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要演辭、資料及新聞稿



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談貿易事宜(只有中文)

  以下是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邱騰華今日(二月二十五日)出席「『一帶一路:由香港進』——風險管理交流會」期間,就貿易事宜與傳媒談話的內容:

記者:局長,中美貿易談判現時有實質進展,將押後加徵關稅,早前你曾提到若再加徵關稅,業界將難以承受,現時是否感到較為樂觀?

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今日中美雙方就剛完成的新一輪談判所對外的公布是近月來較為正面的,亦有透過官方媒體機構對外作出公布。美國決定延遲落實原定於三月一日增加的關稅,中美雙方亦透露了部分談判內容。我想這是一個正面的發展,當中包含兩方面的意思:第一,暫時延遲落實原定於三月一日增加的關稅,意味當日不會有新一輪額外關稅的增加;第二個正面的發展是,在雙方將來有可能達致的協議內,或不單包括貨物貿易,亦涵蓋了知識產權、科技轉移或針對非關稅貿易壁壘的消除,以至貨幣方面等。中美關係若能在貿易以外,在多方面甚至全面有良好的討論和協議,將有助於消除這兩個全世界最大的經濟體系和貿易體系之間的矛盾,香港當然樂見其成。至目前為止,去年兩次關稅措施所涉及的二千五百億美元和五千多項貨品中,仍然有總值約五百億美元的貨品被加徵百分之二十五的關稅,另外亦有總值二千億美元的貨品被加徵百分之十的關稅,這些關稅措施一直在實行中。這亦解釋了隨着有關關稅措施生效後,(香港)去年首十個月的(貿易額)升幅在最後兩個月出現逆轉,因此我們相信在今年第一季,以及中美兩國達成全面協議前,去年年底出現的逆轉勢頭可能仍會在短期內持續。從中長線來說,情況要視乎協議能否簽訂,並落實執行,以及本身已實施的關稅屆時能否取消。

  香港方面,我們必須作出所有準備,除了早期政府出台的措施外,像今天這個風險管理交流會,亦是我們應對全球不明朗因素的其中一個方法。我們與國資委(國務院國有資產監督管理委員會)及不同的央企、國企,過去兩年定期在香港舉辦今天這類交流會,目的不單是讓企業之間對接,香港不同的專業服務亦可以協助國家(開拓)「一帶一路」建設的商機。面對中美貿易糾紛或國際關係不明朗,香港必須以全球不同市場作為開拓市場的目標,亦要在過程中結合不同力量,提供專業服務、商業諮詢,以至風險管理等,這將有助增強香港的整體經濟實力,應對全球不明朗因素,尤其是一些大家都認為是有商機的地方,例如(參與)「一帶一路」建設的國家或者是近期與香港加強了雙邊貿易關係的國家及地區,例如東盟(東南亞國家聯盟)十國等,這些都是我們將來在發展和擴闊業務上的目標地區。

記者:在風險管理的層面上,如果與參與「一帶一路」建設的地方多了交流,究竟是增加了影響香港本身的因素,因為與中國的關係緊密了,或是會分攤了風險?

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我們留意到國際間,無論是貿易、投資或在基建項目上,都會有很多商業或非商業上的風險。商業上的風險往往可以由企業用自己的方法處理,但一些地緣政治的風險,確實要透過國家的機構連同企業,以及一些專業(界別)去面對。好像近期中美之間的貿易關係,(受影響的)不只限於中美雙方,而是延展到其他的地方。

  因此,類似今天的風險交流會可以給予我們一個很好的機會,讓一些(參與)「一帶一路」建設或對外投資的主要企業,例如國家的央企可以連同香港的不同專業,包括保險、會計、商業服務、法律和測量等,分享過往走過的路和經驗,共同探討未來拓展新市場時可以怎樣共同面對。香港很多専業機構都擁有國際視野及經驗,亦採用國際標準,對國家企業「走出去」有一定的幫助,這對香港在市場拓展和研究等方面,亦有好處。

  香港的貿易夥伴和投資夥伴,以至我們參與大型國際項目中(的夥伴),都不單只集中在某個地區或某類國家。近年發展中國家對於基建的投放越來越大,很多以往不在主流市場內的地區或發展中國家都提供了很多新的商機,我們需要着手了解和探索這個市場。過往這些(商機)通常都只是大企業才能掌握,但今時今日,中小企很多時都可以一起「走出去」。

  我們留意到,去年獲注資的兩個中小企基金(「中小企業市場推廣基金」及「發展品牌、升級轉型及拓展內銷市場的專項基金」),尤其在市場拓展和升級轉型方面,很多企業都樂意將申請回來的資金用於新興市場,這亦配合香港一步一步「走出去」的工作。很多與「一帶一路」建設相關的計劃或跨境的企業,雖然它們會在某些地區落戶,但這些大型投資及建設項目往往需要融資和風險管理,或金融及商業安排的服務。這些工作可以在香港這個國際金融城市裏發生和進行,這正是為何我們認為類似今天的交流會將來有必要繼續舉辦,以提供一個好的平台。 

2019年2月25日(星期一)
香港時間19時05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