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要演辭、資料及新聞稿



抗疫記者會答問內容

  行政長官林鄭月娥今日(二月五日)下午舉行記者會。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邱騰華、勞工及福利局局長羅致光博士、保安局局長李家超、運輸及房屋局局長陳帆、食物及衞生局局長陳肇始教授、衞生署署長陳漢儀醫生及衞生署衞生防護中心港口衞生科總港口衞生主任梁耀康醫生亦有出席。以下是記者會答問內容:

記者:林太,你好。你昨日說到發了內部指引指要負責前線或者去人多密集地方的公務員才可以戴口罩,為了省用以留給醫護人員用,但醫管局聯網服務總監楊諦岡已經說了,從來沒有收過由懲教署工場生產的口罩,想請問你口中所說預留給醫護的口罩究竟去了哪裏?給了哪個部門使用?以及你剛才解釋指昨日的言論是希望主要官員以身作則減低用量,根據衞生風險原則決定是否戴口罩,我想問為甚麼在場官員有些戴、有些不戴?標準究竟是怎樣?會否擔心仍然要求公務員減低用量的話會持續引起他們的反彈?還想問會否考慮分發政府的口罩儲備給市民?因為有很多長者、長期病患都已經沒有口罩,會否考慮優先分發口罩給他們應急?

行政長官:我回答部分,然後我們現正就口罩整體供應所做的工作,我請邱騰華局長補充。第一,懲教署是一個在香港有生產口罩的地方,它的生產量不多,即使現在我們要求它提產,也是不多的。在過往的日子,懲教署生產的口罩主要是供應給有關部門使用,以及有小部分是給一些非政府機構訂購。我們應該在昨日Tamar Talk裏都已向大家提供了數字。當我說希望我們能節省用,以預留多些口罩給醫護人員,這些醫護人員也包括在政府裏工作的,以及在前線因為需要提供服務的醫護人員或者其他同事。不過,如果大家看整體口罩供應如此緊絀的時候,我們現在都要一併來看──當醫管局去訂購口罩給醫護人員使用,並不是醫管局自己去訂便可以買得到,因為全球都緊絀,在內地亦緊絀,所以對於口罩供應,我們已經是整個公營部門一併來看;甚至早期大家都記得,對於私營部門,如果在訂購上出現運送問題、出關的問題,我們都正協助。所以如果我們可以將整體政府的用量稍為減低,使醫管局的醫護人員或者其他前線醫護人員可以使用。

  第二方面,我們同樣非常關心長者、弱勢社群、在安老院舍裏的照顧者口罩的需要,我們亦鼓勵慈善機構,以及一些希望捐給我們的人士,我們都鼓勵他們捐給這些需要有口罩用的弱勢社群來使用。我在此請邱局長或者再整體說說情況。

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市民對口罩的需求很大,我們體諒及明白他們的緊張情緒。正如行政長官所說,近日就保護物資,包括口罩的供應,政府內部做了檢視,這檢視是與醫管局(醫院管理局)一起做的。自從農曆新年後,全球對保護物資的需求確實很大,亦有個別外地或外國國家對這類物資實施出口管制,因此傳統的採購方法,無論是醫管局直接購買,或由我們透過政府物流服務署購買,傳統的招標方法已經不可行。我們有主動接觸包括內地和外地的供應商,希望以直接方式購買,這些工作我們是與醫管局一起做的。

  在需求方面,我們看到醫管局前線醫護人員,包括政府衞生署的前線醫護人員,對這些保護衣物的需求均迅速增加,以十倍計增加。這是合理的,因為他們需要保護衣物才能履行他們的工作,同時保護自己和病人。因此我們是聯同一線去做這方面的工作,目的就如行政長官所說,我們採購到的物資會優先給予前線醫護人員,無論他是在醫管局還是衞生署工作,我們希望能綜合處理。我們亦明白目前的採購情況是各地(的供應)都緊張,價格亦上升了很多,但我們希望把(採購)網絡拉闊一點,除了政府自身的採購外,我們亦有與商界、進口和零售商一起討論,如果他們已經下了訂單,尤其是在內地的訂貨已經可以付運,但因為種種原因出現問題,我們會透過海關與海關(的溝通)協助他們。自從農曆新年後,我們看到這一類來港供應有所恢復,但我們覺得長遠而言要做更多工作,因此近期亦主動接觸內地的生產商,看看是否能確保香港的供應;我們亦可能需要透過中央處理,因為在內地疫情下,他們對這些物資的需求與香港一樣逼切,因此中間要有一些協調工夫,這方面的工作我們仍然進行中。   

