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要演辭、資料及新聞稿



商經局局長在《財政預算案》商經局相關措施記者會開場發言(只有中文)

  以下是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邱騰華今日(二月二十八日)在二零二零至二一年度《財政預算案》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商經局)相關措施記者會的開場發言:

  各位新聞界朋友、各位市民,大家好!今日我想跟大家談談這次《財政預算案》中與經貿發展有關的措施,亦藉此機會向大家講解政府於面對現時香港經濟困境的政策方向等。在場設有投影片,我會跟大家作簡單介紹,我稍後樂意解答大家的問題。

  首先,整個《財政預算案》着重如何撐企業,然後再振興經濟。當然這本身要具備時間表,就是要待疫情過去。我們有很多工作必須要做,但很多的準備工作現已透過《財政預算案》的撥款或商經局轄下部門起動。

  首先我想說說目前的經濟情況,目前的經濟情況可以說是風高浪急,挑戰嚴峻,這亦反映過往年多以來,香港的經濟正面對三個很大的負面影響。第一是中美貿易戰;第二是修例事件所產生的風波,以及社會上的動盪;第三是目前疫情的影響。

  在這三個負面影響中,中美貿易戰對香港的影響有望可逐漸紓緩,因為隨着中美(達成)第一階段的貿易協議,我們希望(負面影響)會逐步消除,但正如我以往說過,這亦很視乎關稅是否能及早和及時取消。我們希望修例風波所帶來的社會動盪已成為過去。疫情方面,我們正處於一個未明朗的情況,不單單是香港或是內地,這個多星期以來,我們見到全球其他地方出現,究竟疫情的蔓延最終會有甚麼影響,將會成為區域或全球經濟對香港影響的重要因素。

  綜合這三個負面因素,雖然它們似乎在不同的情況有不同的發展,但總的來說,我們仍未能踏出經濟衰退的危險。我們從過往一年四個季度GDP(本地生產總值)的變化中可以清楚看到,我們於去年年中已步入衰退,由年中開始第三、四季GDP的減幅達到百分之二點八及二點九,以至整年來說是負百分之一點二。我們相信,二○二○年第一季因疫情帶來影響,很難預計短期內有逆轉。在GDP之內,我們通常會留意三個數字,一個是貿易數字。外貿數字方面,去年整年向下,至(去年)最後一至兩個月,數字雖然有所回升,但大家亦可以看到最近發表(二○二○年)一月的貿易數字其實亦有很大的跌幅,當然一月份的跌幅可能有種種因素,例如季節性調整,以及相對於去年同期中美貿易戰後期(廠家)趕貨等,但整體上貿易方面下跌百分之四點一,加上今年情況仍未明朗,這是我們必須要接受的。第二方面更加嚴重的是零售數字,十二個月以來跌幅是百分之十一點一,是十年來最大的跌幅。訪港的旅客數字亦於去年整年下跌了百分之十四點二,去年上半年情況較好,而去年下半年以至今年第一季的跌幅相當大,我們看到今年二月份的數字更加驚人,可以說是跌至冰點,因為旅客數字由於疫情的關係已跌至極低。綜合來說,三個主要數字反映我們仍處於衰退當中,這是不爭的事實,所以於及後,我們在處理今年的《財政預算案》或經濟政策時,我們必須引入一些既可以紓困,亦可以提振經濟的措施。以下我分兩方面談談。

  第一方面,在紓困方面,大家記得在過往半年來,我們先後從去年八月至十二月共推出四輪紓困措施,政府投入的資源接近三百億元。當中包括由商經局負責的幾個重要項目,如大幅增加兩個中小企基金,包括升級轉型的BUD Fund(「發展品牌、升級轉型及拓展內銷市場的專項基金」),我們先後分三次共加入了三十五億元的注資;亦包括海外拓展的基金(中小企業巿場推廣基金),我們亦分兩次注資了二十億元,所以中小企方面這兩個項目總共有五十五億元的新(資金)投入。

  另外在針對企業周轉方面,除了原先在二零一八年將八成信貸融資保證(中小企融資擔保計劃的「八成信貸擔保產品」)優化,(最高貸款額)由一千二百萬元提升至一千五百萬元並「加碼」(擔保期由五年延長至七年)之外,我們去年亦推出了九成信貸保證計劃(「九成信貸擔保產品」),令中小微企或初創企業能夠受惠。這兩個計劃都是希望能紓緩銀根。

