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要演辞、资料及新闻稿



立法会:商务及经济发展局局长就「近日中美关系对香港经济的影响」休会待续议案发言全文(只有中文)

  以下是商务及经济发展局局长邱腾华今日(十二月五日)在立法会会议上,就钟国斌议员动议有关「近日中美关系对香港经济的影响」休会待续议案的发言全文∶

  多谢主席。我小心聆听了刚才多位议员就钟国斌议员提出的休会动议(的意见)。各位议员就这议题有不同的着眼点,但我认为要先尊重提议人在这动议所提出的议题,议题是「近日中美关系对香港经济的影响」,若我没有理解错误,他所说的近日,是过去十个月或差不多一年以来,中美之间贸易纠纷所带来,不单对香港、对两国,以至对全球经贸关系的影响。站在香港的立场,我相信议员提出(动议),是希望了解在这议题上,对香港的影响、威胁,以及我们如何应对。

  事实上,自二月以来,美国单方面首先提出针对中国的进口(商品)征收关税,希望透过关税影响贸易平衡,其实贸易纠纷已经发生,所以这不只是一个担忧,实际上亦影响了两国的经贸情况,并反映于投资市场。若按钟国斌议员所提出的动议,这事件对香港经济有何影响?我在立法会上,无论是在委员会、大会或问答时间,都曾提及,以贸易计,对香港的影响是可以计算的,香港整年的出口可能减少百分之零点一至零点三左右,对贸易是有直接影响的。我们看到,自从贸易纠纷发生后,我们原先非常强劲的进出口贸易有所调整,虽然在短期内,因为「赶单」的情况而出现了反常现象,在越担心的情况下,进出口贸易反而越多。无论如何,我们担心的不是今日或目前的影响,而是长远的,因为两个全球最大的经济体系互相向对方征收关税,整体的经营和贸易成本必然增加,而这经营成本不会只由出口一方承担,进口一方,以及消费者亦可能需要分担。就有关影响的评估,让我引述世界贸易组织总干事于三个月前发表的讲话,他指当贸易战发展至最差的局面时,会导致全球贸易增长减少百分之十九(应为百分之十七),以及拖累全球经济增长减少百分之一点七(应为百分之一点九)。

  大家可以看到,若贸易纠纷延续,确实会带来很大影响。因此在数月前,我向业界提及,在立法会上亦提到,针对中美之间的贸易矛盾、纠纷,我们要作长期应对的准备,因为美国三番四次尝试将贸易战,无论是关税的种类或税率逐步提升,甚至威胁在明年一月一日增加(税率)至百分之二十五,并将另外二千六百七十亿(美元)的(关税)清单付诸实行,所以不能不作准备。

  我亦留意到,中美之间的贸易纠纷,可能会延伸至贸易以外的层面,无论是有意或无意之间。在两国之间尚未产生负面影响前,(双方)未必这么容易便收手。基于这情况,政府在过去十个月以来,基本上是从五个方向应对。第一是尽力掌握有关情况,并与业界一同应对,这是重要的。因为挑起贸易矛盾及应对贸易纠纷的两方均不是香港,香港处于被动,并可以说是最有关连的第三者,因为中美是香港(两个)最大的贸易伙伴。如何准确掌握形势,并与业界一同应对是非常重要,因此无论是直接从美国或内地的政府部门,或透过在美国的商会,或我们在美国的办事处、顾问获取这些资料。当有任何改变时,我们亦第一时间与业界沟通。因此,代表商会的议员都清楚,过往已有十多次(与商会会面),当中与十多个商会一起会面或与个别商会会面亦有,我们都是一起做这工作。我们亦收到很多议会要求的工作或应对措施,我们亦及时去做。我在这会议上亦提及,有一些议员在会上提出的建议,我们亦付诸实行。

  第二就是采取一些果断、快速及有针对性的措施,因为贸易战产生的影响是直接的,或已经发生,例如有些货物已经被(徴收)百分之十至百分之二十以上的关税。可能有些货物原本已经要「出货」,但受到这影响,(令厂商)有很大的担忧,因此政府采取的措施必须果断、快速及有针对性,例如在出口保险信用方面的措施,正是应对业界在不明朗因素所产生的问题;亦有推出一些(有助)未雨绸缪、及早应对的,例如以往一些行之有效作借贷保证的措施,为中小企减轻在银根上的紧张情况。

  第三,我们亦及早做一些中长期的应对,这并非单单应对今日贸易战产生的问题,而是从源头(改善)香港的贸易,如何扩阔采购,以至市场的空间,如何增加在贸易方面的竞争力,包括推出减税的措施、鼓励业界投资在升级转型、建立品牌、开拓市场等方面。这些在支援上、合作上的工作,我们已经做了,我们亦有利用贸发局(贸易发展局)及其他公营机构,与业界一起做。

