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要演辭、資料及新聞稿



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與傳媒談話內容(只有中文)

  以下是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邱騰華今日(十月十八日)上午出席電台節目後,就支援中小企、旅遊業、5G頻譜拍賣和《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等事宜會見傳媒的談話全文:

記者:《施政報告》和早前公布的支援中小企措施都是「銀根」上的幫助居多,飲食和零售行業正面對艱難的環境,這些措施對他們的幫助有多大?

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我們明白經濟下行和逆轉時,很多企業會面對很大的壓力,而香港近期發生的事件,旅遊業、餐飲業及零售業可謂首當其衝受到影響。政府一直與他們討論,他們一方面希望可以減免租金,因為除人手的支出,租金對他們的壓力最大。大家都知道,特首及財政司司長都提過,我們會與業主,尤其是大業主溝通,希望可以減低企業的租金壓力。政府亦與相關機構聯絡,正如上星期運輸及房屋局(應為財政司司長)已表示,港鐵作為(鐵路)沿線物業的業主,亦會減免部分的租金。第二方面,我們希望現有中小企支援基金可以為他們提供及時的緩衝,因這方面無需待立法會審批撥款申請,現有幾十個基金可以幫助企業轉型升級等。資金若可(申請後)先發放給中小企,對他們亦有短期的幫助。

  借貸方面,我們一直透過金管局(香港金融管理局)與銀行聯絡。就信貸保證,我們希望透過現有(中小企融資擔保計劃下的)「八成信貸擔保產品」給予中小企銀根上的紓緩。我們亦會和業界討論,讓業內人士和銀行商討嘗試幫助某些個案。就會否有額外措施紓緩和促進現時比較淡靜和艱難的市道,我們會繼續在政府內部及跟業界繼續討論。

記者:以你所見,旅遊業和相關行業有否出現倒閉潮?早前推出的培訓計劃,現時申請反應熱烈嗎?

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旅遊業方面,我最近透過姚思榮議員和麥美娟議員聆聽了業界和工會的意見。短期來說,我們認為很多旅遊業界都會較為審慎,希望盡量保持企業的運作以避免裁員。另外,有政黨代表包括盧偉國議員和林健鋒議員也與我們討論過,是否有措施可幫助旅遊業界在這期間應對困難,我們會留意有關方面的建議。如果能幫助企業在這艱難時間維持下去,減輕其結業的壓力,便能減低裁員的機會。惟一旦出現開工不足和裁員的情況,上月我與羅致光局長一起公布了僱員再培訓的津貼計劃,便是一個短期支援措施,讓開工不足的人士可以轉而選擇進修,並同時獲得小額補貼,這方面是有用的。而我與工會討論時,他們亦建議短期內可否利用現時開工不足的情況,讓業界到大灣區接受培訓和多作認識,從而在對外旅遊方面就這個新市場作好準備。我看到業界,無論是企業、員工,還是整個行業,都並不是坐以待斃,而是利用不同方法尋找機會。市場開拓、升級轉型方面,我們現時兩個支援中小企的基金,即BUD Fund(「發展品牌、升級轉型及拓展內銷市場的專項基金」)和市場拓展基金(「中小企業市場推廣基金」)都有資金和方法幫助業界,我們希望透過現時主動聯絡不同商會和業界,多作介紹,能令他們知道這些資金可提供及時的幫助。

記者:現時銀行都希望有更多存款保障自己,你有沒有信心銀行在資金流方面能幫助中小企,並配合CCyB(逆周期緩衝資本)政策?

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我覺得從(銀行)息口、匯率來看,現時香港整體的銀根是鬆動的,而銀行若有生意亦會做。過往我們不時看到中小企在市場逆轉時會擔心銀行會否壓縮(借貸),所謂「收遮」。所以最好的方法是,一方面透過金管局向整體的銀行業界清楚闡明,政府的貸款保證較可以幫助中小企;另一方面,企業與銀行要多接觸。在香港,不同的銀行做不同的生意,以往有些中小企意念上認為某些銀行才會與它們做生意,其實市場比它們想像的大,例如我最近跟外國商會討論時,發覺它們傳統上只會光顧一、兩間銀行,但香港很多銀行其實不會區分企業是香港還是來自外地,這方面的資訊相當重要。早前我們為不同商會,包括外國商會、旅遊業界、中小企等,舉辦了多場(簡介會),就是希望銀行界與中小企能直接接觸,討論相關問題。

