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要演辭、資料及新聞稿



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及通訊事務總監談26吉赫及28吉赫頻帶內頻譜指配安排公眾諮詢

   以下是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邱騰華及通訊事務總監王天予今日(七月二十六日)就26吉赫及28吉赫頻帶內頻譜指配安排的公眾諮詢與傳媒談話的內容:

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我今日與通訊事務總監會就第五代流動通訊(服務)的一些新措施透過新聞界作出公布。為迎接第五代流動通訊,即5G服務的來臨,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和通訊事務管理局今日展開諮詢,目的是就26及28吉赫頻帶內4 100兆赫頻譜的指配安排及將來的收費(頻譜使用費)作公眾諮詢。除26及28吉赫頻帶外,通訊事務管理局亦會在另一段較低頻帶,即3.3及4.9吉赫頻帶內,額外供應200兆赫頻譜作5G服務用途。連同幾個月前我們公布在3.5吉赫頻帶200兆赫的頻譜,我們總的來說即將為5G服務提供大概合共4 500兆赫的新頻譜。這4 500兆赫的頻譜大約是現時指配作2G、3G及4G流動服務(的頻譜)的八倍。

   5G的發展對香港非常重要,不但是在通訊方面,亦是未來智慧城市或物聯網(發展)的重要基礎,因此我們在今年初已公布整個計劃,並逐步實行。除了年初我們就較低頻的3.5吉赫頻帶的頻譜指配安排展開(公眾諮詢)外,今日的(公眾諮詢)可說是重要的一步,因為26及28吉赫頻帶將會成為未來5G服務的主流,亦是國際電訊聯盟的其中一段指定候選頻譜。我們希望透過及早推出這個諮詢,讓香港為5G做好準備。

   除了剛才提到的頻譜數量,我們還採取方法減低5G的成本。根據現有政策,如果我們提供的頻譜數量足夠,我們可以選擇以行政方式指配,即不以競投方式指配。行政指配方式的最大好處是,在無須競投的情況下,價錢會較便宜,時間亦會較快。現在的機制是,在諮詢結束後,如果26及28吉赫頻帶頻譜的申請(數量)不多於供應,即不超過供應的百分之七十五,我們會以免費方式指配予營辦商。如果需求多於百分之七十五,我們會以一個很低的收費水平,大概是現時收費水平的百分之一作指配。這相對於世界各地,例如南韓最近以競投方式的頻譜收費,(香港的頻譜使用費)遠遠低至他們的十五倍以下。

   除了頻譜的數量和以行政指配方式減低成本,在時間方面,我們希望在今年年底能夠完成相關工作,最快於明年第一季左右把用以提供5G服務的頻譜盡量指配到營辦商手上,好讓他們能及早作出規劃、測試、預訂(設備),以至建立網絡。我們覺得這個工作是重要的,亦令香港可以緊隨全世界的步伐,在5G的引入及將來的應用方面可以有很大的空間,因為5G不單是手機服務及通訊設備,亦是將來物聯網方面的一大發展。香港很重視科技發展,我們過往討論如何透過引入科技發展智慧城市,以及如何利用5G服務應用到日常生活,以至特別的科技界別;因此,能夠及早以低成本、快速的時間及足夠的頻譜讓香港有條件(發展5G),我們相信除了對通訊業界,亦對本港的科技發展同樣重要。

記者:局長,頻譜政策綱要訂明若市場有需求時,應該以競投方式(指配頻譜),為何這次政府會採用行政方式?對於電訊商過往以高價競投,是否很不公平?另外,按照政府今次諮詢的決定,百分之七十五免費可說是一個很低廉的收費,基本上頻譜使用費佔電訊商的成本應會很低,這是否意味市民能夠以廉價使用5G服務?甚至我們所繳交的電話費起碼不會較現時昂貴?

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第一,需要更正的是,現有的政策容許兩方法去做,頻譜當然本身十分珍貴,尤其是某些頻譜,如果需求遠遠大於供應時,我們通常會採取競投的方式去做;但現有的政策亦訂明,如果需求在供應範圍之內,政府可以採用行政編配的方式去做,我記得以往我們亦曾這樣做。因此,這個方式是現有政策範疇之內的。

   第二,5G不單止應用在通訊上,將來亦可用於智慧城市或物聯網的發展,所以能夠有足夠的頻譜提供予市場,便可推動這方面的工作。如果能夠以最快和成本較低的方式(編配頻譜),能有助香港推動5G應用的發展。或許我再請總監(通訊事務總監)補充一下。

通訊事務總監:其實,就26吉赫和28吉赫頻帶4 100兆赫這麼多頻譜,我們去年已做過一個意向書邀請,請業界提供意見,就是如果要拍賣頻譜,他們到底需要多少。根據他們的回應,我們估計需求會比供應少,按照我們的政策,當需求比供應少,我們可以採用行政指配的方式。我們因此決定今次以行政方式指配26吉赫和28吉赫頻帶內的頻譜。

記者:現在增加了一倍的低頻頻譜,是否因為有聲音表示低頻的需求和對市民使用5G的重要性更大?例如高頻頻譜不能穿牆或在室內使用,是否因為這些原因?