  就香港的零售層面,我們有跟零售商討論,當有來貨時,以不令市民過於不便的方式處理,我們與各大小供應商和零售商有討論這方面的問題。   

  最後一方面,近期有許多人提出香港是否可進行一些少量但較為持續的本地生產,就此我們聯同香港生產力促進局,將一些生產線的基本資料和需要的生產情況集合起來,並與有興趣的生產商就於香港設廠事宜進行研究。我們正從多方面去做(以增加口罩的供應),確實是困難的,但我們仍然朝着剛才所提及的數個方向繼續工作。謝謝。

記者:幾位,你們好。首先想問問,剛才都提到香港在短時間之內其實都多了數宗本地感染個案,其實到今日才決定強制隔離內地入境人士,會否已太遲?林太,你覺得自己是否須要為保障市民不力去負責?另外,想問強制內地入境旅客接受檢疫那部分,因為他們未必有固定住處,實行上會否有困難?如果安排他們入住那些檢疫中心又是否真的有位置可以容納那麼多人?

行政長官:第二個問題,我請陳肇始教授說說。不過,正如我剛才在開場白所說,我們有關的規例正在草擬中,規例詳情可能要過兩日,我們才可以向大家介紹,但初步檢疫的模式、安排,陳局長可以說說。我剛才在開場白說過,在今次應對疫情方面,我們採取的策略一直都是希望可以以預防和減少病毒感染傳播為目的;而在整個過程中,即是自一月一日至今,我們都是不斷地按着疫情的變化,徵詢專家的意見,然後顧及香港的實際情況後,作出相應調整。調整的頻密度是一輪又一輪,以至調整的力度都是越來越嚴厲,這亦是符合按着疫情不斷變化而提升我們迅速應變的措施。或者稍後我請衞生署署長說說。就這個策略和措施,我們都是以科學為根據和以專家的意見來制定。至於從我們公共衞生的角度,這個是否最適切的措施,我想由專家說說是最好的。我在此請陳教授先說第二部分有關於接下來要強制檢疫時的框架是怎樣做。但詳細情形,正如我所說,最好是過約兩日,我們再向大家介紹。

食物及衞生局局長:多謝行政長官。其實剛才行政長官已經講過,在這方面會有一個法律框架,由二月八日凌晨零時起,規定所有從內地抵港人士,不論經任何口岸入境的人士,也不論是香港居民或非香港居民,都必須接受強制檢疫14天,其間不能離境。如果他們在抵港前14天曾到訪內地,當然亦必須進行強制檢疫。我特別強調,這是一個框架,細節會稍後交代。我也強調,這些入境人士仍然需要填交健康申報表,也要接受體溫檢查,而他們並沒有病徵。

行政長官:請署長。

衞生署署長:新型冠狀病毒這個疾病是一種新的微生物。在去年十二月底,當香港政府得悉武漢有一些不明原因的肺炎時,香港的專家已經與政府緊密聯絡。這隻新型病毒初期的而且確可以掌握的資料有限,透過內地和國際上很多專家的合作和研究,我們對這個病毒的資料越來越多,所以在防控措施方面亦會隨着我們對這個病毒的認識而有演變。所以在初期來說,傳播途徑、潛伏期、在潛伏期間會否有一些病人可能沒有病徵但在社區都有機會感染、人與人之間的傳播能力,大家都會記得,我們的科學家都是透過不停地研究而越來越掌握到資料。所以在疫情的防控措施,亦會因應這些資料來調節。我相信現時隨着資料多了,我們知道這個病毒的傳播是有機會在社區出現一些沒有病徵的病人。所以專家亦在很早期已經提醒我們,而世界衞生組織亦說過,其實在每一個社區,在世界不同的地方,出現本地個案並不出奇。因此,我們的防疫措施一定要全香港上下齊心一起做,在個人衞生方面,我們現時知道這個病毒可能在環境中,例如早前在內地一些研究指在門柄上亦存在,所以我們個人衞生的手部衞生尤其重要;又有研究顯示病人的糞便中都帶有這種病毒,所以我們再三強調在處理方面,例如是洗手間沖廁時要蓋好廁板才沖廁水,又例如在我們家中的U型去水器,必定要注入水防止倒灌的情況,這些措施和宣傳,我們都需要加強。每一位市民亦要在你們的日常生活、個人習慣和在環境措施方面配合,這樣才有機會減低這隻病毒在香港的傳染。

