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要演辭、資料及新聞稿



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談《2014年版權(修訂)條例草案》

  以下是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蘇錦樑今日(三月四日)在立法會綜合大樓就《2014年版權(修訂)條例草案》與傳媒談話的內容:

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條例草案(《2014年版權(修訂)條例草案》)在今個星期兩日半的辯論未能夠獲得通過,這是全香港的損失。其實我們在二○○六年已經就着這個版權的更新的條例草案開始我們的工作。剛才到一點的時候,即是限期已到,我腦海裏只想到,以往我們的同事,我們公務員同事的艱辛。大家知不知道,其實在這個條例(草案)中,我們的同事花了無數的時間,除了要做很多的研究,很多文件,花了很多的時間,包括和網民(進行了)多次的會議,在晚上開會,我是非常多謝我們的公務員同事,在這方面盡了他們最大的努力。但是我們這些工作,都得不到議會內,特別是因為泛民(議員)的種種策略,「拉布」,而(令條例草案)不能夠通過,這是香港的損失。

  這條例(草案)是為了我們的創意產業,和相連的產業的長遠發展,能有很好的基礎讓我們去發展。不能夠通過這條例草案牽涉到,除了我們的創意產業,還有其他很多很多的行業,亦都沒有給予我們的網民、我們的使用者可以得到這條例(草案)之下一些擴闊了很多的豁免。

  剛才我未出來之前,亦看到很多泛民的議員說我們偏重了某一方,其實條例草案,任何這些版權的修訂,一定要有共識,在多方面,包括版權的使用者,和版權擁有人方面作出平衡。而這個平衡,在以往我們的諮詢,在我們的條例草案委員會的辯論中,大家都提出很多意見。而這些意見已經包括了在這條條例(草案)中,包括網民的意見。而這條條例(草案)亦擴大了在使用這些版權作品中,特別在二次創作方面的這些豁免,其實保障是大了。這完全不是一個政治的議題,這是我們民生的議題,經濟的議題。當我們完成所有的工作,議會沒有反對我們回來,即條例草案委員會沒有反對我們回到(立法會)大會,審議一個非政治的議題的時候,在最後的階段,泛民就提出三個修訂,將我們以前已經得到的共識,這個平衡改變了。

  大家看到在議會中發生了甚麼事情。其實在這條例(草案)審議初階的時候,我也嘗試和各方面去探討有否一些方案,其實是我們是可以有共識的,我探討過,所以我提到在早期的時候,有這個「有限度公平使用」,亦是由我向各方面的持份者提出過,看看會否能夠凝聚共識。因為如果真的有機會能夠得到共識的時候,使我們版權的改革能夠向前邁進,這是香港整體的利益。但在我接觸到的泛民議員中,沒有一個告訴我一定會探討這個方案,亦(有)和我說,他不代表其他人。

  在這樣的基礎上,是很難達到一個共識。我亦和版權的擁有人去探討過這個方案,我也極力希望大家能夠凝聚共識。但我得到的結果,見到其實版權擁有人就是說,其實他們在條例草案的(審議)初階中,有很多議題想放進條例(草案)中,他們說,政府指不如我們暫時將這些先擱下,我們先通過這條例(草案)去更新。其實他們也配合有關方面的工作,所以他們認為其實今次增加這六項豁免,很大程度上已經影響了他們的權益。所以再加多一項豁免,而這對於他們來說,是不太清晰的豁免,他們覺得很難接受。除非在下一輪諮詢,大家將所有這些訴求提出來的時候,可以再作出平衡的時候,他們持一個開放態度,我覺得這個態度亦都是正面的。不可以單方面的要求,就要對方一定要接受。

  現時的條例草案已包括了大家已經多年來的共識。上星期,我希望我們的泛民議員真是回頭是岸,給多一星期,因為我們已經拖延很久,之後還有二十七項法案尚待審議,我不可以因為一條條例(草案)無止境讓泛民一直「拉布」下去,我希望泛民的議員回頭是岸。但大家看到,兩日半(的時間),也沒有任何進展的時候。我打算在今日,原本提出一項休會待續的動議。但我料不到,泛民亦不給予我們這個機會今個星期去辯論。甚至乎,陳志全議員昨晚提早提出這個動議,所以今日花了所有的時間,都是辯論這個動議,是沒有給予任何機會讓這條例(草案)可以通過。

  所以,剛才我在議會中的發言,我亦很清楚說明,這條條例(草案)各方面的工作,和這些以往我聽過很多的誤解,盡量去澄清。所以,由一項完全沒有政治考量的議案的條例(草案),完全是非政治化的,沒有政治色彩的條例(草案),都在最後階段被政治化,被議會這些規則拖垮,香港其他的民生議題,香港其他的經濟議題,我們還可以如何處理?這個是我覺得,大家巿民值得去思考的一個問題。

記者:其實現在沒有提休會(待續)動議,是否代表你要提出休會(待續)動議才等於收回草案?

