比较多。这些影响或会使一些厂家在作长远部署时,重新审视现时是否一个适当或适合的(其他)投资机会。另外,在与特区政府出外寻找新市场时,他们或会在当地找新投资机会,包括设立新厂房。

香港中华厂商联合会会长吴宏斌博士:至于现时我们厂家的心态,自贸易战开始后,因为局势不明朗,所以厂家在投资上的信心有保留。至于会否将生产线外移,当然如有需要,我们会做;但更重要的是,我们最担心的是订单的流失。过往我们的订单比较稳定,但在现时的情况下,订单如果已转移往其他地区,其后要转回香港便有点困难,因为在成本上如入口关税有这么大的差异,会令我们的竞争力受到很大的影响。

记者:会否拖慢了「落订」的时间?

香港中华厂商联合会会长吴宏斌博士:有这个情况,但并不明显,但在下半年如(新关税)开始执行,很多订单(的流失)便会显现出来,主要因为中国制的产品并非全球独有,很多其他地区都能够生产。这是我们最担忧的地方。

记者:想问贸易战对香港的经济增长会否有影响?

商务及经济发展局局长:财政司司长在周末亦有提到,如果我们只计算已宣布实施的五百亿美元关税清单,对于全年GDP增长影响可能是百分之零点一至零点二,当然这未计及如果二千亿美元关税清单一旦实施后的情况。我们过往亦说过,直接的影响是较容易评估,因爲我们可用数据去做,但间接的评估,包括对投资前景,或未来贸易的情况,这往往很难评估。   

   我记得世界贸易组织今年年初发出的报告,估计今年全球的整体贸易增长为百分之四点七。香港的增长已比这数字高很多,如果我们看今年上半年,增长有双位数字。至于会有多少因应美国与中国,以至美国与其他贸易伙伴所挑起的贸易矛盾而影响到全球贸易,这未能够估计。大家亦看到全球的经济增长,有超过三分一来自我们自己国家的经济增长。我们一向都说,贸易战不会有赢家。一方面受约束的一方可能会有即时的影响,如刚才两位商会会长所说,贸易关税的负担其实不是完全由一方去承担。这百分之二十五或将来百分之十的关税可能会由生产者、贸易者,或最终由消费者所承担,所以这需要继续去观察。   

   无论如何,在政府来说,除了刚才我提及的短期措施外,我们会继续扩大香港的自由贸易范围。我们继最近签订的两个自由贸易协定外,会继续与一些合适的国家签订自由贸易协定,带来的当然是关税的减免。另外,我们亦会在明日的立法会(工商事务委员会)上提出在海外增设五个经济贸易办事处,这多多少少亦回应我们刚才所说。过去一年,我们看到香港的贸易市场还有很大的开拓空间,因此除了在东盟设立第三个办事处外,我们与印度、南韩、俄罗斯、阿联酋正讨论在适当的城市设立新办事处,扩展香港在这些地方的经贸网络,扩大香港的市场。谢谢。   

(请同时参阅谈话内容的英文部分。)

2018年7月16日(星期一)
香港时间22时11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