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要演辭、資料及新聞稿



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談《2014年版權(修訂)條例草案》

  以下是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蘇錦樑今日(二月二十五日)在政府總部就《2014年版權(修訂)條例草案》與傳媒談話的內容:

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大家好。立法會昨日審議《2014年版權(修訂)條例草案》期間,由於泛民議員堅持「拉布」,導致秘書處點算人數出錯,最終流會,令議會失去了寶貴的十六小時。

  立法會會在下星期繼續審議條例草案。考慮到立法會在本屆會期結束前,尚需處理臨時撥款議案、撥款條例草案,以及超過二十多條對社會經濟和民生相當重要的議案,我在此宣布,如果立法會在下星期仍然未能通過條例草案,我們將就此作罷,以顧全大局。

  我相信在過去幾個月的時間,香港的市民都清楚能夠見到,泛民議員為了撈取政治本錢,罔顧法理和現實環境,綁架條例草案,以各種方式「拉布」,癱瘓議會,阻撓正常運作。去年十二月九日以來,立法會七次會議中已經流會五次,花了七十五小時審議條例草案。但是,泛民議員虛耗在點算人數的時間超過三十小時,加上浪費在中止辯論和休會待續等議案的時間,真正能夠審議條例草案只有二十小時。

  泛民議員一直指責政府和版權擁有人「寸步不讓」,這絕對不正確,有誤導市民之嫌。事實上,目前的條例草案,是由二○○六年開始的討論共識,是平衡、成熟的方案,經過三度正式諮詢。自二○一三年以來,我們和業界和網民組織會面四十多次,出席十多個大小論壇,詳細討論政策細節,過程中更已因應他們的意見,改善立法建議。

  我必須指出,政府是在已經完成既定的諮詢程序後,才將條例草案交予今屆立法會審議。專責的法案委員會,各大政黨的代表都有參加,經十六個月共二十四次會議近五十小時的討論,去年十一月支持恢復二讀辯論,接連四個星期的內務委員會會議備悉,沒有議員反對。

  這說明甚麼呢?泛民議員在立法的最後階段才突然「轉軚」,推翻過去的共識,根本不是條例草案本身有任何問題,而是政治爭拗,為反對而反對。香港兩大法律團體,大律師公會和香港律師會,也不只一次發表立場書,支持盡快通過現時的條例草案,認為現行方案,已經充分保障市民的言論和創作自由。

  泛民的意氣之爭,賠上的,不單只是條例草案,而是整香港社會的利益。我早已說過,條例草案無法通過,所有人都是輸家。

  第一是使用者,無法得到更多的法定版權豁免。現時的戲仿、諷刺、營造滑稽和模仿,以至是評論時事和引用的「二次創作」,不能受到明文保障,隨時惹上官非。

  第二是網上服務平台方面,無法得到法定安全港的保障,日常運作可能受到影響。

  第三是版權擁有人,無法得到法律的明確保障,使他們的版權作品不受大規模的非法串流盜版影響。

  第四是香港,無法按國際社會通行多年並符合國際版權公約要求的法律規範更新我們的版權法例,無法有效打擊大規模的非法串流。創意產業和連帶的產業亦會遭受打擊,對香港的經濟發展造成極大傷害。我們留意到已經有版權業代表向美國政府建議,除非條例草案獲得通過,否則美國政府應該把香港納入特別301法案二○一六年度的觀察名單上。

  大部分香港市民,對泛民「只圖一己私利」的「拉布」行為,已經感到極之厭倦。泛民議員應該立即停止這種對香港「百害而無一利」的舉動。我希望泛民議員在下星期回頭是岸,理性務實地審議和通過條例草案。

記者:向「拉布」議員示弱會否會打擊政府的管治威信?另外,如果今次撤回草案,日後再推是否會有困難?為何到這個階段才撤回?

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今次這個決定,其實對香港整體利益損害很大,剛才我在發言中已提到,所有人都是輸家。今次「拉布」,我們虛耗了香港立法會的時間,虛耗了我們納稅人的金錢,是我們很多的機會成本。剛才我提到,不單是創意產業,整個供應鏈連帶的產業亦會受到影響。我們很希望能夠通過這個版權(修訂)條例(草案),下星期將會是最後的機會,我希望泛民的議員回頭是岸,如果下星期他們不「拉布」,我們有足夠、充分的時間通過版權(修訂)(條例草案),為香港的整體經濟發展行一大步,所以是有時間的。我希望他們理性務實地把握最後這個機會,能夠通過這個版權(修訂)條例(草案)。

記者:作罷指以後都不提出這條法案?還是只是這一屆政府?是否以後都不會再提出?

