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要演辭、資料及新聞稿



立法會: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就黃毓民議員在全體委員會審議階段動議休會待續議案第二次發言全文(只有中文)

  以下是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蘇錦樑今日(一月二十九日)在立法會會議上,就黃毓民議員在全體委員會審議階段動議休會待續議案的第二次發言全文:

主席:

  其實我有少許掙扎今日是否應該發言,因為我不想助長了泛民「拉布」的行為。第二,我見到今日大家在情緒很高漲,「讓子彈飛」的時候,我不想大家的情緒進一步高漲。但主席,我認為有需要澄清一些程序的問題。泛民的議員一而再,再而三地以不同手段,濫用議事程序,阻撓條例草案按正常規則,恢復二讀辯論及全體議員審議條例草案。對此,我是非常之遺憾。

  最令我有些感受的是,就是張國柱議員剛才在他的發言中,他勸政府再「停一停,想一想」。其實很多議員在這個辯論和以前幾個辯論都有提到要「停一停,想一想」。張議員亦坦言,自己並非法案委員會委員,從未參與過條例草案的討論。有見及此,希望主席容許我不厭其煩,在這裏為張議員再重新講一講,條例草案所經過的程序。

  今次的立法工作,是在二○○六年開始,經歷了三度公眾諮詢,兩屆立法會法案委員會,一共開了三十五次會議。會議內外,大大小小的諮詢討論,多達數十個。如果整個香港社會,在過去花在這些工作上的十多年光陰,都不算數的話,我想問一問張國柱議員,以及其他一齊參與「拉布」的議員,香港要花上多少時間討論,才可以滿足泛民永無止盡的這些要求?

  主席,二○一四年條例草案的法案委員會一共召開了二十四次會議,議員提出的要求,政府一直積極回應。整個過程中,其實從無議員公開明確表示過,如果政府不能夠全盤接受泛民提出的修正案,就會不惜一切,用盡方法,推倒條例草案。條例草案的進度,包括恢復二讀的時間表,法案委員會一直都是知悉的。

  而我記得,法案委員會最後幾次開會的時候,有個別議員要求加會盡量討論一些內容,政府一直都配合有關工作。我想說的就是,在最後一次會議,即第二十四次會議,在二○一五年十一月二日的會議上,黃毓民議員提出中止待續,擇日再開會討論其修正案。由於當時不能夠獲得半數議員支持,是二對二,休會建議不獲得通過。當時支持休會的議員,只有黃毓民議員及毛孟靜議員,而何秀蘭議員及單仲偕議員則棄權,陳鑑林議員及黃定光議員則反對。

  參與拉布的議員包括何秀蘭議員和單仲偕議員,如果當時覺得真是不適合再返回恢復二讀的時候,為何當時會棄權不去投票呢?同一個會議上,條例草案委員會主席陳鑑林議員明確表示,他說會在十一月十三日的內務委員會上作報告,政府可以要求在十一月二十五日恢復二讀,會上並無任何議員表示反對。

  其後,透過傳閱文件,議員通過法案委員會提交內務委員會的報告,當中明確表示:法案委員會支持二○一五年十一月二十五日的立法會會議上恢復二讀辯論二○一四年條例草案。

  主席,內務委員會曾經四度討論有關條例草案恢復二讀的時間表分別是二○一五年十一月十三日的會議、十一月二十日的會議、十一月二十七日的會議及十二月四日的會議。當中從沒有議員反對條例草案恢復二讀。但是,二讀恢復後,泛民議員一而再,再而三阻撓條例草案。他們先是引用《議事規則》第40條第1款的中止待續動議,接下來是第55條的將條例草案付委予專責委員會,最新的就是這個,第40條第4款的休會待續動議。

  立法會一共用了十八小時二十三分鐘討論中止待續動議,其中五成半時間,即十小時十分鐘用作點人數;付委予專責委員會的動議,則用了十一小時二十六分鐘討論,其中三成時間,即三小時三十八分鐘用作點人數。

  這兩天,立法會已經用了約十三/四小時,處理黃毓民議員提出的休會待續動議。我認為,「拉布」的議員,是否是時候應該「停一停,想一想」,到底是不是要拉布,對香港,是否有益?

  最後,我亦要求泛民議員,特別是剛才發言的何俊仁議員,澄清一下你對三項修正案的真實立場。何議員剛才說,泛民對三項修正案,並非鐵板一塊。但莫乃光議員在去年二○一五年十二月七日公開說過:「只會當三項修正案都獲得通過,才會支持原議案。」。不過也很難說,因為莫乃光議員以前亦提過,就算三項不獲通過,他也支持條例草案。所以我不知道真實的立場究竟是甚麼。泛民議員,究竟你們的立場是甚麼?如果連立場都天天新款,日日不同的話,從何談起達到共識,創造共贏?

  主席,我謹此陳詞。希望各位議員反對這項修正案。

2016年1月29日(星期五)
香港時間16時17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