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要演辭、資料及新聞稿



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與傳媒談話內容(只有中文)

  以下是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邱騰華今日(十一月十五日)在北京就香港參與「一帶一路」建設的工作及香港-東南亞國家聯盟(東盟)自由貿易協定和相關投資協定等議題與傳媒談話的內容:

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大家好,過去一日半我在北京走訪了四個不同的中央部委,包括國家發改委(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國資委(國務院國有資產監督管理委員會)、商務部和港澳辦(國務院港澳事務辦公室),主要目的是藉此機會與中央幾個相關部委重點討論香港「一帶一路」中的商機,因為在香港對外經濟投資環境中,「一帶一路」帶給香港非常重要的機遇,無論是投資推廣、雙邊貿易或服務業發展,「一帶一路」是全球的焦點所在,亦是香港可以掌握和利用的。   

  所以我們藉此機會,跟進特首八月到訪北京向中央提出以一份文件的形式把我們和中央之間的工作具體寫下來的事項。這份文本包括六方面,分別是金融與投資、基建及航運、經貿交流合作、爭議解決服務、民心相通和推動大灣區。我們認為協議中這六個範疇是「國家所需,香港所長」,在這幾個領域中,香港確實具備一些有助國家在「一帶一路」「走出去」的時候,能夠發揮作用的地方。舉例說在金融投資方面,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具備融資、集資或銀團貸款等財金工具,我們亦有健全的法制,我們是境外最大人民幣(離岸)中心,亦有專業人士,無論是銀行、會計或商貿方面,所以在這些範圍內,我們透過這份文本,表達香港在這些方面可以做好我們的工作,亦包括其他商貿交往和合作。

  大家可以看到,我們在星期日簽訂了香港與東盟自由貿易協定和相關投資協定。東盟十國大部分對香港的服務業需求很大,尤其是金融、投資和專業服務相關的服務,亦願意在貿易協定中降低門檻,甚至給予我們的市場准入承諾,遠優於他們在世界貿易組織中所作出的承諾。這說明了在這些領域中,香港一方面可以利用自身具備的條件,另一方面可以借助「一帶一路」這項大政策,發揮我們的功能。

  我們爭取在年底前與相關部委簽訂這份協議,簽訂後,我們希望建立一個聯合會議機制,讓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和中央相關部委有直接對話及工作的機制,使我們可在中央層面多了解中央在「一帶一路」的政策方向及具體推出的措施等。以往我們在CEPA(《內地與香港關於建立更緊密經貿關係的安排》)上,能夠向中央部委及時反映香港業界所需或一起「併船出海」,一起做好這工作。在這方面,我們所走訪的中央部委均有機會會參與「一帶一路」聯席會議,一起做這工作。

  除此之外,我們亦與這些部委談及香港在「一帶一路」,尤其是在政府、商界或貿易推廣方面所做的工作,包括於九月成功舉辦第二屆「一帶一路」高峰論壇,共有三千多人出席,五十多個國家參加。我們會在明年六月二十八日舉辦第三屆「一帶一路」高峰論壇,目的是作為一個招商引資的平台。就「一帶一路」,我們可能會訂定一些新的地域、國家和對象,亦會突顯一些香港可以發揮專長的地方。

  除了這個周年性的貿易投資推廣平台外,我們亦嘗試向國家單位提出,明年能否在北京以國家的機構和所有國有企業作為對象,推廣香港在「一帶一路」可以發揮的作用。很多「一帶一路」的項目,有國企和央企的參與,亦有民企的參與,這些企業「走出去」時,可能需要在香港集資或融資,亦可能需要專業服務,又或是需要尋找合作夥伴。我認為在內地推廣,由中央以至地方層面,由部委以至企業層面,都需要做這工作。我們正在洽談,看看香港除了在「一帶一路」中作為一個經貿平台,能否在內地推廣,無論是政府與政府之間、企業與企業之間,以至專業團體之間,能否作為一個跳板,能否一起「走出去」。除此之外,雙方均有談及大家的工作重點,尤其是與商務部。

  香港作為世界貿易組織和亞太經合組織中一個單獨的關稅地區和成員,亦扮演一些角色。面對世界各地不同地方的經濟發展差異、貿易(保護)主義在部分地區仍然存在,以及一些貿易糾紛仍在醞釀中,香港有很大的責任和有利的地位。作為自由貿易推動者,我們在這些國際場合上仍會發聲,仍會推動國際上貿易的開放,這對香港、國家、這些國際組織或世界貿易的平台均有幫助。今日的行程大概就是這樣,謝謝。

記者:你剛才提及年底將會簽訂的協議,是純粹有關香港在「一帶一路」的定位?還是很具體談及中國在其他國家某些香港有份投資的項目?

