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要演辭、資料及新聞稿



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與傳媒談話內容(只有中文)

  以下是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邱騰華今日(十一月八日)於越南峴港出席第二十九屆亞太區經濟合作組織(亞太經合組織)部長級會議後與傳媒談話的內容:

記者:局長,可否先談談今日你參與的部長級會議及雙邊會談分別有何成果?

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香港是亞太經合組織的獨立成員,今日的會議是部長級會議,主要是討論貿易方面。或者我先談談香港與亞太經合組織的關係,香港的貿易有八成半以上是與這二十一個地區做生意,我們看見整個亞太經合組織是全球經濟動力所在。在今日的會議上,他們檢視了在這區域裏過往一年及未來一年的經濟狀況,大家看到整個亞太經合組織的經濟增長是明顯向上的。整體來說,今年和明年整個區域可能有百分之三點六至百分之三點七的經濟增長,遠勝於去年只有百分之三點五。另一方面,在這裏有很多不同的貿易夥伴,例如有最大的中國內地,亦有較小的地方,但與香港的經貿關係都很密切。以我們的自由貿易協定來看這關係,香港現時與五個地區有自由貿易協定,其中三個是亞太經合組織的成員,分別是中國內地、新西蘭和智利。若我們計及即將與東盟簽署的自由貿易協定,即六個協定中有四個在亞太經合組織成員當中,可想而知,我們在這裏商討的事項跟我們的經貿關係非常密切。還有一點,亞太經合組織從來都是一個較自由、開放的貿易區域,在大家共同的話題中,往往亦是較能作為一個推動自由貿易的體系,亦可說是世貿(世界貿易組織)會議的前哨論壇,很多時,在世貿會議出現的問題往往會在亞太經合組織會議中先討論。

  今日所定的話題有數個方面,第一方面是如何在這區域中做到可持續、可創新,以及較包容的經濟增長,經濟增長從來是經濟體系的重點;第二方面是如何令這些經濟體系能更密切地整合;第三方面是如何鼓勵中小微企能在數碼時代中增加競爭力;最後是在應對氣候變化時,食物安全或農業方面的情況。

  四個話題中,首三個與香港是息息相關,如何運用創新科技、可持續發展去推動經濟增長,從《施政報告》所見,香港正是朝這方向走。另外有關經濟融合方面,我們看到亞太經合組織越是開放,香港越得益。過往二十年間,隨着中國大陸的開放、亞太經合組織內尤其是東南亞的成員緊隨着我們國家的開放步伐,這兩個已成為我們最大的經濟體系。而很多原本經濟實力沒那麼強的經濟體透過在亞太經合組織內的互相支持和開放,亦能在經濟增長上取得一個位置。因此,香港在亞太經合組織中可扮演「推動者」的角色,香港能成為這二十一個區域或地方共同的財經中心、高端服務中心,以及貿易中心。在整個制度中,香港亦可作為系統的推動者,因為香港的自由貿易開放能帶動整個區域共同推進經濟和繁榮。   

  當然亞太經合組織亦面對很多困難,例如差異的問題,在二十一個成員中的經濟發展,無論是總體的經濟量或增長率,其實有相當大的差異。不過,在亞太經合組織中,發展中地區的經濟增長高於已發展地區,平均有超過百分之六,但如何將這差異進一步收窄,是亞太經合組織要面對的問題。第二是互聯互通的問題,在現時數碼化和科技世界中,如何令不同國家及地方,以及企業之間增強互聯互通,亦是今日其中一個討論重點。我亦提及香港在這方面的經驗,例如在基建方面,我們與周邊地區的包括海陸空的聯繫;亦提到人與人之間,或社會與社會之間的聯繫,香港做了很多工作。我們統計過,現時在亞太經合組織中,如果以一六/一七學年來計算,有一萬五千名學生在香港就讀,當中包括三千五百名研究生,亦有一千四百名交流生,我們亦與亞太經合組織中的越南、韓國、新西蘭、馬來西亞、印尼及泰國等地有雙邊政府及學生之間的聯繫。透過教育或學生交流,香港扮演着一個角色,就是把年青學者或學生透過在香港就學或進修聯繫在一起。當然科技及創新等亦是重點之一。

  最後一方面,亞太經合組織有一個傳統,每次舉行部長級會議時,都會先討論未來在世界貿易組織部長級會議的問題。大家知道年底將會舉行第十一屆世貿部長級會議,在阿根廷布宜諾斯艾利斯舉行。這次會議的前景看來一點也不樂觀,我以往亦向新聞界提及,上月我在北非(摩洛哥)馬拉喀什出席(非正式)部長級會議時看到,世貿現時面對很多困難。第一,在議題上未能達成一致協議,另外在很多重要議題上,包括一些積壓的議題,例如二十年前多哈回合會議的議題,現時仍未能全部放上議程;另外一些新的議題,包括有關促進投資、電子商貿、處理貿易爭端等議題,這些新議題其實已提出多時,但亦未能及時得到世貿成員的一致同意。因此今次在亞太經合組織的會議上,亦有提出這些議題讓大家先討論。過往我們所見,亞太經合組織往往在很多問題上,如能達成一致意見,即是說至少有二十一個地區及國家,或者可以說是全球經濟一個重點區域,有一致意見,這會較能推動世貿的工作。但這次討論亦反映出,現時在全球多邊貿易制度內,是舉步維艱的。

