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要演辭、資料及新聞稿



立法會: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就何秀蘭議員提出中止待續議案第二次發言全文(只有中文)

  以下是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蘇錦樑今日(一月六日)在立法會會議上,就何秀蘭議員提出中止待續議案的第二次發言全文:

主席:

  我很感謝在上次和今次會議上每一位發言的議員。我仔細聽取了你們對條例草案的意見。我在此希望作總體回應,說明政府為何反對這項中止待續動議。

  首先,我必須重申,條例草案是香港未來經濟發展的關鍵所在。知識產權,是國際社會公認,在知識型經濟中推動增長和創新的重要動力。

  多位議員在發言中提到,香港的版權制度落後,需要更新,這是不爭的事實。環顧其他地方,特別是區內的競爭對手,如新加坡和南韓,已在版權法例方面,領先我們。不少海外司法管轄區,如美國、澳洲和歐盟,更已因應未來經濟和科技的發展趨勢,開始檢討如何進一步更新版權制度。教人無奈的是,到目前這一刻,香港仍未能踏出別人早已跨過的一步,立法追上源自一九九六年《互聯網條約》的國際法律規範。

  我早前與本地和外國商會,以及其他商界的團體討論條例草案。他們都認為,條例草案對經濟發展十分重要,香港應盡快更新我們的版權制度,與國際接軌,以維持優良的營商環境,以及我們在知識型經濟中的競爭力。

  另一方面,我們也聽到版權擁有人代表的強烈訴求。條例草案建議引入的傳播權利,對保障他們的作品在數碼環境中不會受到大規模串流盜版打擊,必不可少,亦能讓他們安心在互聯網上投資和開發內容。這些保障,不只惠及企業,特別是對個人創作者利用互聯網,直接把原創內容發放至世界每一角落,創造經濟價值,至為重要。

  傳播權利這個法律規範,國際社會已經通行多年。美國、澳洲、歐盟、英國、新加坡、新西蘭和加拿大等先進國家,早已引入傳播權利。香港拖延立法,不但會嚴重影響到我們投資者信心,打擊創意產業的發展,亦會對香港正積極發展成為區內的知識產權貿易中心,有極其負面的影響。香港的競爭力日漸被蠶食,難道這些不又是溫水煮蛙嗎?

  不少議員認為,條例草案部分條文不清晰,故要求中止討論這個議題。我明白到,版權不是容易為人理解的議題,當中涉及很多複雜的法律概念和商業運作模式,正因為如此,我們在過往一直努力爭取與不同的持份者解釋立法建議,以期能夠釋除他們的疑慮。我不認為中止討論條例草案,會對持份者、整個社會以至條例草案,帶來任何有建設性的幫助。

  過去,網民擔心條例草案通過後,現時在互聯網上常見的一些「二次創作」,以至在社交平台如Facebook等十分普遍的社交行為,將會「被消失」。這些誤解,其實我們以往已經多次透過不同途徑,予以澄清。

  我在此重申,條例草案絕對不會收窄表達自由,不會影響現時版權豁免,亦不會針對互聯網和社交平台日常的行為。相反,為了進一步保障使用者的表達和言論自由,條例草案建議在《版權條例》現時已有的六十多項版權豁免外,新增多項明文豁免。戲仿、諷刺、營造滑稽和模仿、評論時事和引用的「二次創作」,條例草案通過後,都可以獲得法定版權豁免,明確免除民事及刑事責任。

  另外,條例草案同時訂立的法定「安全港」制度,保障網上服務平台的正常運作,無須主動監察使用者有否侵權,使用者亦可以有法定機制反駁侵權指控,避免作品無理下架。與現時沒有安全港制度的情況比較,條例草案通過後,將有助保障使用者的言論和表達自由。

  主席,條例草案已充分照顧到現時互聯網上使用者的絕大部分的「二次創作」和分享行為。使用者在條例草案通過後,言論和創作自由所得到的明文保障會比現時更加為多,這一點,對草案相當熟悉的法律界人士,比如是大律師公會主席譚允芝資深大律師、香港大學法律系知識產權法的專家李雪菁副教授、版權審裁處副主席湯達熙律師、香港律師會,以至是前立法會議員湯家驊資深大律師,都曾向公眾指出。如果指草案是「惡法」的話,是妄顧客觀法律理據和正當政策意圖,這只不過是企圖玩弄恐懼。

  泛民議員堅持通過他們提出的三項修正案,否則就要推倒條例草案,理據何在,我期待與議員在辯論有關修正案時再作探討。但我此時想強調的是,政府承諾會持開放的態度,盡速處理新一輪的版權檢討,這不代表我們提出的條例草案不合時宜。

  主席,今次的立法工作,始於二○○六年,久經三度公眾諮詢,先後兩屆立法會的法案委員會共三十五次會議討論。自二○一三年以來,我們和業界和網民組織分別會面超過二十次,出席十多個大小論壇,詳細討論立法建議的內容。

  考慮到持份者在不同階段所提出的不同意見,我們不斷改善立法建議,盡量在維持方案平衡下,積極回應持份者的訴求。目前的條例草案,已反映了過往多年的討論共識,絕對是平衡、成熟的方案。早日通過,版權擁有人、使用者和中介平台都各有重大得着。我懇請議員以實事求是的態度看待條例草案,這不是「袋住先」,是「套現」,是鎖死我們的利潤。

  條例草案或許未能一次過滿足所有持份者的所有訴求。但我認為,社會必須認真考慮,為滿足某一方面的訴求而提出的方案,背後是否有足夠的理據支持呢?在立法程序的最後階段,在各方持份者未有機會充分表達意見的時候,亦未有詳細研究這些方案可帶來的影響的情況下,這樣做法是不是可以輕率接受,這樣做法亦是否偏聽,是否符合香港的整體利益呢?

  我希望議員留意,我們在這一輪的立法工作中,同樣沒有加入未經社會充分討論,但版權擁有人強烈要求的一些措施,包括延長版權年期、阻截侵權網站,和限制重複侵權者上網這些議題。這些旨在加強保護版權的措施,在很多其他海外司法管轄區,已經實施。難道政府又可以在未有鋪陳正反理據、兼聽各方持份者的意見前,引入這些措施嗎?

  主席,現在已到了香港必須抉擇的時刻。到底我們是昧於低頭多年的「相安無事」,還是敢於千里之行、始於足下,就在一念之間。我實在不想看到這次十年立法工作最後無功而還。

  香港不是一個第三世界,我們配得上擁有一個跟國際上先進國家看齊的版權制度。香港已經整裝待發。陳志全議員說,we are not ready。但我看到各個情況,我們的條件已經配合,we are ready now!

  所以我懇請各位議員反對這項中止待續議案。多謝主席。

2016年1月6日(星期三)
香港時間21時53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