記者:想問多點經內地的人要隔離那方面,其實現在可否透露多點具體的措施?因為相信可能市民都比較擔心,預計實施後其實會有多少這些人是要隔離?因為現在見到其實有達萬人是這樣出入,是否真的處理得到?以及究竟方式會是在家還是入營?即是例如外國人會給他甚麼地方?如果香港人在家的話,是否會給他一些手環?又是否有足夠這類手環?另外,這個措施其實二月八日才落實,但會否擔心這兩日很多人會藉這時間而會有大批人入境?如果那些人又沒有病徵的話,會否對社區都潛在風險?以及假如這些措施其實如早10日、20日便實施,其實預計會否比現在的情況好些?為甚麼待現在疫情過了後才推出這些措施,是否太遲?第三,都是想問醫護人員方面,林太之前說過要開心見誠,但其實醫護人員亦多次要求想和你公開對話,想問為甚麼不出席?

行政長官:我答第三個問題,然後請陳教授說說那個情況。在醫院管理局裏的一個工會要採取這些工業行動或者不返回工作崗位,這一定是機構裏的人事管理議題,所以我上一次都是這樣回應──就是說最適合應該由醫院管理局高層包括醫院管理局的主席及行政總裁和他們見面。行政總裁亦會把他們的意見向我反映,所以我覺得既然行政總裁亦與他們見了面,都很願意繼續和他們見面,這是合適的形式。但另一個考慮就是我有留意工會的訴求,目標其實和我們沒有大分歧。從公共衞生防控角度,我們都是希望能夠減低人流、壓縮跨境人次,從而令我們可以更加防止病毒傳播,亦當然可以減少醫院管理局的工作壓力,我們是知道他們有甚麼訴求,我們就循着這訴求不斷在做事。又正如他們說要確保有足夠的防護物資,包括口罩和防護衣,這亦是我多次反覆強調我們會將醫護人員,包括前線工作的人員,他們這方面的需求放在首位。其實他們很多訴求我們都有聽到,亦是在我們工作範圍裏。我請陳教授講講關於檢疫那工作。

食物及衞生局局長:正如我剛才提到,具體安排方面,我們稍後會詳細交代。最重要的是,第一,我們會訂立一個新的附屬法例,令我們對於這種強制自我檢疫的安排有一個法律框架;第二,一般來說,現時所有口岸的入境人士,不論是否香港居民,皆需要接受強制檢疫14天。剛才行政長官提到,在入境人士裏,我們發現大部分都是香港人,需要在兩地往返,其餘的人士,例如來自內地或其他國家都是一個小數目,但不論是否香港居民,都會有強制檢疫。整體來說,我們稍後會交代詳細細節,但重要的是令大家知道,因為內地疫情嚴峻,在香港亦發現數宗本地感染個案,我們有理由相信這些本地感染個案可能會有更多,所以我們必須採取果斷措施,令一些有機會、有風險的人接受強制檢疫。

  除了這些強制檢疫外,我們亦有些其他措施,例如繼續在口岸進行健康申報、體溫監測,亦有港口衞生科同事。因應本地感染個案出現,社區感染的風險會增加,所以醫院管理局已為開設指定診所作好準備,會適時啟動各聯網的指定診所,以配合醫院處理較大量的疑似個案或跟進工作,希望減低急症室的服務壓力。這些指定診所一般會負責處理病況輕微的個案,讓醫院及急症室可以集中處理較為嚴重的個案。指定診所亦可協助於社區找出可能感染個案,進一步減低社區傳播的機會。我們明日會有記者會交代相關細節和安排。

行政長官:我想或者補充一句。當然我們現在坐在此是沒有辦法很精準地告訴大家,最終這個措施生效後會有多少入境的市民、遊客或旅客須要接受這強制檢疫,但是這個措施是相當嚴厲的──一入境香港是須要有14日的檢疫。如果我們回看過去我們只是透過整合口岸,即是未去到有人身受到影響,只是不方便,即是關了A、B、C口岸,他就去D、E、F口岸;我連D及E口岸亦關了,他就去F口岸。數字顯示在一月二十九日,即是第一批口岸仍未暫緩服務前,所有經過陸路、海路口岸入境香港是170 991人,至昨天已經下降至28 675人,即是說已經剩餘不足兩成,所以我相信我們其實由今日說在星期六凌晨零時開始,如果入境將會須要接受強制檢疫14天,這個數字一定會下降,這是常理。誰會願意由內地入境然後被我們強制檢疫他兩星期這麼久?從這角度看,是不應該需要處理很大量強制檢疫的人數。不過,都是這樣說,尤其是香港居民,因為現在八成多入境的都是香港居民,再有萬多名香港居民每日如此出境,在此我都要呼籲所有香港居民都要齊心,都要一起配合這個策略來抗疫。只要香港居民減少,或者甚至最好不去內地或其他有疫情地區,這個問題便容易處理。當然我們明白,這亦是剛才有一位記者朋友問為甚麼要預留兩日,因為事實上由於兩地人民的連繫,或者有其他很多人上班或照顧親友、照顧幼童等,我們亦明白如果有這等具體的問題,政府能夠多些支援、多些配套,便令他們不離境、不入境可能比較安心一點。所以我剛才說,我會要求勞工及福利局局長在這方面要制定一些方案,或者在此請羅局長簡單講講你會做的工作。

