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要演辭、資料及新聞稿



立法會: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就「近日中美關係對香港經濟的影響」休會待續議案發言全文(只有中文)

  以下是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邱騰華今日(十二月五日)在立法會會議上,就鍾國斌議員動議有關「近日中美關係對香港經濟的影響」休會待續議案的發言全文︰

  多謝主席。我小心聆聽了剛才多位議員就鍾國斌議員提出的休會動議(的意見)。各位議員就這議題有不同的着眼點,但我認為要先尊重提議人在這動議所提出的議題,議題是「近日中美關係對香港經濟的影響」,若我沒有理解錯誤,他所說的近日,是過去十個月或差不多一年以來,中美之間貿易糾紛所帶來,不單對香港、對兩國,以至對全球經貿關係的影響。站在香港的立場,我相信議員提出(動議),是希望了解在這議題上,對香港的影響、威脅,以及我們如何應對。

  事實上,自二月以來,美國單方面首先提出針對中國的進口(商品)徵收關稅,希望透過關稅影響貿易平衡,其實貿易糾紛已經發生,所以這不只是一個擔憂,實際上亦影響了兩國的經貿情況,並反映於投資市場。若按鍾國斌議員所提出的動議,這事件對香港經濟有何影響?我在立法會上,無論是在委員會、大會或問答時間,都曾提及,以貿易計,對香港的影響是可以計算的,香港整年的出口可能減少百分之零點一至零點三左右,對貿易是有直接影響的。我們看到,自從貿易糾紛發生後,我們原先非常強勁的進出口貿易有所調整,雖然在短期內,因為「趕單」的情況而出現了反常現象,在越擔心的情況下,進出口貿易反而越多。無論如何,我們擔心的不是今日或目前的影響,而是長遠的,因為兩個全球最大的經濟體系互相向對方徵收關稅,整體的經營和貿易成本必然增加,而這經營成本不會只由出口一方承擔,進口一方,以及消費者亦可能需要分擔。就有關影響的評估,讓我引述世界貿易組織總幹事於三個月前發表的講話,他指當貿易戰發展至最差的局面時,會導致全球貿易增長減少百分之十九(應為百分之十七),以及拖累全球經濟增長減少百分之一點七(應為百分之一點九)。

  大家可以看到,若貿易糾紛延續,確實會帶來很大影響。因此在數月前,我向業界提及,在立法會上亦提到,針對中美之間的貿易矛盾、糾紛,我們要作長期應對的準備,因為美國三番四次嘗試將貿易戰,無論是關稅的種類或稅率逐步提升,甚至威脅在明年一月一日增加(稅率)至百分之二十五,並將另外二千六百七十億(美元)的(關稅)清單付諸實行,所以不能不作準備。

  我亦留意到,中美之間的貿易糾紛,可能會延伸至貿易以外的層面,無論是有意或無意之間。在兩國之間尚未產生負面影響前,(雙方)未必這麼容易便收手。基於這情況,政府在過去十個月以來,基本上是從五個方向應對。第一是盡力掌握有關情況,並與業界一同應對,這是重要的。因為挑起貿易矛盾及應對貿易糾紛的兩方均不是香港,香港處於被動,並可以說是最有關連的第三者,因為中美是香港(兩個)最大的貿易夥伴。如何準確掌握形勢,並與業界一同應對是非常重要,因此無論是直接從美國或內地的政府部門,或透過在美國的商會,或我們在美國的辦事處、顧問獲取這些資料。當有任何改變時,我們亦第一時間與業界溝通。因此,代表商會的議員都清楚,過往已有十多次(與商會會面),當中與十多個商會一起會面或與個別商會會面亦有,我們都是一起做這工作。我們亦收到很多議會要求的工作或應對措施,我們亦及時去做。我在這會議上亦提及,有一些議員在會上提出的建議,我們亦付諸實行。

  第二就是採取一些果斷、快速及有針對性的措施,因為貿易戰產生的影響是直接的,或已經發生,例如有些貨物已經被(徴收)百分之十至百分之二十以上的關稅。可能有些貨物原本已經要「出貨」,但受到這影響,(令廠商)有很大的擔憂,因此政府採取的措施必須果斷、快速及有針對性,例如在出口保險信用方面的措施,正是應對業界在不明朗因素所產生的問題;亦有推出一些(有助)未雨綢繆、及早應對的,例如以往一些行之有效作借貸保證的措施,為中小企減輕在銀根上的緊張情況。

  第三,我們亦及早做一些中長期的應對,這並非單單應對今日貿易戰產生的問題,而是從源頭(改善)香港的貿易,如何擴闊採購,以至市場的空間,如何增加在貿易方面的競爭力,包括推出減稅的措施、鼓勵業界投資在升級轉型、建立品牌、開拓市場等方面。這些在支援上、合作上的工作,我們已經做了,我們亦有利用貿發局(貿易發展局)及其他公營機構,與業界一起做。