  第三方面,我們亦採取了一些措施,令整個政府針對中小企的基金能作出統整,亦將我們(四個中小企服務中心)的服務四合一,與相關機構一起推展服務。我們亦在這些基金中引入一些新條款,令申請人能及早取得最多百分之七十五的撥款,讓他們能及時運用撥款。

  這四輪紓困措施中的三百億元許多都是用來協助中小企,而在上星期得到立法會通過撥款三百億元的「防疫抗疫基金」,亦有針對(支援)一些受影響的行業。就此兩大措施,政府已投入六百億元。

  讓我們看看市場或企業對這兩大紓困措施的反應如何。剛剛我所說的一些措施,尤其是針對中小企業來說,市場認為是及時和適切的,從他們的申請(數目)和獲得的支援(金額),我們可以看到市場的正面反應。先舉四個例子,例如我剛才提及的BUD Fund,自從我們「加碼」後,由二○一八年至二○二○年一月,申請數目增加了八成,我們撥出予中小企受惠的資助增加了百分之一百一十九。順帶一提,在短短一年多之間,BUD Fund的撥款已經比過去六年的總額多。所以在過去一年多,透過這個升級轉型的基金,有二千多個企業(受惠),涉及五億四千九百萬元的資助。

  第二個市場推廣的基金(中小企業巿場推廣基金)在我們「加碼」和擴闊市場面後,申請數目增加了百分之三十五,而獲批的款項增加了百分之七十五。

  我剛才提及的八成信貸融資擔保計劃(「八成信貸擔保產品」)和九成信貸融資擔保計劃(「九成信貸擔保產品」)。八成信貸融資擔保計劃(「八成信貸擔保產品」)在「加碼」和提升款額後,申請數目多了百分之五十三,而批出的款項亦增加了百分之八十九。而在八成信貸融資擔保計劃(「八成信貸擔保產品」),政府共投入了一千億元,現在用了六成左右,仍然有資金可供企業申請。新的九成信貸融資擔保計劃(「九成信貸擔保產品」)由去年年底開始,至今共接獲一百八十七個申請,撥出了近三億元的款項。

  我們即將進入非常艱難的時間,以往為八成計劃(「八成信貸擔保產品」)「加碼」,以及新推出九成計劃(「九成信貸擔保產品」),有很多企業都表示未足夠應付,例如過往一季有不少生意停滯。因此,要如何撐企業再去應對風浪,在這次《財政預算案》亦有不少新計劃推出。當中第一個最多人要求,並已獲政府回應的,就是十成貸款擔保計劃。這是一個優惠和低息的擔保計劃。為甚麼?第一,政府提供百分之一百的擔保,即免除了銀行在這方面的風險,令銀行能較有信心地借出貸款。第二,這是一個優惠計劃,因為免除了擔保費,即借貸時不需有其他額外負擔。第三,低息方面,我們選用了P-2.5厘的利率,比一般情況更低。這計劃有二百億元的信貸保證額,中小企尤其是於過往這段時間內,若其生意額下跌了超過百分之三十,可按照過往六個月的工資和租金作計算,向銀行借貸最多二百萬元。我們希望可幫助他們渡過難關,還款期最長三年,頭半年更可還息不還本。我們希望這措施能補足現時八成和九成信貸擔保產品,亦能及時幫助最受影響的企業。

  此外,我們在「防疫抗疫基金」中提出了一系列的紓困措施,亦有一些針對過往經驗作出改良的措施。例如在旅遊業方面,我們看到遊客數字確實錄得新低,我剛才以「冰點」來形容,因為訪港遊客數字下跌到一個非常低的情況,與旅遊業相關的行業受到很大壓力,因此我們在「防疫抗疫基金」中特別對旅行社,即旅行代理商,推出一個新資助計劃,每間旅行社可獲得八萬元的資助;另外,我們按每間持牌賓館的房間數目(給予資助),(房間數目為)五間以下的,我們給予五萬元;六間以上,我們給予八萬元。這兩個計劃於上星期獲立法會通過後,我們已隨即接受業界登記,在約一千七百家旅行社當中,截至今日,我們已接獲約一千一百家登記,即約六成的旅行社已將資料遞交。另外,在賓館方面,在約一千八百家持牌賓館中,我們收到七百二十家賓館的登記,即百分之四十左右。我們希望隨着收到並開始處理這些登記,可於三月內將撥款發放給他們,並於四月前完成整個計劃。