  我亦藉此一提外國商會對香港經濟的貢獻越來越大。《施政報告》中我們亦公布了一些數字,就是過去兩年間,外國公司在香港設立區域總部或辦事處的數目增加了接近百分之十,其僱用的員工接近五十萬。這數字的增加相當重要,因為反映香港對外仍有吸引力。目前香港雖然受外圍因素或本地的情況影響,但是主要的基調及香港固有的支柱仍然穩固,因此最近在WEF(世界經濟論壇)的競爭力調查中,香港於短短一年內,由第七位攀升了四位至第三位,與全球各經濟體系比較,香港排名第三。我看過首十位中,香港排名的攀升最大。當然現在我們正面對希望只是短期的不穩定局面,但在評分上,香港固有的基礎和優勢,相信長遠仍然存在,在外圍環境改善後,本地的情況逐步紓緩時,希望可給我們的經濟帶來真正支持,走出困局。

記者:節目尾段提及5G,我想問問5G方面,明年手機的5G網絡是否一定可以「出台」?我亦想問眾議院通過了《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中國外交部指會採取更有力的措施予以反制,以你所知,更有力的措施是甚麼?又或是香港方面可以做甚麼?

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5G方面,我們在這兩年間已清楚列出時間表,期望在今年內完成所有頻譜編配。這項工作分三個階段:第一階段是高頻頻譜,即專用於5G發展的26-28吉赫頻帶頻譜,在今年三月已透過行政方式作出編配。第二階段是最受歡迎的3.5吉赫頻帶頻譜,屬較低頻且覆蓋面較闊的頻帶,即所謂的「黃金頻譜」,已於上星期完成拍賣,四間公司分別按照各自出價投得頻譜。還有一段是較小的中頻譜,即4.9吉赫及3.3吉赫頻帶頻譜,我們亦會在短期內,即本月後期(及下月初)進行拍賣。這樣便完成了整個(5G)頻譜編配,目標是如期在明年二○二○年,實現商業應用。我從業界得到的印象是,他們亦是朝着這個方向去做;因此,我較有信心能做好這個工夫,而且在(頻譜)編配方面,按照現時的計劃,用合理的市場價格作出編配,能便利整體的(5G發展)進程。

  5G對香港的發展是重要的。香港採用的(頻譜編配)模式,在全世界而言是較為公平和開放的競爭模式。由4G發展至5G 技術,對於我們的通訊設備發展可說是再進一步。5G技術不單是用作通訊,亦可為物聯網的建立,或是智慧城市、智慧家居、物業或企業管理提供一個平台。在5G頻譜完成編配並投入服務後,其他可以受惠於5G技術的(相關服務)將會應運而生。我們希望可以及時在國際上相對較早的時間,在香港推出5G服務。

  人權法方面,我曾多次提及,亦希望大家明白一件事,因為這是很重要的原則問題。香港的對外經貿關係,並非建基於任何一個國家。如果有人認為某一個國家透過他們自己單方面的措施,可影響香港本身原本享有的,如單獨關稅區或自主的貿易政策,這些措施是多此一舉,因為香港並不只是與一個國家進行貿易,該國家無論有多大,或有多大影響力,這只是一個雙邊關係。香港的多邊關係、對外貿易和對外關係是建基於《基本法》第116條和第151條,賦予香港獨特而具優勢的地位。從香港來說,我們一定會恪守《基本法》賦予的獨特優勢,香港對外關係亦會繼續以這方式推展。

  有些人前往其他地方,試圖影響當地的政界人士,從而影響香港的情況,我亦認為這是多此一舉,緣木求魚。香港的經貿政策不是朝向某個地方,不需要仰人鼻息,我相信這會繼續維持下去。香港仍然會在國際間繼續維護我們應有的地位和份額。我於十一月會參與亞太經合組織會議部長級會議,香港亦會繼續是世貿(世界貿易組織)的成員。

  自由貿易方面,香港一直是一把重要的聲音,為國際所認可。這是我們的看法。至於其他國家受其國會任何影響,我不會在此說三道四,批評他們。我相信這是香港很清晰的情況,亦希望廣大市民清楚留意這是香港固有的條件,所以我們不需要受制於人。

2019年10月18日(星期五)
香港時間12時43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