通訊事務總監:其實,我們通訊事務管理局辦公室每日都很努力尋找適合作5G服務的頻譜。我們最新找到3.3吉赫和4.9吉赫頻帶的頻譜,我們已第一時間把此事告知公眾,稍後亦會就這兩個頻帶一共200兆赫的頻譜進行另一次(公眾)諮詢,以決定以哪種方式指配。當中不存在我們因為有批評而釋出一些頻譜。我們每日都很努力去尋找,我們找到後便會第一時間讓業界知道。

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或者我再作補充,5G不能跟以過往2G、3G、4G(流動服務)般理解,因為那些只是作為手機等通訊作用。現時大家使用手機,不只是通訊,亦會收看電影或下載資料,因此5G的應用將會十分廣泛。而5G的特點是非常高速,即能短時間內完成下載,以秒速或甚至百分之(幾)秒速計算。第二,5G承載量可以很大,可讓多人於同一時間使用。第三是時延,即發出訊號與接收訊號的時差很短。這三個特點是(5G)在通訊以外的重要性。因此,無論是低頻或高頻(的頻帶)在5G應用是同樣重要的。低頻(頻帶)的覆蓋面較闊,因此以往在通訊上使用愈低頻(頻帶)愈好,一個細小的機站便可覆蓋很闊的地方。至於高頻(頻帶)方面,ITU(即國際電信聯盟)把26吉赫和28吉赫頻帶作為候選頻帶,是因為在應用5G時,例如物聯網或其他科技應用上,或需要在細小的地方讓很多人集中使用,而時延性必須要短,在這類情況下,26吉赫和28吉赫頻帶顯得重要。這亦是為何我們在整個計劃裏,既要照顧低頻(頻帶)的需要,像以往3.5吉赫頻帶,或現在騰空出來的3.3吉赫和4.9吉赫頻帶,而更重要的是,將來的應用可能會集中在某一地方,例如大學附近或醫院,或者是一個多用途的區域內,高頻、密集、穩定的5G頻譜便十分重要。因此,在26吉赫和28吉赫頻帶內4100兆赫的頻譜,這個數字相當大,相對於南韓早前提供作競投的只有2600兆赫、2800兆赫左右的頻譜,而英國在過去兩次提供作競投的頻譜大概只有幾百兆赫。現時我們提供四千多兆赫的頻譜,確實能提供一個很大的空間去發展5G的應用,當中包括了低頻和高頻的頻帶。我們按照現時的政策,無須以競投方式,而用行政方式指配,既可減低成本,又能縮短時間。

記者:現時以行政指配方式的建議諮詢,會否加快整個5G服務的發展?

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第一,很明顯是有確定性,正如我剛才所列舉,我們已把由低頻至高頻的頻帶且大量的頻譜推出,在諮詢完結,便可作(行政)指配。第二,使用行政指配方式可減省競投所花的時間,縮短了(指配)時間。我們目的是迎接國際即ITU(即國際電信聯盟)的時間表,希望在二○二○年時,5G能夠面世。因此,若我們能在明年初完成指配工作,可讓營辦商及早做準備工作。香港是一個國際城市,我們在邁向智慧城市時,希望能夠爭分奪秒、縮減時間,做好工作。

記者:剛才我詢問關於電話費的問題,今次的指配方式是首百分之七十五不收取費用,之後每兆赫再收取約兩萬元?

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不是這樣。我再重複一次,根據我們的政策,簡單來說,如果供應足以滿足需求,正如總監剛才所說,經諮詢業界後,我們相信需求不會大於現時的供應,我們可以行政方式指配,即不需要競投。如果情況是這樣,我們可以不收費。不過我們要考慮,由現時至營辦商提出申請這段時間會否有其他變數,因此,如果總需求不超過有關頻譜的百分之七十五,我們是不需要收費;萬一多於百分之七十五,我們會以行政方式收取費用,遠低於以往的競投價格,大約是以往競投價格的百分之一。所以整體來說,透過這個方式,基本上我們免除競投後,能夠大大減低成本。最終來說,我相信如果成本越低,就越能夠給予顧客的使用空間亦最大,但我們要留意,這不單是流動通訊,我們亦希望藉此鼓勵將來5G應用在不同科技時,門檻越低、成本越低,可以有最多人受惠。

2018年7月26日(星期四)
香港時間20時16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