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這個決定我們是以大局為重,大家都知道我們有二十多條的條例草案尚要去審議,版權(修訂)條例(草案)已經用了很多時間,花了很多時間。剛才我開始的時候給大家看的數據,就是我們虛耗了的時間,大家還要虛耗多少呢?Enough is enough。大家巿民是看到的,這些泛民的「拉布」行為,對香港是完全沒有利益的。我們是否應該這樣去消耗我們的時間呢?以大局為重,所以我們就這個條例(草案)作今次這個決定,我覺得是非常非常之可惜的。

記者:作罷的意思是否表示本屆政府不會再推?何時會再推出?其實尚有一星期的時間,是否變相都想向版權商施壓……

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我說清楚一點,我們是有足夠的時間在下星期通過這條條例(草案),如果這個條例(草案)下星期都不能夠通過,在本屆政府,我認為也沒有甚麼機會能夠在餘下這些議題達到共識。我們要知道,其實有要求去修改我們的版權條例這些的議題,不只是今次泛民提出的三個修訂,而是版權擁有人方面亦有很多的要求,今次他們暫時不提上來,因為知道如此討論可能我們會無止境(討論)下去,所以他們也願意在下一輪諮詢才將這些議題提上來。如果這個條例(草案)今次不能通過,我們要整體將今次泛民這三個修訂,再和版權擁有人(提出的修訂),例如版權期延長,或者堵截一些大型侵權的網站,或一些侵權的超連結,這些議題他們都想提上來大家討論。所以,如果在下一輪(諮詢),我們就要很周詳,整體和(考慮)其他經濟體系在版權條例上的新發展,這些大家要整體再去審視,所以我們要從長計議,我回答多幾個問題。

記者:可否說今次是變相「跪低」,打擊政府的威信?

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我剛才已說過,這不是「跪低」,我是以大局為重。我們看看現實環境,仍有很多民生和社會上關注的議案需要討論。

記者:你覺得最大責任在哪一方?

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很清楚,最大責任當然是泛民「拉布」的議員。剛才我說過,這是一個很不負責任的行為,對香港整體我們的發展是「百害而無一利」。

記者:版權法追不上國際標準,是否整體撤回方案不再提?

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其實,我們已過了撤回方案這個階段,因為我們已恢復了二讀,但有些技術性的問題,我們可以稍後再跟大家討論。不過,我剛才說過,如果下星期我們仍未能通過這條條例(草案),我們將就此作罷。

記者:如果不能通過這條草案,即是版權法追不上國際標準,而政府在這個階段收回草案,其實是否不負責任?令業界……

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你的意思是否指泛民議員繼續「拉布」下去,有這麼多其他議題不理,一直這樣下去是否可行呢?其實其他二十多項草案,很多有逼切(性)、有時間的限制,是需要通過的,所以我們都要顧全大局,在整體作出考慮之後而作出決定。

記者:局長,其實只剩下一個星期,政府有沒有信心可以在下星期通過?版權條例拖了這麼久,但到現屆政府仍然未能夠通過,是否反映政府在處理這方面有不善?會否有官員需要負責?

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剛才我的發言已經說過,其實這條條例(草案)是依足程序,自二○○六年以來我們討論過、多次討論,亦有共識。在立法會審議這條條例(草案),在法案委員會沒有人反對恢復二讀,亦沒有人提出這條條例(草案)不能夠通過。最後階段,「轉軚」。其實,為這件事負責的,當然要問泛民議員為甚麼會「轉軚」,為甚麼不理香港的整體利益?為甚麼要消耗議會這麼多時間?為甚麼我們的條例不能跟國際接軌,而影響到例如知識產權貿易方面,要令自己沒有了半隻右手?版權是非常重要的,不單只是創意產業,整個供應鏈內對我們的工業發展非常重要,對於我們其他設計行業非常重要,對於我們其他(產業例如)影視方面的影響很大,泛民都不理會這些,到最後都仍然「拉布」的話,這個由誰負責?答案非常清楚。但是我們下星期仍有三天(會議),他們應該痛定思痛,懸崖勒馬,下星期仍有機會,我希望他們珍惜這個機會。多謝各位。

(請同時參閱談話內容的英文部分。)

2016年2月25日(星期四)
香港時間20時51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