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要演辭、資料及新聞稿



政務司司長會見傳媒答問內容

  政務司司長張建宗今日(一月三十日)下午聯同財經事務及庫務局局長劉怡翔及商務及經濟局局長邱騰華會見傳媒。以下是答問內容:

記者:你好。想問首先口罩方面剛才也聽到已經訂購了一些新口罩來香港,其實有否預計甚麼時候那些新到的口罩會推出市面?以及第二個問題,想問之前都有私家醫生說過其實私家診所的口罩其實是不夠的,都有問過政府會否調配存貨,想問政府在這方面其實會有甚麼行動?第三想問另一個關於封關的問題,其實現在有多兩宗在內地來港的一些人士確診肺炎,那其實政府是否在封關的立場都會是「企硬」不肯做呢?另外醫護都會接下來會罷工,政府會否也有接觸過那些工會商討過這個問題?

政務司司長:首先,在過去這個多星期,我剛才說已經有八百萬個口罩是透過我們和內地的海關和有關部門的溝通聯繋,已經來到香港,或許有些今日到、會很快拆箱,接着零售市場便會有,所以有幾百萬個會推出。另外,我們不斷與內地溝通,亦知道海關正安排二千四百萬個口罩,亦是給零售市場的,現在亦準備就緒,那當然要經一個過程,要運輸、清關等等,但這些全部已經就緒了,即是說我們有二千四百萬個,相信很快亦會補充到我們的市場,加起來有三千多萬個口罩。

  第二就是你提到香港醫學會的關注,即是私家醫生,我們都會幫他們解決問題。我們安排了較小型的供應商,即一些比較小的供應商,政府會轉介這些供應商轉給他們,我們政府不會買這些貨,會轉介給醫學會,給私家醫生可以應用,這是足夠的,他們的訴求完全可以達到的。   

  至於你說通關問題,明天督導委員會會繼續開會,我預告行政長官明天會主持一個大型記者會向大家交代。我們每天開會檢視整個疫情的情況,討論我們如何部署、如何回應市民的訴求,如何確保香港市民的安全是我們首要的任務,明天會全面交代進一步的措施。今天希望聚焦講講口罩這個大家關心的事宜,即有幾千萬個很快入市場,大家不需要擔心。我們待會還要開會。

記者:司長,都是想follow口罩的問題,你說現在有八百萬個來了香港,有二千幾萬個準備可以來零售市場,但現在有沒有些針對零售操作的安排,有否新安排?其實現在是否都放在私人市場內,讓市民自己搶?會否可能考慮一些定點賣口罩或政府向一些市民派口罩這樣?另外一個問題想追問關於今日衞生署都說到,政府都說到還有十多個湖北旅客在香港,衞生署都說到其實沒有一些可以迫他們看醫生,我想問在政府層面其實會否可以做到、可能真的有些特事特辦,見到情況那麼嚴峻,會否可能有點可以主動追蹤他們,即是一有病徵便一定要他們看醫生或怎樣幫他們主動量體溫、監測他們呢?謝謝。

政務司司長:OK,我想請邱局長答第一個問題,因為他與零售商昨日開過會。邱局長。

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或許我進一步補充剛才司長所說的,過往個多星期以來,我們看到全球的口罩供應緊張,這與疫情的發展有關。第二是香港的零售商於海外有很多網絡,他們不斷進行採購,個別市場(的供應)確是收緊了,例如台灣、日本等已不再出口。在他們的採購過程中,因為大部分的口罩都是內地生產,當中確實有遇到困難,例如零售商下訂單後未能確保口罩能如期付貨。我們已跟商會開會,簡單來說,過去兩星期,透過海關與海關的接觸,我們已成功將約二百萬個口罩送抵香港,並已推出市場。正如剛才司長所說,我們亦進一步知道有涉及接近八百萬個口罩的訂單和付貨批次會於今日至今個星期六分批以船或飛機運到香港,這批口罩運抵經拆件後會分發給不同供應商,但他們仍有進一步購買的新訂單,若他們遇到清關上的困難,我們會協助他們安排。我們透過海關與海關的溝通,知道未來一段時間內,共有大概二千四百萬個口罩大致上可如期付運並投入市場。

  前日我跟香港零售管理協會及香港藥房協會(港九藥房總商會)討論時,我們得到他們的共識,就是於這段時間內,有存貨的話,他們就會推出市場,他們亦會做好自己的工作,就是安排好售賣。我們並提醒他們於這段時間內不要囤積(貨品)或過分提價等,因為這些不合理的做法可能會引起市場的負面反應。如果他們遇到清關付運上的問題,尤其在內地,特區政府會透過與內地政府機構繼續安排,確保貨源增加,我們會繼續這方面的工作。

記者:……即政府怎樣可以主動追蹤或監測?