  第四,香港雖然不是直接受影響的一方,美國因應「301調查」報告而加徴的關稅並沒有直接施加在香港身上,但香港作為世貿(世界貿易組織)成員,作為支持多邊貿易體系的成員,我們可以利用這地位,對於一些單邊、有歧視性或不符合世貿規則的情況,我們必須要據理力爭,利用香港的地位,連同其他志同道合、有相同理念的經濟體,透過這組織做這方面的工作,現時我們在世貿亦有參與這工作。在拓展市場的同時,我們亦不遺餘力,縱使目前的貿易前景似乎因中美之間的矛盾已有所影響,但我們透過香港本身可以與其他地方簽訂自由貿易協定,逐個逐個地做,在過往年半以來,我們已經有五份新的自由貿易協定。這些都是令香港在國際市場上更具競爭力,及更加有條件應對一些突如其來或意料之外的情況。

  第五,我們亦有做議員所提的解說和游說工作,這並非單從香港的立場出發,例如我們一個十六人的代表團到美國,當中有各商會、專業團體、美國商會的代表,我們說明為何香港不認同採取關稅或貿易壁壘的行為而影響兩國,以至其他地方的情況。我們亦說明,香港並非只有香港的利益,在香港八千七百多間外國公司當中,有一千四百間以香港作為區域總部或區域辦事處的公司是來自美國,所以當香港提出這些分析時,部分亦代表了包括美國在內的利益界別,這些游說工作也是實事求是地做。

  就兩國領袖近日在布宜諾斯艾利斯能就中美之間的糾紛達成一個較好的共識,我們審視形勢的看法是,正如我昨日跟傳媒所說,短期來說,對香港的影響有所紓緩,因為原本擔心在明年年初實施的新一輪關稅會暫時延遲;中期來說,我們必須觀察,因為九十日後會有何變化,在現階段,不單是我們,中美兩國亦不能說得準;但長期而言,必須作出應對,而長期的應對就是我剛才所說,我們一直以來在五個方面所做的工作。

  我要事先聲明,無論是議員或業界,若認為香港可單方面叫停這貿易糾紛,相信大家也認同是妙想天開;又或大家覺得若這貿易戰延續下去,但可以不影響香港經濟,我亦認為這是不切實際。而在這兩個情況下,若在目前的環境將一些經貿以外的問題,包括政治問題、立場問題,加入討論之內,無論是外國團體、政黨或本地不同團體(這樣做),我認為在這時候會帶來不必要的影響。大家在處理這些問題時要小心,否則會幫倒忙。大家提出(討論)的時候,也要有這意識。

  若因中美貿易糾紛或近期美方的一些報告而說成香港面臨萬劫不復的情況,或我們一些原有的優勢都付諸流水,有如天要塌下來般,我認為是自己嚇自己。今早我回答兩位議員的問題時,透過主題答案和及後的回覆,全面回應了美國近期美中經濟與安全審議委員會報告。簡單來說,我們明白這委員會本身有其政治立場,但我們亦希望它是以事實為根據。所以報告所提出的一系列問題,若與事實不符時,政府有責任指出。因為最終我們希望無論這些報告被交到美國國會或美國政府時,報告是尊重香港的實際情況。我亦忠告所有願意到美國作游說或解說工作的人士,或(回應)詢問的時候,都以事實為根據。

  我看到這報告亦有部分引述事實的情況,例如就香港貿易管制的制度,它是說出事實的情況,但亦有表達立場的地方,我們必須要指正,尤其是提及一些政治事件時,外界、傳媒或不同立場的人士,可能會擔心這些情況會影響「一國兩制」,但同樣地,從政府的立場來說,在處理很多這些事件時,香港都是依法辦事。今早我亦提及,在某些情況下,政府部門採取某些措施,也是援引香港現有的法例來處理問題。這亦是政府在處理一些敏感問題時的取態。

  最後,議員亦問到及後如何應付這場貿易糾紛所引伸出來,貿易以外的問題,我們會以四方面應對。第一,我們會繼續以實事求是的態度,以事實回應,以堅定立場堅持依法辦事。第二,我亦需要指出,在雙邊及多邊的經濟關係中,必然是互惠互利的,美中關係如是,美國與全球的關係亦是。第三是不亢不卑,我們不會因強大的壓力而向某一方面屈膝,亦不會因利益而背離香港固有的原則。最後,我們認為(香港)最大的依靠是三個優勢:一是憲制上的優勢,《基本法》賦予我們的權利;第二是制度上的優勢,包括我們貿易管制的制度;第三是香港的獨特性。

2018年12月5日(星期三)
香港時間23時46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