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要演辭、資料及新聞稿



立法會: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就陳志全議員按《議事規則》第40(4)條動議休會待續發言全文(二)(只有中文)

  以下是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蘇錦樑今日(三月四日)在立法會會議上,繼續昨日就陳志全議員按《議事規則》第40(4)條動議休會待續的發言全文︰

  主席,昨日談到,泛民議員一直無所不用其極地「拉布」,肆無忌憚地拖延條例草案的審議,一直到最後階段,泛民仍然依然故我,繼續「捏着條例草案的頸項不放」,到昨晚陳志全議員繼續執迷不悟,根據《議事規則》第40條第4款,提出休會待續的議案。

  自去年十二月九日條例草案排上大會議事日程以來,立法會八次會議中已經流會五次。到昨晚為止,議會一共花了九十一小時審議條例草案。泛民議員點算人數,加上浪費在中止辯論、休會待續和付委專責委員會等議案的時間,已經虛耗六十二小時,令到真正審議條例草案的時間只有二十九小時。自一月二十八日進入全體委員會審議階段,單單就第一項修正案,我們已花四十一小時審議,當中虛耗在點算人數及休會待續有二十二小時,討論的時間只有十九小時。在這幾天的會議,我們花了十六小時審議,點人數共三十七次,再加上陳志全議員的動議的休會待續議案,虛耗了七小時,只有九小時進行討論,當中亦有不少有「拉布」成分。

  我在上星期五已公開表示,如果條例草案最終不獲通過,政府在餘下任期內,不會重新提交條例草案。在這一刻,我實在無法告知,政府會在何時能夠再次提交立法建議,更新我們的《版權條例》。對部分泛民議員指責政府「發晦氣」,不肯接受修正案和新方案,將條例草案無法通過的結果諉過於人,我覺得這完完全全是顛倒是非、混淆黑白。我認為任何指政府可以在短期內重新提交立法建議的議員,也許低估了版權法的複雜程度,又或是對立法會現今的政治生態過分樂觀。

  我們同意網絡生態的發展一日千里,有必要確保版權制度與時並進,真的有這個需要。但這不等於我們可以跳過公眾諮詢和社會討論,今天就改轅易轍。如果條例草案可以通過的話,我們原本已經承諾會盡快再行檢討公平使用和合約凌駕這兩個建議,原則上的堅持,是透過公眾諮詢,給各方持份者一個公平表達意見、鋪陳正反理據的機會,社會有所討論。這是政府公平面對香港不同社群的應有之義。明明是探討不足、影響深遠的建議,社會上持份者的聲音不只一把,為甚麼我們只是要公道兼聽各方意見就被指為寸步不讓,與民為敵呢?

  我絕對同意立法會二讀條例草案後,在委員會審議階段,可以辯論政府不接受的建議修正案,更有權力通過或否決,這是立法程序一部分,立法會承擔責任。政府向來恪守程序,但也期望議員履行責任審議,前提是出席會議。

  立法會審議有爭議的法案,這不是第一次,也不會是最後一次。有爭議就不出席會議,藉以催迫政府非立即接受三項建議修正案不可,只由少數「拉布」議員決定,對尊重程序公義但反對建議修正案的持份者,又是不是公道呢?如果政府讓步,這等同剝奪廣大社會人士能夠透過公眾諮詢,去知悉、了解及討論公共政策議題的權利。

  動員不開會的議員說要守護言論和創作自由。我要重申,言論和創作自由的憲法保障見於《基本法》的第27、34及140條,也彰顯於《版權條例》下的各項新舊明文豁免,真是大是大非的話,更有第192條確認公眾利益至上的終極保障。條例草案固受此限,也和國際社會通行多年的法律規範看齊,為甚麼偏偏香港採納,就有荒唐的結果?現在的爭抝,根本是政治,不是法理。

  繼續下去,優良的立法體統只會消耗殆盡。皮之不存,毛將焉附,最後就只剩下政治權宜,任恐懼玩弄。

  有議員在審議條例草案時,語出驚人,指條例草案陷阱處處,市民容易中招。但事實是否這樣呢?

