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要演辭、資料及新聞稿



立法會: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就《行政長官2018年施政報告》致謝議案辯論(第一節)致辭全文(只有中文)

    以下是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邱騰華今日(十一月七日)在立法會會議上就《行政長官2018年施政報告》致謝議案辯論(第一節:多元經濟)的致辭全文:

主席:

    各位議員,我首先感謝有差不多二十八位議員就着經濟環節和《施政報告》的動議案發言,超過一半發言的議員都不約而同地提及我們正面對中美貿易戰所帶來的危機。大家關心、擔心,甚至提點我們在某些地方上要小心,政府對此表示明白、同意,亦會留意及積極回應。在芸芸多位提及我們就中美貿易糾紛所採取的態度的議員中,鍾國斌議員可能算是其中一位較為輕率地說《施政報告》沒有太多相關着墨,好像輕視了這些問題。我必須就這點作出回應,因為這樣是無視立法會或各個委員會曾多次就此專題作出討論,財政司司長、我,以及其他同事過往多個月不時針對這問題作出回應;如此輕率的說法也是無視了由今年年初至今,我們超過十多次與全港十多個商會會面,或他們所代表的幾十個不同行業的屬會所給予我們的意見;亦無視了個別議員一直以來就着他們的範疇所代表的界別,直接邀請我們去洽談和討論;也可能也無視了我其中一個部門——工業貿易署就各行業對於產地來源的討論,當中包括了鍾國斌議員所代表的紡織界別。雖然紡織成衣業不受這次貿易戰影響,但我們亦有就這行業討論過產地來源的問題,我們認為要小心保障產地來源的合法性。   

    主席,我們當然明白多位議員關注貿易戰對我們的經濟影響,這也是近年來我們面對的較大挑戰。我認為《施政報告》傳遞了一個重要的信息,就是香港具備一個優厚的底子、獨特的優勢、龐大的機遇,但當然我們亦面對很大的挑戰,以及中美貿易糾紛帶來的不明朗、衝擊。我說香港的經濟底子優厚,是指《施政報告》亦有特別提及香港仍然維持一個開放型的經濟,我們對自由貿易仍有一份很大的堅持;我們也盡量維持香港作為一個具備競爭力的經濟城市,而這些條件亦得到國際之間,無論是我們的貿易夥伴、國際組織或智庫等的認同,這是我們必須要繼續維持的。   

    第二,當我們說我們有獨特優勢時,是指香港與其他內地城市的不同之處,包括在憲制上《基本法》第116條及第151條讓香港能以「中國香港」的身分,以及單獨的關稅及貿易地區,成為世界貿易組織的成員。這獨特的優勢亦建基於我們與其他競爭對手的不同之處,包括我剛才列舉的優厚底子等。我們必須繼續確立和維持這個優勢。   

    當我們說我們面對龐大的機遇,當中有些是全球性的,如全球經濟一體化,我們認為是一個機遇。我們着重創新科技作為(推動)經濟的動力,全球亦正商討「工業4.0」的發展,也會帶來一些機遇,這些機遇還包括全球對人才及高端服務業的需求,包括以軟實力作為競爭手段(的趨勢)。但沒有任何機遇較我們目前的兩個重要和大,就是大灣區發展和「一帶一路」倡議。這兩項不單是國家推行的政策,香港過去一段時間,確實受惠於國家於一九七八年的改革開放,受惠於十七年前國家加入世界貿易組織後,跨進世界貿易舞台,期間為香港帶來的新機遇及門戶。   

    我們縱使有優厚的底子、獨特的優勢和龐大的機遇,但我們正面臨很大的挑戰,這挑戰是國際貿易的遊戲規則會否因為美國所挑起的貿易糾紛而倒行逆施,變成不開放或收緊。這挑戰亦包括中美之間的糾紛會否繼續擴大和持續,還是在短期內會好轉或轉差。我相信沒有人有水晶球,亦難以在任何時間預計未來數月或一年後所發生的情況,但這並不代表我們不作準備。然而,若以為能透過《施政報告》的着墨,解決所有問題,我相信大家都同意這是不切實際的;縱使這樣,我們會不斷與業界一起討論有關問題。過去一段時間,我們亦推出了很多措施,一方面鞏固我們的優勢和機遇,亦同時銳化這些優勢,為前景和應對挑戰。   

