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要演辭、資料及新聞稿



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和主要商會代表與傳媒談話內容

   以下是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邱騰華今日(七月十六日)與主要商會及中小企協會的代表會面後,聯同香港工業總會主席郭振華和香港中華廠商聯合會會長吳宏斌博士,就中美貿易衝突對香港影響與傳媒的談話內容:

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各位新聞界朋友,我剛剛完成與香港主要商會的會面。這是我們繼上星期就美國提出的五百多億美元關稅清單碰頭後,在本星期再碰頭。我先請兩位商會會長談談他們的情況,然後我再作補充。其中兩位參與今日會面的商會代表包括香港工業總會主席郭振華和香港中華廠商聯合會會長吳宏斌博士。他們兩位聯同其他商會一直與政府保持密切的聯絡,除了會面,還有資訊上的來往,大家均一直密切關注中美貿易戰對香港的直接或間接影響。我先請兩位說說上星期建議新增二千億美元的清單後,業界有甚麼反應。

香港工業總會主席郭振華:我們在這兩個星期的星期一已舉行兩次會議,在今次的會議,我們收到一些會員的信息,相比上星期開會時,有較多人關注中美貿易中這二千億美元的清單可能受到的影響。普遍來說,大家都比以往有較多關注。同時,我們亦希望政府可以繼續從多渠道向受影響的港商(提供協助),特別是在內地經營的獨資企業。這些都是港資企業,他們從事的貿易不是經香港轉口,因此數字上他們所受的影響未必反映於政府現時展示出來的,但實際上會間接影響香港,這部分的廠家希望特區政府能一如以往提供出口保險,以及透過香港貿易發展局(貿發局)增加市場等措施,亦希望政府可以帶我們到東南亞開拓市場,並看看有沒有新的商機。

香港中華廠商聯合會會長吳宏斌博士:在這次中美貿易戰中,點起火頭的當然是美國一方,我們十分被動,從最初的「232調查」報告、「301調查」報告,至現時的二千億美元清單,每次的變化都不同。這二千億美元的清單很廣闊,牽涉很多行業。我們已即時召開會議,並召集會員做問卷調查,結果顯示約有三成會員擔憂中美貿易戰會對他們的業務有影響,感到樂觀的有三成半。感到樂觀的會員可能因為他們沒有經營美國市場,而是經營其他市場。美國始終是我們其中一個最大的貿易市場,很多廠家的主要生意都在美國。我們會繼續與商務及經濟發展局保持緊密的聯繫,如有最新的信息,便會發給我們的會員。

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雖然二千億美元的清單仍在建議當中,但政府也做了一個初步評估,我們以清單中六千多項的貨品作評估,一旦實施這二千億美元的清單,增加百分之十關稅,由內地經香港轉口到美國的貿易,以二○一七年的數值計算,受影響的數值大概有八百三十六億港元,佔內地經香港到美國的貿易約三成。若連同已(宣布)實施的五百億美元清單,兩者加起來,貨值影響可達一千三百多億港元,差不多近一半由內地經香港轉口到美國的貨品會受到影響。雖然這貨值佔香港整體貨物出口約百分之二點二(應為百分之三點五),但很明顯,若貨物由內地經香港轉口到美國,受這兩張清單影響的貨值加起來,已佔了一半。因此,剛才兩位會長提到,如新清單一旦實施,業界很自然會擔心。我們暫時會觀察有關情況,這段期間,就如過去幾個月,工業貿易署、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和各個非政府單位,包括香港貿易發展局、香港出口信用保險局、香港生產力促進局和所有商會都會保持密切聯絡。我們亦建立了一個工作機制,彼此互通信息,當業界有問題時,除可透過工業貿易署設立的help desk(服務平台)外,商會與政府部門和這些非政府單位之間,可以有直接的資訊交流。我們亦會利用駐華盛頓經濟貿易辦事處和我們委託的顧問,就與業界有關而需要美國方面的分析和信息時,我們會做諮詢工作,從而告知業界。   

   此外,貿發局後日會舉辦一個專門就中美貿易的硏討會,並邀請一些對這方面了解的專家與業界一起溝通,香港出口信用保險局亦會參與。如有需要,我們會繼續舉辦這類研討會,目的是希望讓業界有多些了解。   

   綜合來說,自上星期後,大家都意識到中美之間的貿易戰已敞開,實際上已有貨物需要被加徵百分之二十五的關稅,加上美國進一步提出一個龐大的清單,我認為市場氣氛正在逆轉,因對下半年的訂單有所憂慮。但我與所有商會傾談時,我們暫時看不到有企業直接受到很大和即時的衝擊。不過,我們仍要嚴陣以待,因此在過往幾次會議中提出就中小企的信貸保證,有需要時政府會開展;或一些已實施的出口信用保險措施,我們會繼續跟進。我們亦會繼續與業界保持聯絡,並會觀察貿易糾紛的發展,繼續與業界一起應對。   

記者:其實有一半(從事)內地經香港轉口(往美國貨物生意)的公司都可能受到影響,有沒有評估過有關公司可以支持多久?你亦說長遠上看到下半年的巿場氣氛可能會逆轉,投資氣氛轉趨保守,這會否拖低香港經濟預測?對這些影響的評估是怎樣?