  第四,香港虽然不是直接受影响的一方,美国因应「301调查」报告而加徴的关税并没有直接施加在香港身上,但香港作为世贸(世界贸易组织)成员,作为支持多边贸易体系的成员,我们可以利用这地位,对于一些单边、有歧视性或不符合世贸规则的情况,我们必须要据理力争,利用香港的地位,连同其他志同道合、有相同理念的经济体,透过这组织做这方面的工作,现时我们在世贸亦有参与这工作。在拓展市场的同时,我们亦不遗余力,纵使目前的贸易前景似乎因中美之间的矛盾已有所影响,但我们透过香港本身可以与其他地方签订自由贸易协定,逐个逐个地做,在过往年半以来,我们已经有五份新的自由贸易协定。这些都是令香港在国际市场上更具竞争力,及更加有条件应对一些突如其来或意料之外的情况。

  第五,我们亦有做议员所提的解说和游说工作,这并非单从香港的立场出发,例如我们一个十六人的代表团到美国,当中有各商会、专业团体、美国商会的代表,我们说明为何香港不认同采取关税或贸易壁垒的行为而影响两国,以至其他地方的情况。我们亦说明,香港并非只有香港的利益,在香港八千七百多间外国公司当中,有一千四百间以香港作为区域总部或区域办事处的公司是来自美国,所以当香港提出这些分析时,部分亦代表了包括美国在内的利益界别,这些游说工作也是实事求是地做。

  就两国领袖近日在布宜诺斯艾利斯能就中美之间的纠纷达成一个较好的共识,我们审视形势的看法是,正如我昨日跟传媒所说,短期来说,对香港的影响有所纾缓,因为原本担心在明年年初实施的新一轮关税会暂时延迟;中期来说,我们必须观察,因为九十日后会有何变化,在现阶段,不单是我们,中美两国亦不能说得准;但长期而言,必须作出应对,而长期的应对就是我刚才所说,我们一直以来在五个方面所做的工作。

  我要事先声明,无论是议员或业界,若认为香港可单方面叫停这贸易纠纷,相信大家也认同是妙想天开;又或大家觉得若这贸易战延续下去,但可以不影响香港经济,我亦认为这是不切实际。而在这两个情况下,若在目前的环境将一些经贸以外的问题,包括政治问题、立场问题,加入讨论之内,无论是外国团体、政党或本地不同团体(这样做),我认为在这时候会带来不必要的影响。大家在处理这些问题时要小心,否则会帮倒忙。大家提出(讨论)的时候,也要有这意识。

  若因中美贸易纠纷或近期美方的一些报告而说成香港面临万劫不复的情况,或我们一些原有的优势都付诸流水,有如天要塌下来般,我认为是自己吓自己。今早我回答两位议员的问题时,透过主题答案和及后的回复,全面回应了美国近期美中经济与安全审议委员会报告。简单来说,我们明白这委员会本身有其政治立场,但我们亦希望它是以事实为根据。所以报告所提出的一系列问题,若与事实不符时,政府有责任指出。因为最终我们希望无论这些报告被交到美国国会或美国政府时,报告是尊重香港的实际情况。我亦忠告所有愿意到美国作游说或解说工作的人士,或(回应)询问的时候,都以事实为根据。

  我看到这报告亦有部分引述事实的情况,例如就香港贸易管制的制度,它是说出事实的情况,但亦有表达立场的地方,我们必须要指正,尤其是提及一些政治事件时,外界、传媒或不同立场的人士,可能会担心这些情况会影响「一国两制」,但同样地,从政府的立场来说,在处理很多这些事件时,香港都是依法办事。今早我亦提及,在某些情况下,政府部门采取某些措施,也是援引香港现有的法例来处理问题。这亦是政府在处理一些敏感问题时的取态。

  最后,议员亦问到及后如何应付这场贸易纠纷所引伸出来,贸易以外的问题,我们会以四方面应对。第一,我们会继续以实事求是的态度,以事实回应,以坚定立场坚持依法办事。第二,我亦需要指出,在双边及多边的经济关系中,必然是互惠互利的,美中关系如是,美国与全球的关系亦是。第三是不亢不卑,我们不会因强大的压力而向某一方面屈膝,亦不会因利益而背离香港固有的原则。最后,我们认为(香港)最大的依靠是三个优势:一是宪制上的优势,《基本法》赋予我们的权利;第二是制度上的优势,包括我们贸易管制的制度;第三是香港的独特性。

2018年12月5日(星期三)
香港时间23时46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