    政府所推出的應對措施很重視正本歸源,增加競爭力,拓闊市場,並同時推出短期或即時措施,協助業界,當中有部分措施早在(今年的)《施政報告》公布前,包括在今年年初的《財政預算案》及去年的《施政報告》已經提及的。這包括很多議員提包括如何減低營運成本、拆牆鬆綁。去年《施政報告》提出的減稅措施於四月經已實行,正正是為企業減低營商成本。我們在去年年底與東盟十國(東南亞國家聯盟)簽訂的自由貿易協定,明年生效時將獲逐步減低關稅,這對出口貿易有幫助。我們亦主動支援受影響的行業,尤其是與出口相關的行業。短期包括推出與出口相關的保險措施;中長期措施包括在企業未出現銀根短缺或倒閉潮前,已應議員所提出,優化「中小企融資擔保計劃」,將保額提高和降低有關保費,並延長有關還款期。這些措施一方面是應對有關問題,另一方面亦回應了業界在過去數個月的討論中,向我們提出的訴求。我們亦採取了一些可以說是「及時雨」的措施,包括在今年年初貿易戰未發生前,向支援中小企的兩個基金(「發展品牌、升級轉型及拓展內銷市場的專項基金」及「中小企業市場推廣基金」)注資二十五億元,分別讓中小企(在內地)和海外市場用作拓展及升級轉型,建立品牌。我們為這兩個計劃注入新注資,並提前讓中小企申請。在過去幾個月間,「發展品牌、升級轉型及拓展內銷市場的專項基金」已收到70多宗申請,讓企業能夠在內地以外,可以在東盟十國進行升級轉型和建立品牌的工作。「中小企業市場推廣基金」在「加碼」後,申請數目亦由去年的170多宗增至今年的270宗,這正正如議員們所提出鼓勵內銷,以作為一種應對 。   

    在政府與政府之間或國際貿易間,我們亦採取了一些開拓市場的措施,包括簽訂自由貿易協定。這些自由貿易協定有其重要性,一方面能開拓市場,另一方面能減少關稅。我們不單只針對較大的市場,例如剛與之簽訂自由貿易協定的東盟或正在商討中的澳洲市場,我們亦會與一些有代表性或策略性的經濟體,例如格魯吉亞簽訂自由貿易協定,使其成為我們在中亞地區的經濟連繫。   

    有議員亦提到,在這個時間必須主動加強海外推廣宣傳,這點我們是完全同意的。我們除了加強(駐海外)經貿辦事處的網絡之外,在過去的海外宣傳活動中,我們亦聯繫了各個領域的不同團體,包括香港貿易發展局、香港旅遊發展局和當地經貿辦事處等。在這些宣傳活動上,例如上周在日本舉行的「香港周」活動,亦涵蓋了不少相關專業團體, 包括由建築師舉辦的展覽。而在商經局屬下的經濟辦事處(駐海外經濟貿易辦事處)及投資推廣署其實不只服務商經局,而是任何一個局,無論是教育,以至創意產業、科技等,我們都會就不同範疇作海外推廣。我們越來越重視將政府與政府以外的機構連成一體,尤其是作海外宣傳時。特首曾在今年年初舉行一個高層會議,將上述的團體,連同一些大的法定機構,例如Stock Exchange(香港交易所)、機管局(香港機場管理局)、港鐵公司、大學撥款委員會(大學教育資助委員會)等,綜合不同機構的力量,在海外立體地宣傳香港。   

    最後,我在剛才亦提過,在把握機遇時,更重要的是要利用國家現時在「一帶一路」及大灣區的發展中所給予香港一個更大的空間,而這空間不單是外貿方面,反而很多時會為專業服務行業帶來很多商機。   

    有人亦提及「一帶一路」是否只會向外走?以往我亦説過,在很多大型的「一帶一路」項目中,我們看到有一個商機,就是這些項目如果在香港立項時,其合約及貿易商談可在香港處理,從而為香港本身製造多一些專業服務的機會。最近我們透過「專業服務協進支援計劃」支援香港十多個專業團體,與香港中國企業協會超過一千個會員作定期商討,目的是希望擴闊專業團體及內地企業,包括央企、國企及民企互相合作,我們確信這樣能達致雙贏的局面。   

    主席,剛才署理財政司司長已就旅遊、會展、創意產業、消費者保障等作詳細介紹,我不在此重複。我反而想藉此機會,就剛才有議員提出國家數天前在上海舉辦的進口博覽(中國國際進口博覽會)作為一個總結。   

    香港積極參與今次的進口博覽,因為我們覺得國家能夠將大門敞開,在國際貿易上有來有往,除了國家得益,香港亦得益,在世界市場亦是多贏的局面。我們今次參與進口博覽時,帶同一百六十多個企業、香港貿易發展局、香港旅遊發展局及多個商會一起出席。我們亦舉行了多場洽談會,以「國際貿易 香港經驗」作為主題。在參與進口博覽時,我們的口號是「香港 進」,以充分反映香港在經濟發展方面,從來都是國家的進出口大門,亦是國家企業走進國際市場的大門;這亦代表香港所有商務條件的進步,以及與時並進的步伐,既鞏固主流行業,亦提供多些機會予專業服務行業。在國際貿易逆轉的氣氛下,在不穩定的環境中,香港會繼續維持剛才所列舉的優勢,努力𡚒進,迎難而上。   

    我就此發言,支持動議,多謝主席。

2018年11月7日(星期三)
香港時間23時43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