香港工業總會主席郭振華:初步來說,(美國實施加徵關稅)剛過去了一星期,從收集回來的問卷仍未能充分顯示(加徵關稅對於)日後的影響程度。我們看到最近三個月所收集回來的資料,均未提及未來半年內市場會受到很大影響。但我們亦覺得在這場貿易戰中,因關稅問題,會有百分之十的成本上升,可能最終有絕大部分將會轉嫁至進口國,即美國的消費者身上,要由他們來承擔。內地有超過百分之五十的出口廠商均有此打算,要求由進口國的商家負責(這些成本上升),結果美國的消費者便要自己承受損失。

記者:之前有說過廠商的生產線可能會搬至東南亞地區,現時有沒有很大的進展?

香港工業總會主席郭振華:我們把生產線轉至東南亞地區,其實並非絕對因貿易戰而開始。大家都明白,內地的「騰籠換鳥」政策自二○一○年開始,已要求部分在內地從事來料加工的香港製造商要轉為獨資企業,加上考慮到當時的廠房已經過時,所以便考慮開發一個新市場,而當時已擴展至東南亞的地方。從很多數字來看,目前有不少電子產品廠商已經將生產線轉移至東南亞地區。而我們看到,在目前的貿易戰二千億美元的清單中,包含在內的電子產品的數字是比較多。這些影響或會使一些廠家在作長遠部署時,重新審視現時是否一個適當或適合的(其他)投資機會。另外,在與特區政府出外尋找新市場時,他們或會在當地找新投資機會,包括設立新廠房。

香港中華廠商聯合會會長吳宏斌博士:至於現時我們廠家的心態,自貿易戰開始後,因為局勢不明朗,所以廠家在投資上的信心有保留。至於會否將生產線外移,當然如有需要,我們會做;但更重要的是,我們最擔心的是訂單的流失。過往我們的訂單比較穩定,但在現時的情況下,訂單如果已轉移往其他地區,其後要轉回香港便有點困難,因為在成本上如入口關稅有這麼大的差異,會令我們的競爭力受到很大的影響。

記者:會否拖慢了「落訂」的時間?

香港中華廠商聯合會會長吳宏斌博士:有這個情況,但並不明顯,但在下半年如(新關稅)開始執行,很多訂單(的流失)便會顯現出來,主要因為中國製的產品並非全球獨有,很多其他地區都能夠生產。這是我們最擔憂的地方。

記者:想問貿易戰對香港的經濟增長會否有影響?

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財政司司長在周末亦有提到,如果我們只計算已宣布實施的五百億美元關稅清單,對於全年GDP增長影響可能是百分之零點一至零點二,當然這未計及如果二千億美元關税清單一旦實施後的情況。我們過往亦說過,直接的影響是較容易評估,因爲我們可用數據去做,但間接的評估,包括對投資前景,或未來貿易的情況,這往往很難評估。   

   我記得世界貿易組織今年年初發出的報告,估計今年全球的整體貿易增長為百分之四點七。香港的增長已比這數字高很多,如果我們看今年上半年,增長有雙位數字。至於會有多少因應美國與中國,以至美國與其他貿易夥伴所挑起的貿易矛盾而影響到全球貿易,這未能夠估計。大家亦看到全球的經濟增長,有超過三分一來自我們自己國家的經濟增長。我們一向都說,貿易戰不會有贏家。一方面受約束的一方可能會有即時的影響,如剛才兩位商會會長所說,貿易關稅的負擔其實不是完全由一方去承擔。這百分之二十五或將來百分之十的關稅可能會由生產者、貿易者,或最終由消費者所承擔,所以這需要繼續去觀察。   

   無論如何,在政府來說,除了剛才我提及的短期措施外,我們會繼續擴大香港的自由貿易範圍。我們繼最近簽訂的兩個自由貿易協定外,會繼續與一些合適的國家簽訂自由貿易協定,帶來的當然是關稅的減免。另外,我們亦會在明日的立法會(工商事務委員會)上提出在海外增設五個經濟貿易辦事處,這多多少少亦回應我們剛才所說。過去一年,我們看到香港的貿易市場還有很大的開拓空間,因此除了在東盟設立第三個辦事處外,我們與印度、南韓、俄羅斯、阿聯酋正討論在適當的城市設立新辦事處,擴展香港在這些地方的經貿網絡,擴大香港的市場。謝謝。   

(請同時參閱談話內容的英文部分。)

2018年7月16日(星期一)
香港時間22時11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