勞工及福利局局長:多謝特首。我相信大家明白,如果你純粹來香港旅行幾天但要困14日,相信旅遊人士很少會來。但最重要、在我工作範圍最關心的是兩種人:一種是跨境工作的人士,以及一些跨境家庭,他們實際上都可能必須來往內地與香港。

  不過大家都知道,就算在過往一星期,不論受影響的僱員和僱主,都已經會考慮到員工於內地與香港之間來回的風險。如果我們在本星期六(二月八日)實施由內地回港需接受檢疫14天的話,不論他是在內地生活而每日返回香港工作,又或是在香港生活而每日都要到內地工作的員工都會受影響,未來兩天的時間正可以讓這些僱員有空間作出適當的安排。所以我們會很積極研究一些方案,如果有一些未能有適當的工作安排,譬如不能夠留在家中工作而受影響的跨境僱員,我們會提供所需要的協助。   

  剛才談的第二類就是跨境家庭。正如特首所說,有些跨境家庭需要照顧家人,譬如要照顧幼兒的父母,未來兩日亦同時提供空間,讓這些家庭作出適當的安排。當然,如果最後真的遇到一些不能夠解決的困難,有需要時社會福利署(社署)可以提供一些協助。當然有需要的家庭可致電社署熱線2343 2255尋求協助。   

記者:林太,你好。想請問政府會否考慮徵用迪士尼的酒店或二期的空地甚至石崗部分的軍營作為一個隔離或檢疫中心?第二,雖然你剛才都提到,會給予時間跨境家庭及學童,但會否擔心有些人會藉這兩天的空檔湧來香港,增加香港社區爆發的風險?謝謝。

行政長官:第一個問題,我們仍然很積極去尋找一些方案,以增加檢疫中心的設施。目前為止,仍然是那三個渡假營,我們正接觸所有這類渡假營,因為似乎渡假營的位置是一般市民比較能接受,但我都要在此做一個附註──很多渡假營都不太適合,由於其獨立房間的數量很少,或根本不是車容易可以到達──但我們每一個都會去視察。

  另外,亦要求發展局研究如果有空地,是否亦可透過某種方法來增建這些設施。我們今日未能夠向大家公布詳情,有甚麼額外地方可作為這些中心,但有一個現存、本來應該幾日內可啟動的是饒宗頤文化館,我在此再次呼籲地區人士,希望以包容及理解的態度,讓我們盡快可以啟動文化館的設施,因為它將會對我們的檢疫中心容量有頗佳增長。   

  至於剛才我們所說,到星期六凌晨零時生效,主要如羅致光局長所說,在這些跨境人士中,相信到這時候大部分都是有實際需要。我覺得可能未必還會有人去旅遊,既然每日仍有這麼多香港居民跨境,他們一定有實際需要,所以都要預留時間給他們處理他們的實際問題。至於會否製造一個空檔,看起來未必會,因為我們看到即使整合口岸,都有人擔心正使用其他口岸的人會否湧到同一口岸,因為他們要來便會來,又沒怎樣發生過。剩餘兩個口岸的人次,在昨天第一日亦沒有明顯增加很多,不能說是接收了從羅湖或落馬洲支線來的人。尤其是現在大家都知道,無論內地或香港都存在這個風險,所以在這方面,我們平衡了這麼多考慮便作了這個安排。當然,除了給受影響人士有一定很短暫的時間作出安排,我們亦有些法律工作和有些關於檢疫營運工作要處理。如果生效後未能處理強制檢疫的安排,可能對於公共衞生的防護亦不是一個最佳選擇。

2020年2月5日(星期三)
香港時間21時44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