政務司司長:我想先答這問題,因為我們明日開會亦會觸及這個問題。首先,我們是關心的,大家亦看到衞生署、入境處、警方亦有參與這件事,保安局也有,大家也關心這件事。我們現在的做法是,我們首先提點這些留在香港的湖北旅客要注重個人衞生、要戴口罩、最好自動隔離14日;以及如果許可,能做得到的話最好盡早離開香港,這是我們暫時可以做到的措施。至於會否進一步如何加強或會進一步有甚麼新措施,我們明日會開會,完會後一定向大家交代。我剛才說我們的會議明日會繼續開,我們這會議現仍沒開完。我們到來只是先交代口罩方面,因為大家關心口罩事宜,所以第一時間向大家報告、匯報,讓市民最低限度知道最新情況,增加透明度。

  這個情況是嚴峻的,所以大家沒必要真的不要出街;小朋友不用上學,在家不用戴口罩,但不要到處去。所以這是令我們大部分同事都是在家工作是為避免乘公交、出街戴口罩的原因。其實,善用口罩是重要的,因為口罩短缺是全球面對。我們的國家、香港本地、附近地區,甚至歐洲去到芬蘭都有確診個案。我們在海外十幾個經貿辦的同事反映,口罩需求在各地方也殷切,所以我們正面對一個全球問題,就是這樣。

記者:你好,司長。想問口罩方面,會否於未來除了增加存貨供應量之外,會否考慮推出一些限購甚至限制只能夠是本地居民購買的一些法令?另外想問,其實有些消息說,有一些市民從內地一些網站購買口罩,但被內地海關甚至本地海關截查,其實當中是否就相關消息可以證實到,當中是否涉及政治因素?第三,其實港府會否考慮可能仿效澳門的做法,用一些法令要求一些現時仍然在香港的武漢人入住這些集中營,甚至是動用緊急法 ,授權一些衞生署職員可以主動受理一些市民呈報的懷疑感染武漢肺炎的個案?謝謝。

政務司司長:首先,就第一及第二條問題,我想請邱局長回答,因為他主要是說郵寄、主要說其他問題。至於第三個問題,我們一直密切留意着疫情的發展。如果疫情真的有轉變,我們必定採取嚴厲措施。我們亦有隔離中心陸續開始運作,我知道有些已運作中。我們已做足最高戒備措施,一定是以市民的安全、市民的健康作為我們最重要要做的工作,要保護市民的安全,所以我們一定不惜代價保護香港市民的安全。請邱局長說說郵寄的問題或者狀況。

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我們明白大眾都關注口罩的供應和其他保護(物資)的資料。香港有很多企業,供應網絡亦遍及全球,但當中的困難,正如剛剛司長所總結,是供應問題;所以,用甚麼方法來分配(物資)要建基於有足夠的供應,而香港本身的零售批發的渠道是暢通的。正本歸源,我們向商界了解過,由於大部分的口罩仍然是在大陸生產和分發,過往一段時間可能是因為春節假期,工廠(生產)暫停,以至是可能因為海關緊張而出現問題,我們必須作出疏導,替這些生產商或進口商作聯絡和打通關卡。事實亦證明有些工作能夠成功,令一些(口罩)批次能夠來到香港。

  現時,進口商亦採取不同的(運貨)方法,有些是傳統的陸路或水路方法,最近有一批為數不少達數百萬個的貨次,周末會經飛機來港。其實,他們發現有需求就會用不同的方法(運送),最終而言是要保證供應,(口罩)才能投入市場。當然我們亦會監察是否有人囤積(貨品)、是否有人賣假貨、是否有人取巧,對消費者不公。故此,大家這幾天看到消費者委員會和海關都加強了工作,除了公眾教育外,亦有巡查,尤其是對違規的、不符合《商品說明條例》的(商戶),海關會執法,以確保整個市場的運作。但最重要是在短期內必須確保供應足夠,這方面在政府與政府之間,海關與海關之間,我們都加強了工作。謝謝。

記者:是否可以港人優先?