  香港是一個很獨特的地方,香港是全球最自由、最富競爭性、最開放的城市,我們要依賴國際之間有這個環境,香港才能夠得益。香港雖然是一個小城市,但我們無論在世貿或亞太經合組織中,都扮演重要的「推動者」角色。我們希望可以說服其他成員,將貿易壁壘減少,盡量開放、包容,盡量把貿易糾紛透過多邊或雙邊的貿易談判解決,這項工作我們仍然會繼續做。往後,我們會在亞太經合組織繼續推動這方面的工作。我們亦會隨着與東盟簽訂多邊貿易協議,把我們這種雙邊或諸邊貿易協議推廣出去,擴大香港的貿易網絡,令香港出外經商人士有較高的確定性,保障亦會更大,這便是今日開會的重點。

記者:今日你與內地官員進行雙邊會談,能否說說與內地哪個部委的官員會談,談及甚麼內容?

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我們通常都會借助這類場合與不同國家或經濟體系進行雙邊會談,今日我便舉行了五個雙邊會談,包括我們自己國家、菲律賓、馬來西亞、文萊及俄羅斯,每個地方會就大家關心的議題討論。香港和內地關係密切,簽訂CEPA(《內地與香港關於建立更緊密經貿關係的安排》)後,尤其是在「一帶一路」倡議下,香港確實可以扮演很重要的角色。隨着亞太經合組織更重視多邊貿易往來,香港其實是區內一個重要的城市和中心,可以為「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做聯繫工作。所以,我們藉今次機會與商務部副部長王受文先生進行討論,談及香港可在世貿會議中更能發揮甚麼角色。

  另外四個國家包括菲律賓、馬來西亞、俄羅斯和文萊,各自有不同的特點,例如菲律賓是東盟中最具發展潛力的國家之一,其人口僅次於印尼,有超過一億的人口,而且市場在近年亦在擴大。菲律賓是今次東盟的東道國,我們希望與菲律賓隨着與東盟簽訂雙邊協議後,能再推廣多些商貿工作。香港貿易發展局亦會揀選菲律賓作為東盟其中一個重點推介的國家。

  馬來西亞方面,它對香港來說已是一個相當熟悉的地方。馬來西亞特別提到香港在高端服務業,包括法律服務業,能為他們提供所需服務。過去,馬來西亞與香港互相之間的投資和基建方面已確立很好的基礎。隨着這些項目繼續開展,很多時候需要其他服務,包括金融、會計、法律,以至調解等服務。律政司司長亦剛於吉隆坡推廣香港的專業服務,這正正引證我們與馬來西亞將來在雙邊貿易關係的方向。

  至於文萊,雖然貿易數字不高,但我們雙方均同意,香港與文萊的關係十分密切,無論在語言和法制上都極其相似。大家可能沒有留意,香港終審法院亦有一些非常任法官是來自文萊,他們都是資深的退休法官,我們互相之間在法律體制上有所聯繫。文萊亦十分着重香港作為它在經濟轉型中一個「走出去」的地方,我與文萊部長傾談時,大家都談及一位青年人,這位青年人剛於上星期與我會面。近期我們找一些初創企業,找到十多個初創企業,其中一個非常年青、約三十歲的創業家,就是來自文萊。他在香港從事關於新能源的發展,是一間初創公司,且十分成功地在香港取得很多資金,並逐步由香港開始把其技術推廣出去。這正正引證了香港是一個初創公司很發達的地方,亦為周邊地區提供機會。資金或人才本身可能來自其他國家,但到了香港後可以落地生根,亦為他們本國提供新技能。我們知道文萊在未來新世代中,十分着重新能源的發展。

  最後一個是俄羅斯,俄羅斯部長與我傾談時,我們雙方看到俄羅斯作為經濟大國,與香港的經貿關係有很大的發展空間,無論是互相投資或經貿方面,我們雙方現正洽談一個投資保障協議,希望明年能有所進展,這可為我們雙方提供投資和貿易保障。俄羅斯亦有成功例子,俄鋁於二○一○年在香港成功上市,引證香港可為這些國家,尤其是大企業,提供金融融資方面的服務。

  明日,我們繼續利用這機會與香港有密切關係的經濟體代表,再進行一些雙邊會議,目的都是希望找出雙方能共同溝通的地方和互相促進經貿發展的地方,並且開拓有關未來雙邊或多邊協議的工作。多謝大家!

2017年11月8日(星期三)
香港時間23時56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