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原本我是希望如果今日看不到有任何實質的進展,便由政府提出一個休會待續的動議。今日(應為昨日)陳志全議員提出休會待續動議,亦沒有足夠時間辯論。我不想再浪費議會的時間,我亦在上星期說過,如果今日都未能夠完成條例草案的審議,我們就會就此作罷,所以我們不會再將這個議題,呈交立法會審議,今屆政府亦不會再推一條版權修訂條例到立法會。我們不想再浪費議會的時間,我們接下來打算將這條條例(提交)立法會審議的草案作調動,將版權修訂條例調到最後一項。其實大家亦見到因為「拉布」,現時有很多條例草案堵塞在立法會(議程)。(將版權修訂條例草案)放到最後一條的條例這個次序,換句話說,是無甚機會能夠在今屆立法會內審議。

記者:為甚麼最終不撤回整個草案?

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因為通過了恢復二讀後,根據《議事規則》沒有一個方法可以撤回條例草案,唯一的方法就是提出休會待續。今日我們未能夠完成這程序,我也不想浪費立法會的時間,所以另外一個做法唯一就是將條例草案的次序調動,調至最後一條。

記者:局長,……草案之後你們會否再次提休會待續?還是任由議員可以在最後時段繼續討論?

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照我所知,我們將條例(草案)的次序調動到最後一條,因為後面「大塞車」,所以都無甚機會可以再交回(立法會)辯論條例草案。大家也知道,我們以往也說過,現時有二十七條條例在這條條例(草案)後面等候,所以我們會將條例(草案)撥到最後一條。

記者:……條例難產,你覺得政府是否需要負上部分責任?

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政府的責任是甚麼?政府的責任是根據公眾利益,做了所有諮詢和研究的工作後,將一條最成熟、最平衡的條例草案交到立法會審議,這方面的工作我們已經做足。這條條例(草案)提交到立法會,最後階段由泛民提出三個(修訂),已經將平衡偏斜了,(在)不能夠得到各方面的共識的情況下,以「拉布」的形式拖垮了,這個責任我想市民可以看得很清楚,是應該由誰負上。

記者:又說調到最後但又說不會再重提,意思是否最後會抽走?

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剛才我說得很清楚,我們後面有二十七個議題需要由立法會審議,所以現在已經是「大塞車」。如果可以抽走的話我們會做,但現時議會的規則內,過了二讀後沒有一個程序是可以撤回這條條例(草案),所以現時唯一的方法是調動次序。

記者:局長你怎樣看有些建制派私下其實對你極之不滿,甚至形容你是「豬隊友」?

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你說的是一份報章有些少想挑撥我們之間的關係的說法。剛才大家看到,議員的發言中都見到他們一致支持政府的立場。

記者:有意見認為社會上對草案有些不滿,甚至政府沒有及早紓緩或應對。整個過程中,是否政府和你本人一點責任都沒有?整個過程當中你的……?

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在整個過程中,其實我多次說過政府做了甚麼,由二○○六年開始已經着手工作,以往推出過兩條條例草案,(經過)多次諮詢,開過無數次會議,亦用了很多時間在立法會上。所以在最後階段因為泛民的「拉布」、休會待續、中止待續,用盡議會的規則以拖垮條例,是很清楚的。而我們同事在這方面的工作,是非常全面,所以這是非常可惜的。

  我想說的就是,還有想再澄清關於有限度公平使用的方案。我說的荒謬這個字,其實我說的意思是,其實在早期的時候,我們已經嘗試過這個方案,是得不到共識,議員是知道的。議員很清楚其實我們這方面盡了努力在那裏。在最後的一星期中,才推一個方案出來,就說能夠得到共識,似乎低估了這個複雜程度,他們亦知道是沒有可能會成功的一件事,推出來似乎是,我認為他們是在推卸責任。如果當初真的有意思推出這個方案,其實我提過,跟這些議員都開過會,當時他們亦沒有說要接受。所以,在最後階段才推出來,便說不相干,我也推了出來。我不是說責任誰屬的問題,這樣其實讓市民看不到一個全面的圖畫,是製造了一個假象。所以我覺得這件事是很荒謬,不是方案本身荒謬,方案其實如果能夠作出一個平衡,很多方案也可以做。如果版權擁有人他們的訴求,加上網民的訴求能夠有共識,其實都可以繼續。不過這個共識,現在已經在版權條例修訂中包括在內。新的課題,有一個新的平衡,其實將來我們可以修改。我亦說過,我們持開放態度。說到這裏,我亦要跟大家說,我們花了很多時間,我們的局內有很多很多的工作等着要去做,例如專利方面,我們引入新的機制,這些工作是要做的。我們不可以讓一條條例將我們所有的資源都放在當中。所以,我說過,enough is enough,意思即是說我們要前進,我們向前看。多謝大家。

(請同時參閱談話內容的英文部分。)

2016年3月4日(星期五)
香港時間18時59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