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任何人都有這(口罩上)需要,我們相信現時大部分的買家都是香港人,外地來港採購的買家,我們暫時看不到一個大數目。相反,香港人亦在外地進行了大量採購。因此,如果要硬性規定用甚麼身份才能購買口罩,在具體實行方面反而有困難,如能夠確保供應,相信會較容易滿足和解決現時的困難。謝謝。

記者:剛才都說在酒店找到一些湖北旅客,想問會否參考澳門叫他們離境或者有一些隔離措施,政府會否安排一些地方隔離他們,還是留在醫院、酒店?另外,想問會否引用《儲備商品條例》將口罩列為儲備商品,那麼政府可以分配到,以及價格可以是市民負擔得到?

政務司司長:第二個問題我請邱局長稍後回答。第一個問題我剛才很清晰回應了一位傳媒朋友,是已經答了。第一,我們都呼籲這些留在香港的湖北旅客,如果能離開香港是最好,請盡快離開香港,但無論如何,他們都要戴口罩,不要四處去人羣多的地方,自我隔離很重要,以及身體不適一定要與當局聯絡。我們有責任確保我們香港市民的安全,至於衞生防護中心進一步有甚麼功夫要做,我們明日會繼續開會,剛才已向你說我們會繼續開會,不斷檢視很多事宜,最主要以我們香港市民的利益為依歸,所以我們......

記者:......有沒有地方隔離他們?

政務司司長:暫時我們用勸喻形式,並通知他們,make sure他們沒有四處走,盡量留在酒店自我隔離,以及戴口罩,這很重要。接着如果身體不適,一定要接觸我們。我們明日進一步開會討論不只這問題,有一連串其他問題亦要檢視。我們每日會斟酌實際情況。大家知道今晚世衞在日內瓦會開會,世衞可能亦有所公布,我們會作出回應,所以大家要提高警覺。情況是嚴峻,請注意個人的衞生,多洗手,口罩不足要多洗手。我知道洗手液亦有很殷切需求,但用肥皂洗手,保持手清潔是很重要,多謝大家。

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我留意到有人提議利用法例形式規定某些商品的售賣和價格等。其實任何方法我們都會考慮,不過在考慮時要研究該方法是否能解決目前供應困難的情況。剛才我說過,現時全球的口罩供應緊張,如果要透過法例硬性規定由政府綜合處理,甚至訂出價格,這會否反而增添商界四出採購時的困難呢?我相信我們考慮任何措施時都要正本歸源,看看問題所在。目前來說,在與商界聯絡和看到市面情況後,供應是最為重要的問題,而供應大部分來自內地,雖然內地的需求很大,但我們仍獲得內地機構的協助,能讓香港(廠商)的訂貨或香港在內地投產的工廠能如期供應(貨品),希望能解決供應的問題,同時亦要善用香港本身已有的供應鏈和銷售渠道,我相信這是較為正本歸源的處理方法,謝謝。

政務司司長:我補充一句。就本地生產,我剛才已交代懲教署在羅湖的女懲教中心,現在每日生產五萬個口罩供應予政府,即是我們自己政府的需求,我們亦會即時將它提升至七萬,即是加班。因為要保護在內囚犯的健康等等,未必能二十四小時運作,故此我們亦正研究利用晚間有些時間機器是不用的時間,另找其他人操作增加生產,將每月一百一十萬生產提高至一百八十萬,若可行這即時可以做到。另外有間在科技園的創科公司,我們已與他們接觸,他們亦很樂意替我們生產,將產量提升至一百六十萬,即每月都增加多點投產量。如果增加後,本地生產會每月約三百萬,三百萬都是穩定的(產量),每年都有三千幾萬。我們亦歡迎透過媒體,如果你知道有人有意回港設廠,我們會提供一切協助,使可以盡快多些本地生產。如果多一兩個廠回來是有幫助的,可以本地自力更生,不全靠入口,如果本地生產有一定數量,基層市民不用擔心,多謝大家。

(請同時參閱談話全文英文部分。)

2020年1月30日(星期四)
香港時間21時43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