  另外,有見及行業本身面對的困難,我們將去年提出的幾項計劃作出了修訂,例如去年年底推出的旅行社鼓勵計劃及綠色生活本地遊計劃原定於今年年初結束,我們會將結束的時間延至今年年底,正正是希望當下半年疫情有所改善,遊客重臨香港時,他們仍然可受惠於這兩項計劃,因此計劃的有效期將延長至今年十二月底。另一方面,在旅行社鼓勵計劃,原先每間旅行社(可獲現金鼓勵的合資格旅客)上限是五百個名額,現在調高至一千個,截至本月底,在大概一億元的申請金額中,我們已接獲約一千三百萬元的申請金額,我們希望能夠繼續有更多人能受惠。

  最後一方面,很多人提到整個旅遊行業中未必每間公司能受惠,但不要忽略我們其實於《財政預算案》內亦有其他針對企業的措施,包括旅遊業、酒店等,他們在利得稅及差餉方面都獲得寬免,亦在水費、電費和排污費獲得大幅資助,這些措施都會按情況延長,使企業能在這方面得到進一步的寬減。

  除了針對(支援)受疫情影響的行業外,與此同時,我們亦要開始做一些提振經濟的工作。疫情可能會反覆或有不同的發展,我們要做好準備,當疫情好轉後,如何重新起動整個經濟。以下措施是我們在《財政預算案》中特別作出的準備。

  第一方面是重建香港作為國際商貿樞紐中心的工作,尤其是在疫情下,我們的商業活動和外貿方面受影響,但我們不可以在這時候停下來,因此我們在今年的《財政預算案》中預留了六億一千四百萬予香港貿易發展局(貿發局),這是三十年來我們對貿發局最大的資源投入。貿發局本身有很多自己的收入,但我們今年特別增加了對它的撥款,目的是希望它可以及早策劃、準備及推出一些能夠推廣香港國際經貿地位和國際連繫的活動,這包括宣傳香港的活動、在外地設館等,但最重要的是它要作好這一切的準備,在情況好轉後,我們會推出一系列活動,希望與我們主要的貿易夥伴重新結連,貿發局會協助這部分的工作。與此同時,政府會繼續自身的工作,透過我們在海外的香港經濟貿易辦事處、投資推廣署,以及與我們主要的貿易夥伴建立多邊或雙邊的貿易協議等,這些工作仍然會繼續。在推廣方面,貿發局會站於第一線加以協助。就我們原先已策劃於今年舉辦的活動或外訪,不論是關於「一帶一路」或是大灣區,也會因應疫情在世界各地的發展而重新調整活動所針對的對象。

  同樣地,旅遊業亦需要重振,暫時我們發現這方面確實仍面對很多困難,但我們已在這方面為香港旅遊發展局(旅發局)預留了約十五億元,其中七億九千一百萬元是新增撥款。這是因應去年底香港本地發生了很多動亂,很多人擔心香港是否一個安全城市,因此我們已及早與旅發局策劃了於今年舉行重新推廣的活動,這方面亦要考慮疫情的發展才推出。簡單來說,我們會按原先的計劃做,但在那裏推行要稍後再與旅發局討論。

  第三大範疇就是率先就大型會展活動作及時的出擊,希望吸引主要的會展活動留在香港繼續舉行。我們已就這方面於三百億元的「防疫抗疫基金」內分配了十億二千萬元。為何有這筆撥款?原因是會展業本身不單是一個行業,亦能推動很多商貿活動,讓對香港感興趣的本地及海外企業有機會在香港參與這些活動,間接提高商貿的旅遊活動等。這方面的活動很多因為疫情需要延遲舉行,甚至有人開始擔心明年是否會再來,所以我們要及早訂定計劃,就兩方面吸引參與者。第一是提供會展活動的場地,尤其是香港會議展覽中心和亞洲國際博覽館等主要的場地,須及早策劃,或訂定其來年或未來一年半的計劃,以吸引主要的主辦機構;另一方面是讓本地或外地企業能夠參加活動,所以這十億二千萬元是用於這兩方面,以吸引參展人士或舉辦這些會展活動的機構。透過這筆資助,我們已開展了相關工作,我們樂見一項很吸引的活動Art Basel,一個既包含文化藝術,亦是藝術商貿的活動,因應上述計劃,已告訴我們明年一定會再來香港舉行,它亦已開始計劃其目標活動。我們希望把未來一連串已經策劃當中但可能受疫情影響的活動及時帶回香港,這就是會展服務方面的工作。