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重點是從香港的自身出發,在國家的「一帶一路」倡議下,香港有甚麼長處,即是我剛才提及的六個領域,香港可以發揮的地方。當然,能夠確立一個聯席機制,我們亦希望透過這個平台,進一步了解國家在繼續發展「一帶一路」下,會有甚麼商機和特別的項目,有甚麼地方可以與香港合作。這個協議和將來的聯席會議機制,可以給予我們一個新的平台。

記者:協議是否像CEPA一樣有法律約束力?還是簽署協議後,可以進一步向國家不同部委或國企,再爭取多些機會或政策配合?

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這類的協議以往都有,我們跟中央很多單位在各個界別(都有簽署),例如早前我來北京時與國家旅遊局(簽署合作協議),或者在文化方面亦有(合作協議)。在經貿方面,CEPA的情況有些不同,CEPA除了是我們跟中央簽署外,亦可說是一份自由貿易協議。

  這份新的協議文本,更大的出發點是在國家的大政策出台或推行的時候,香港能夠將自己的定位清楚表明,作為雙方一個默契。協議同時有一個聯席機制,讓大家就着要共同商議的問題討論。

記者:現時立法會因為一地兩檢無約束力議案拉布了一段時間,未來還有議事規則的討論,商經局有沒有一些條例草案未來要交上立法會,可能會受影響?

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這要視乎立法會的議程。不同的政策局,包括我的政策局,必然有些大大小小不同的法規法例,這些法規法例的修改或訂定,都對經濟、民生或社會有重要性,否則不需提交立法會;亦有一些條例草案是要處理過時的法規,讓我們可以與時並進。所以我們希望立法會以大局為重,整個社會必須要依賴政府與立法會之間有一個共同的心,讓很多的政策在出台時不會因為其他種種原因受到延誤。我相信我們和其他政策局一樣,一方面盡量去理解(拉布)有多大影響;另一方面希望立法會能以社會整體的利益去作出考慮。

記者:香港與東盟剛簽署自由貿易協定,過往有些企業進入東盟國家如越南、菲律賓市場時,它們遇上幾個問題,例如withholding tax(預扣稅)的問題,或是持股限制的問題。今次簽署這協定後,這些問題是否均可以解決?

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工業貿易署未來會為各大商會和行業舉行推介會,因為整份協議有十四個章節,共四千多頁,包括十個國家中不同的項目,無論是貨物貿易或服務業的具體承諾。你剛才提到,如持股方面,各個國家對於不同行業都有一些承諾。我舉一個例,有些國家如緬甸、文萊,特別着重金融發展,它們會讓我們的企業持股的比例可高於百分之五十,甚至有的達到全資擁有亦可做到,這些就要看具體細節,很難一概而論,但目標方向都是這樣,具體事項會在推介會詳細講解。

記者:有關推動大灣區,有否更多細節?今次來到商討了哪方面的內容?

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我們特別將大灣區(建設)放入這份「一帶一路」協議文件內,因為兩者相互之間有很大關連,大灣區的發展更能鞏固香港在「一帶一路」的策略性地位。當香港要在「一帶一路」沿線六十多個至超過一百個國家做生意的時候,我們的力量不是單單七百三十萬的人口或自己的經濟力量,亦要借助於(大灣區)。香港和深圳近年在科技創新方面有很好的合作,我們亦受惠於九加二城市的互相配合,增強實力,所以我們(將大灣區建設)放入協議。但具體而言,詳細的大灣區規劃文本,我知道政制及內地事務局正在工作,可能與其他省市商討後,在短期內會將規劃文本一併提交中央落實。在這方面,我們兩個政策局會一起做這工作。多謝大家。

2017年11月15日(星期三)
香港時間23時44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