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要演辭、資料及新聞稿



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就美中經濟與安全審議委員會報告和中美貿易糾紛與傳媒談話內容

  以下是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邱騰華今日(五月八日)在立法會大樓就美中經濟與安全審議委員會報告和中美貿易糾紛與傳媒談話的內容:

記者:美國有報告指修訂《逃犯條例》可能會影響香港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和法治,並提到有需要審視是否鼓勵美國商人來港做生意,甚至進一步認為修例會影響《香港政策法》,你有何回應?

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我亦看到今早的報道,美國有組織做了相關的研究。正本歸源,我們現時討論(修訂)《逃犯條例》,目標是將干犯嚴重罪行的罪犯,透過合法的方式移交到其他地方接受審訊,令罪犯面對刑事責任。如果將移交逃犯的安排,說成會影響營商環境,以至其他國家,可能是拉得比較遠。但無論如何,這亦反映法案引起很多不同的關注,我們有責任就這條法案的目標、原意、具體安排、範圍及實施情況加以闡釋和討論。政府因此希望立法會透過法案委員會及早審理法案,因為這法案是因應一宗謀殺案而產生,具有時限性。這亦是為何律政司司長及保安局局長昨日在立法會法案委員會未有機會審視有關草案之前這個空間,就近期坊間或議員提出的很多問題,「以法論法」,解釋清楚情況。政府希望法案委員會可以如處理其他法案一樣,及早就此法案作詳細審議,消解大家因誤解或不清楚法案而產生的疑慮。我們會繼續做相關工作。

記者:有人提到修訂《逃犯條例》的諮詢期太短,政府前期的解釋工作是否做得不足夠?

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首先我不想大家有錯覺,以為我是代表相關的政策局做解說工作。作為問責官員,我可以說每個政策局都經常向立法會提交不同的法案,亦希望有足夠時間得到審議,因為這是立法會的責任及職責。當然這法案有其前因,說是受制於一宗非常嚴重的謀殺案,而距離釋放疑犯的日子漸漸逼近,令這法案先天上具有時限性。但無論如何,政府已將這法案提交立法會,將心比己,就如我本身的政策範疇下的法案一樣,我亦希望能有機會讓自己的同事在立法會就法案作充分解說和釋除疑慮。當中可能仍然有很多問題,但正如行政長官所說,如果在過程中有合理、可實行的情況,可以拿出來商量,亦可以消除這方面的疑慮。

  在我的工作範疇而言,有些商會就這法䅁亦有些意見,他們提出並經轉達後,保安局局長亦親身到不同商會與他們溝通解釋。我希望這工作會繼續,到最重要的階段,一如其他法案一樣,能夠讓立法會的法案委員會正式進行審議工作。我相信這是立法會應盡的責任,政府部門亦樂意(在法案委員會會議上)詳細解說。

記者:政府怎樣看今次這份報告(美國國會「美中經濟與安全審議委員會」就香港修訂《逃犯條例》發表報告)?你們會如何回應他們的擔憂和憂慮?

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就有關法案,我會交回相關政策局處理。當然,香港是一個國際城市,香港與其他地方的經貿關係是很重要,香港亦非常重視對外關係,但我們對外的經貿關係並非建基於個別國家、地區、政府、議會或團體的意見。正本歸源,香港之所以有良好的經貿關係,是建基於雙方互惠互利的情況;亦建基於《基本法》第116及151條賦予香港作為一個單獨的關稅地區,是一個獨立的經濟及貿易體系,我們才可以做到這一點。在這方面,如有需要,我們絕對會維護相互之間的關係,(就有關事宜)作出解釋。

  我知道這數天很多人都問及中美之間的貿易情況,我亦藉此機會說一說。我們在過往一年多以來,一直都在觀察、了解和防範中美之間的貿易糾紛如進一步惡化對我們的影響。當然,從香港自身利益,以及香港在中美兩地的投資及經貿關係看,我們希望任何貿易矛盾最好都能透過雙方坐下來,進行協商、討論、談判,然後達成協議,得以解決,我相信這對多方面都是好的。反之,如果用一個貿易手段,尤其是以關稅作為手段,必然會增加進出口貿易和消費者的負擔。正如我多次提及,這必然是雙輸的局面。

  現階段來說,我們在觀察情況。過往一年,我們與十多個商會保持密切聯絡,我們亦相約了十個商會在本星期五下午會面,一旦美國採取進一步增加關稅的措施,我們一起審視形勢。回頭看,自去年年初至今整整一年時間,香港的企業、商會都作出了很多準備。政府所推出的措施在過去一年亦發揮了一定和應有的作用,例如在出口信用保險方面,我們新增了措施協助企業在不明朗的情況下作出應對。就未來數天會否出現新增關稅,我們會與香港出口信用保險局聯絡,看看是否有需要在現有的保險範圍內採取應對措施。

  從商會和企業給予我的印象,大家在這段時間並沒有坐以待斃,反而積極地在升級轉型、拓闊市場或尋找新貿易夥伴方面做了很多工作,而過去一年我們推出的各種支援措施亦獲得廣泛的參與和接受。我相信大部分企業都會採取這種方式應對,而非只等待援助,我們會繼續這方面的工作。

(請同時參閱談話內容的英文部分。)

2019年5月8日(星期三)
香港時間19時30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