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要演辭、資料及新聞稿



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談成立創新及科技局事宜

以下是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蘇錦樑今日(二月六日)出席立法會財務委員會(財委會)會議後就成立創新及科技局事宜與傳媒談話的內容:

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大家好。今日財委會開了兩節共四小時的會議,即本周已合共完成八小時的財委會會議,當中浪費了很多時間。今日的兩節會議,多於一節的時間是休會辯論。開始時,梁家傑議員已經提出休會辯論,那段時間官員沒有機會發言,只能聽議員發言,很多發言的內容並非關於創新及科技方面,今日是繼續浪費我們寶貴的時間。二月十四日會加開兩節的會議,每節兩小時,當日一共有八小時的會議時間。以本周的進度估計,下周一定沒有足夠時間完成審議成立創新及科技局的議程。現時剛剛過了一半,即八小時的會議時間,之後還有八小時,我要繼續呼籲部分「拉布」的議員應該「收布」,再不「收布」,創新及科技局便不能成立,這是違反業界、商界和市民的意願。過去一年,我們已充分解釋成立創新及科技局的理據,亦已經過不同的委員會,包括工商事務委員會、資訊科技及廣播事務委員會和人事編制小組委員會,再到(立法會)大會,全部動議(程序)都已通過。一年來,本局同事花了不少時間和精力,到今日「埋門一腳」。除了同事的時間,還有議會的時間,社會亦要付上機會成本代價,如未能成立創新及科技局,將會對業界的發展造成很大打擊,對我們的經濟發展亦會造成很大打擊。

記者:有說法指二月十四日的死線並非針對創新及科技局,而是針對財政預算案,如在二十五日發表財政預算案後,財委會於二十七日還有一次會議,如在那天的會議通過創新及科技局的撥款申請,是否可以利用補充文件的方式加入財政預算案?

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陳家強局長(財經事務及庫務局局長)已解釋得很清楚,二月十四日的確是我們的限期,因為通過成立創新及科技局後,仍要把相關撥款放進二○一五/一六年度的預算,才可實行這個計劃。我們預計二月十四日已是一個底線。

記者:即使於二月二十七日通過,也不能成立創新及科技局?

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以我的理解,亦是從財經事務及庫務局得到的理解,二月十四日的確是我們的死線。

記者:局長,你指(財委會)還有八小時(會議),情人節(二月十四日)當天開會亦未必能完成審議。你會否探討情人節當天晚上再開會?或年廿九、年三十開會?

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我相信就算是(情人節)當晚開會,如果議員一直用「拉布」方式,或一直以第37A條(財委會會議程序第37A條)提出動議,那麼有多少時間也不會足夠。這是人為的問題,是可以解決的。其實我們有充分時間去解決問題,為甚麼要自己製造問題給自己,而影響我們的經濟發展、業界發展、科技發展?我真的很不明白。我想問清楚議員,究竟市民選他們,是要做甚麼工作?(是否)要阻礙政府的工作?阻礙業界的工作?今日開會,我有點frustrated(沮喪),為甚麼會這樣呢?我真的不明白。大家同事很用心去做,為甚麼要去阻止對香港有利的事?

記者:張宇人是否應該要劃線?

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我相信他已經處理得很好,盡量不浪費時間。他今日已經處理得很適當。程序上,當開始了(財委會會議程序)第39條休會辯論後,(議員)指是想聽到官員解釋,但在此動議辯論中,我們並沒有機會解釋,整段時間只是坐在那裏聽,沒有機會解釋。而當真正進入討論有關議程時,很多時候他們用盡其五分鐘、四分鐘時間來問問題,到我們作答時,只有少於一分鐘,有些時候只有二十秒,根本沒有機會去解答(議員的提問)。我也想問議員,究竟他們是想聽清楚政府的解釋,或只想問問題而不聽答案?是否真的有溝通?大家要問這些問題,議會是否這樣去運作?

記者:有關楊偉雄的品格審查是否已完成?

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我已說過,我完全不知道人選方面的考慮,你問我甚麼名字,我都不知道。這需要行政長官經過適當的考量後作出決定,並非由問責局長決定,所以人選方面,我並不知道。

記者:你是否已經「打定輸數」?

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我不認為是「打定輸數」,我會呼籲議員需要「收布」,是時候「收布」,不應再「玩下去」,市民「玩不起」,香港亦「玩不起」,大家需要向前看。

記者:如有需要,年廿九和年三十會否加開會議?

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直至二月十四日,我們有八小時(會議時間),其實有足夠時間討論和通過這個議案,如果有人要搬出人為的關卡阻礙創新及科技局的成立,有多少時間都不足夠「拉布」用,所以最有效的方法是「收布」。

(請同時參閱談話內容的英文部分。)

2015年2月6日(星期五)
香港時間22時25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