  就讓我看看泛民常常提出的兩個例子--翻唱上網和串流打機。簡單來說,該兩項行為,都可能涉及把別人原創的曲、詞、圖像、音樂作品,透過互聯網向公眾傳播。如果我們同意版權屬私有財產,受法律保護的話,翻唱上網和串流打機便應該有版權擁有人的同意或默許。

  但版權制度保護原創者之餘,也要平衡使用者的合理權益。《版權條例》現時共有六十多項豁免條文,訂明無須版權擁有人的同意,也可使用其版權作品,而條例草案則訂定更多的明文豁免。

  重要的是,每項豁免背後,也有一個充分的公共政策理由,作為理據,讓使用者可以在特定範圍內,自行利用原屬版權擁有人的私有財產權利。

  翻唱上網,可以有眾多原因,如屬批評/評論原作品、評論時事、戲仿、諷刺、滑稽、模仿、引用等目的的公平處理,相關的新舊豁免可以適用。就串流打機而言,批評/評論原作品和引用的豁免可能較為相關。

  但如果事實上,涉及該兩項行為的個案的確在豁免範圍之外,又是否如一些網民所言,必定會招致法律責任呢?就讓我們看看真實的情況。

  在網上視頻平台YouTube,搜索翻唱(song cover version),可見超過二千萬條片段。另一串流平台Twitch直播、錄播電子遊戲賽事或過程,每月吸引超過一百五十萬遊戲玩家,網上觀眾超過一億。

  兩個平台都是在國際社會通行多年的版權制度下,業務得以迅速發展:傳播權、豁免機制、法定安全港等香港要追上的法律規範,通通適用。

  類似以上平台的用戶直播、上載翻唱和打機視頻,如法律上不屬豁免範圍,一般來說都是要得到相關版權擁有人的同意或默許。

  背後的原因,理性來看當然是商業利益所在。例如版權擁有人與網上平台簽訂了協議,容許使用者上載涉及其版權作品的視頻,從而分享廣告收益。又或者串流傳播其版權作品,可以起大大的推廣作用,求之不得。

  當然如果有版權擁有人不同意,就會用安全港制度拉下架,這最有效快捷,而平台本身也會採取合適措施,避免侵權。例如Twitch就會提供已經有特許的音樂,替代受版權保護的遊戲原背景音樂。其實,商業社會可以做這些事。

  民事訴訟的可能性,當然不是說沒有,但商業社會的計量就是成本效益。在大部分較通行多年的法律規範,也是國際版權條約的要求。我們的法制完善、我們的商業社會成熟,我們見不到同一套的法律規範和商業模式,在香港運作時會失效,引致荒腔走板的結果。我看不到。

  讓我們稍稍重溫歷史。

  一九九六年,互聯網在日常生活上的應用方興未艾,Hotmail作為萬維網上電子郵件服務的先驅,開始商業運作。同年十二月,世界知識產權組織的成員國達成兩條國際條約,統稱《世界知識產權組織互聯網條約》,包括我們現在討論的傳播權利的法律概念,當時是一九九六年,以應對數碼環境的挑戰。

  十年後,在二○○六年,互聯網的發展一日千里,串流技術大行其道。Google以十六億五千萬美元收購YouTube。同年十二月,特區政府發出諮詢文件,檢討版權制度,以追上科技應用於日常生活的發展。

  再過十年,在二○一六年,世界知識產權組織大部分成員國已引入傳播權利的法律概念,唯香港「獨善其身」。各位尊貴的泛民議員,卻始終是以政治盤算作唯一考量,拒絕摒棄民粹,寧可擱置審議凝聚十年共識的版權修訂條例草案。後果是甚麼呢?後果就是香港無法更新版權法例,追上國際社會通行多年的法律規範和國際版權公約要求,網民和版權擁有人應得的保障被剝削,香港的競爭力繼續被蠶食。十年溫水煮蛙,難道真的是暖融融正好暢泳?