  第四方面,有人提到一些行業,例如電影業,因為種種原因(市況)比較淡靜;在上星期的立法會會議上亦有議員提及(有關情況)。我們認為暫時無須為電影業新增撥款,因為於去年《施政報告》中,我們已經(為「電影發展基金」)投入了十億元新注資。就這十億元新注資,我們在過去幾個月透過與電影發展局及業界商討,訂定了一個計劃,正好在這個時候出台。這些(計劃)包括為原有的「首部劇情電影計劃」和「電影製作融資計劃」加碼;我們最近亦與電影發展局商量,並定出了一個很好的計劃,希望(從「電影發展基金」)撥出約一億元,透過邀請資深導演和年青導演一起合作開拍電影。我們將為每一部電影投入約九百萬元作為起動基金,藉着計劃提供的資助,希望可以開拍十至十二部電影。透過資深和年青導演合作,希望可以「以舊帶新」和讓戲行內更多人參與,從而起動新開拍電影。

  除了導演和「開戲」外,電影亦需要好的劇本。因此,我們計劃預留一千萬元,以比賽形式吸引劇本創作人參與。我們希望可以孵化五十至一百個高質素劇本。與此同時,除了劇本和「開戲」外,為相關電影從業員(開辦)、以往做得很好的專業訓練,我們亦希望繼續去做,並且會增加名額;我們在這方面預留了二千萬元。鑑於目前情況,以往(培訓課程)需要收取費用,現在我們會豁免所有學費,希望更多人可以參加。我們希望電影業界可以重新「開戲」,並帶起整個行業。

  第五項,除了剛才提及的行業,有些工作,尤其是在商經局的領域內的,並沒有因為疫情而停止。例如在5G方面,今年可以說是如期進入新里程。隨着早期頻譜分配得宜,(頻譜拍賣)價錢相當合理,四個主要流通電訊營辦商均表示可以如期於今年第二季推出5G商用服務,即5G手機可以於今年第二季投入服務。這代表香港在電訊科技方面是走在前列。同時,我們於今年十二月一日起將進入全面數碼電視廣播,騰出的頻譜將來可供高增值流動電訊服務之用。這方面是我們默默耕耘後得到的進展。

  以上幾方面是我們在《財政預算案》中,加上早前推出的幾項紓困措施,推出的一系列重點活動。我們希望可以去推廣(這些活動)。但是,很多人會問,除了這些受關注的行業外,整體上還有甚麼額外資源去幫助其他企業?除了政府推出的抗疫基金,以及《財政預算案》中提出的措施外,我們檢視了商經局轄下的「四個袋」(基金),這幾項基金仍有款項。其中一個是升級轉型的「BUD專項基金」,在先後注資三十五億元後,還有三十億元可供業界申請。這項基金的(資助)範圍和可以申請的金額都比以往更多和更闊。另外,「中小企業市場推廣基金」仍有二十七億元;「創意智優計劃」仍有五點五億元;我們預留了十億元的「電影發展基金」,希望在(新增及優化支援本地電影業)計劃推出後,這筆款項仍然可以繼續使用。整體來說,以上是我們在未來一年可以為香港不同企業提供的協助。

  總結來說,有三點值得和大家分享。第一,是正如財政司司長表示,政府投入的資金、撥款或經濟援助,總值達一千二百億元,確實對經濟有重要的提振作用。根據政府經濟師的估算,這對香港整體GDP(本地生產總值)有百分之三的提振作用;這百分之三不單(有提振作用),對我們來年亦起了一個關鍵的作用,即tipping point。根據經濟預測,未來一年香港的經濟大概徘徊於衰退邊緣,估計屆時經濟將介乎於正零點五的增長,或者是負一點五的增長。如果沒有這百分之三(的GDP提振作用),要跳出經濟衰退(局面)將會十分困難。因此,這些資金的投入,除了要有針對性,在總額上亦希望有一個關鍵作用。第二方面,剛才提到的一系列措施,無論是紓困或重振經濟,都是有針對性的。一方面為受(疫情)打擊的行業,可以減輕他們的負擔,整體來說可以協助企業周轉,捱過這個難關。

  最後,我們希望所有(支援)工作不單只是針對目前,而是善用新增資源作出準備,加快(經濟)復原的速度。當然,整個社會和經濟必須一起去做。我們希望投入的不單是(支援)企業,對個人的現金發放,亦可以鼓勵消費,從而讓整個社會一起共渡時艱,亦可以在這段期間對經濟有所幫助。

  謝謝。

2020年2月28日(星期五)
香港時間20時59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