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要演辭、資料及新聞稿



財政司司長陳茂波和商經局局長會見傳媒答問全文

  財政司司長陳茂波和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邱騰華今日(九月四日)就進一步支援中小企業措施會見傳媒。以下是答問全文:   

記者:有兩個問題,第一個問題是今天上午發布了香港PMI八月份數據,下跌到了40.8,是超過十年的新低。報告裏還說,除了特區政府之前提出的191億元的措施之外,需要更大力度的措施,你怎麼看?第二個問題是港澳辦昨天的發布會提出了要解決香港深層次的矛盾,你怎麼評價深層次矛盾?應該怎麼解決?謝謝。

財政司司長:好,謝謝。我們在八月中宣布的一系列支援措施,總值是191億,中間還未包括一些小型工程的開支,所以這個力度是不小的。但是當時我們也提到,現在我們面對的外圍環境多變、非常複雜,我們本身在香港也經歷社會事件,面對一定的困難,所以經濟前景是很嚴峻。特區政府會動態評估事態發展對我們經濟的影響,在有需要的時候,我們可以隨時推出有需要的措施。比方剛才我跟邱局長在這裏講的,會針對中小企業融資方面,提供一個方便的、新的產品,擔保比例比較高,可幫助中小企裏比較小的企業。政府的各項基金也會作出一些整合,一些批款、用款方面的配合,在往後有需要的時候,我們會按實際情況推出有需要的措施。

  至於你提到昨天港澳辦記者會裏提的問題,這方面對我們來說,現在最重要的是要停止所有的暴力衝擊,讓我們社會盡快回復和平、法治,也讓我們的社會盡快回復平常的生活,讓大家出行安全、自由、方便,同時間也讓國際旅客對香港這個地方的營商環境恢復信心,這是目前最重要的事情。此外,行政長官之前也講了,她在構建一個多方的對話平台,也表示特區政府已汲取經驗,很願意聆聽社會不同的聲音。剛才你提到的這個深層次的矛盾,在過去這兩、三個月裏,在社會上提出的也有不少,所以從我們來說,我們要多聽,同時在我們往後的施政裏,也針對我們聽到不同的提議進行評估,採取有效的、果斷的政策措施去改進。謝謝你。

記者:有兩個問題。第一,今天有報道指你們有考慮過在新措施中補貼港商把其生產線移至國外,即搬廠的計劃,你們有沒有探討過關於搬廠的新補助措施?第二,在剛過去的暑假,遊客數字其實已經出現顯著跌幅,首當其衝的應該是旅遊業和零售業,你們有沒有最新數字可反映香港旅遊業和零售業在暑假的跌幅是多少?有甚麼新措施是針對旅遊業和零售業?

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第一,與中小企討論時,我們發現有兩方面,(企業)若有在內地投資設廠出口至美國,受壓最大。就決定是否轉移市場,還是搬廠,它們很多在過去一年多已作出決定,部分現有的基金其實可直接或間接地幫助它們,如「發展品牌、升級轉型及拓展內銷市場的專項基金」(「BUD專項基金」)或「中小企業市場推廣基金」分別都可以為企業提供資助。「BUD專項基金」可針對內地市場,如企業由原來出口外國轉為內地市場,可利用這基金申請最多200萬元(現為100萬元,有待立法會財務委員會通過後為200萬元)資助;資助以配對方式(發放),即是企業付出一元,政府便資助一元。另外,若企業要拓展市場到其他地方,例如東盟,或是(有待立法會財務委員會通過後)與香港簽訂了自由貿易協定的地方,這基金亦可撥出資助,上限為100萬元,讓企業可轉到其他市場,而東盟計劃亦會「加碼」,所以企業若是升級轉型或轉換市場的話,它們可申請這基金。企業若要將整條生產線轉移,它們必須要自己出資,在這方面,反而是貸款計劃(「中小企融資擔保計劃」)可幫助它們,因為這涉及投資或資金的周轉。

  至於你提出的第二個問題,事實上不論是旅遊業或零售業,於今次由本地引發的事件中,都是首當其衝的。旅遊數字方面,我上次跟大家提及,(訪港旅客數字)在八月中的(按年)跌幅最高至百分之四十九點六,至八月份的第四個星期左右,跌幅大概是百分之四十五左右,簡單來說,即是今年與去年同期的數字比較,跌幅是四成半左右。   