  主席,各位議員,香港作為倚賴自由貿易的外向型經濟體,生存的王道就是市場法制完善,跟上國際社會的法律規範。條例草案無法獲得通過,賠上的,不單是條例草案,而是整個香港社會的利益。勝地不常,盛筵難再,所有人都是輸家。

  在多元開放的社會之中,不同人對版權制度的觀點立場有異,我認為是尋常不過。能夠求同存異,以事實和法理為基礎,陳述己見,爭取對方認同,達致共贏,是我們能否完善版權制度的最大關鍵。大律師公會在三月一日反駁某個網民團體對條例草案的一些謬誤時,呼籲各方在思考版權問題時應易地而處,捨棄對立抗爭,以務實和互諒互讓的態度研究公平、互利而可行的方案,讓香港的版權法可以向前邁進遲來的一步。這段呼籲,可謂字字鏗鏘,擲地有聲。

  我讀到三月二日的《明報》社評,當中提到「若草案第二度夭折,這是泛民議員被民粹支配的政治鬥爭結果,即使泛民議員鬥贏了,輸的卻是創意產業和香港經濟。泛民議員行事是否以香港福祉為念,再一次接受檢驗。」

  那日我看完這段社評後,我隨即想起金庸先生的名著,取來這本《倚天屠龍記》。書中各大自稱名門正派為了他們口中的「公義」團結,聯手圍攻他們眼中所謂的敵人,暗地裏其實各懷鬼胎,自有盤算,垂涎屠龍寶刀。這正正是條例草案所處的情況。各黨各派的泛民議員為了他們口中的「網絡公義」,透過不設實際、嘩眾取寵的手段,如「拉布」和推出一些沒有可能取得共識的修正案等,誓死要推倒條例草案。其實我在議會聽了這麼多次會議,泛民議員在「拉布」時說了這麼多說話,使出這麼多招式,在我看來他們的招式,來來去去,不外乎「推」、「拉」、「閃」、「抽」四招--有責任的時候就「推」、「布」就無理的「拉」、喊完點人數就「閃」、遇到政治議題有水就「抽」。其實泛民議員不用四招,簡簡單單一招便可以,不如「閃閃縮縮」就可以。師承前立法會議員資深大律師湯家驊的楊岳橋議員,他在議題審議時的第一招便是點人數「拉布」,接着便「閃」。我也有留意他師傅湯家驊,在大律師公會發出聲明書後,他在Facebook上表示「大律師公會終於開腔說句公道話,只可惜現時歪理當道,公民黨一眾大狀更早已忘卻本質,只管追求選票而不分是非黑白,漠視社會公義。奈何!奈何!」

  主席,我覺得湯家驊資深大律師這段說話,真是說穿了我們議員的心態是為選票,其實他們真正的目的,是為「選票」這把「屠龍刀」,以求在立法會「號令天下」。上星期的補選我留意到梁天琦選後說「三分天下」,主席,天下就是我們的市民、我們的社會,天下是我們從政者服務的對象,不是用來瓜分的,所以我們的議員,我呼籲你們,不要不顧香港的整體利益,為了選票,不惜要迫死一項能夠保護香港創意產業和促進香港經濟發展的惠民法案。武當山上,張翠山和殷素素在各大門派逼迫下被迫自刎。現在條例草案將被拉倒,我想套用電影版中殷素素在臨終前叮囑張無忌的一句對白:「認住這班人,一個一個認住,一定要記得,就是這班罪魁禍首,扼殺了香港的經濟,和創意產業的發展空間!」

  主席,我謹此陳辭。

2016年3月4日(星期五)
香港時間12時09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