  我們亦有與旅遊和零售界討論,看看有沒有措施可以幫助他們。我們有與旅遊業界開始討論,如旅發局(香港旅遊發展局)會考慮有否資助可提供予本地業界到外地參與推廣香港旅遊的展覽,以開拓商機;旅議會(香港旅遊業議會)亦正考慮減免其會員的收費等,這方面我們會繼續做。   

  最後,秉承司長剛才所說,我們如有任何計劃成熟的時候,無論是就個別界別或廣泛(不同界別)的,我們都會做,但今日我們提出的幾項措施是針對所有企業,尤其是中小企,以至微企,亦包括你所提及的兩個行業。

記者:你好,首先想問司長,因為剛才有消息一直說CE會見各界人士談反修例風波,其實是否政府有機會正式撤了那條例?會正式宣布?第二就是兩次出來都有些撐各行各業的措施,其實你覺得多大程度上可以對冲到由政治問題帶出來對經濟或者社會的影響?第三,想問今早出來的香港PMI其實跌得頗急,其實政府會否預估Q3的GDP其實會出現一個負增長?第四,見到個市今日抽了上去,但其實過往跌了很多,以及其實見到有很多外資行沽得很厲害,其實手頭上有沒有一些數據看到外資開始撤離,或者一些外資企業其實它們暫緩在香港的發展計劃?謝謝。

財政司司長:第一,行政長官不時都與不同界別人士見面,見面後如果有事情要公布,亦會按需要適時公布。第二,剛才你提到股市,其實我們可以留意到過往這兩三個月,香港的股票市場其實受國際政治、經濟、中美貿易摩擦等等,甚至一些地緣政治因素的影響是比較大,和本地發生的一些社會事件之間的關係,反而不是很直接。過往這段時間我們一直留意着股票市場,股票市場運作仍然非常順暢和有秩序。此外,買賣成交甚至沽空方面,我們每日都密切地留意,亦不覺得有甚麼特殊情況出現。第三,你提到最近我們這兩次宣布了的措施,是否足以應對現在政治上的困難。現在我們在經濟上遇到的困難有相當的外在原因──過去一年多的中美貿易摩擦、國際間複雜多變的外在環境,亦有我們本地的一些社會事件。正如我之前所說,由於內外的環境困難,我們看到一個經濟風暴正在形成,亦很可能直吹香港,所以我們要做好準備的措施、做好一些應對。我們是從這個角度籌劃這些措施,亦會跟蹤着經濟方面的種種發展,在有需要的時候推出相應措施。

記者:會不會看到有一些外資想撤資或暫緩來香港發展?以及Q3 的 GDP?

財政司司長:第三季經濟增長數字,都不是太樂觀,不過在現階段我們亦不作猜測。為甚麼會說不太樂觀,因為七、八月份社會發生了一些暴力衝擊,看到訪港旅客下跌了百分之四十五,零售餐飲的生意都下跌了很多,餐飲業的跌幅是自二○○九年以來最大,因此挑戰很大,亦解釋了為甚麼我們要做一些準備,提前推出一些措施。

  至於資金方面,我們和金融管理局亦很密切留意。六月份和五月份相比,我們看不到有明顯的資金外流。七月份數字與六月相比,變化亦不是很大,在這方面,我們正密切留意着。過去這段時間,因為我們社會上的一些衝擊場面,因為堵路、堵機場,事實上是影響了我們的國際形象,亦影響了我們的經營環境,別人對我們的信心。所以該段時間裏,我們事實上有聽到有一些海外旅客原本打算來香港旅行都取消了,來這裏開會的或是有些國際會議在這裏召開的,亦有轉往其他地方。這亦是為甚麼我衷心呼籲大家,我們的社會要停止這些暴力衝擊,我們要盡快恢復社會秩序,一方面讓我們市民大眾有出行自由,生活恢復正常;另一方面,亦讓我們回復一個平靜的環境,以至我們接下來對外推廣香港,重建國際社會對香港的信心,重建香港的形象時都能夠事半功倍。多謝大家。

(請同時參閱談話全文英文部分)

2019年9月4日(星期三)
香港時間21時03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