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要演辭、資料及新聞稿



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談個人遊及美食車

   以下是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蘇錦樑今日(三月二日)出席電台訪問後與傳媒談話的內容:

記者:昨日元朗有兩個團體示威,反對「一簽多行」,其實現在你看到民怨沸騰,是時候收緊或取消「一簽多行」嗎?

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首先我們要釐清這事件。任何理性表達訴求,我相信香港社會也會支持,並樂意理性辯論。但粗暴行為嚴重影響到巿場運作和巿民生活,這是我們極度反對的。關於個人遊或「一簽多行」的政策,以往我們多次表述過,我們會與中央有關部門反映香港巿民的意見,也希望個人遊在結構、人數方面能夠顧及香港本身的承受力。其實我們要多方面發展,大家也看到,我們在旅遊容量方面,特別是在旅遊設施方面增加了許多,例如酒店房間,現時大概有七萬二千間房間,到二○一七年將會增加至八萬四千間。這方面的容量(增加),再加上每個景點擴充範圍,增加不同旅遊景點,以及在十八區也有具香港特色的旅遊,希望更加豐富旅客的體驗。

   我們不要將水貨(活動)和旅遊混淆。打擊水貨活動由跨部門(進行),包括(香港)海關和警方也採取了積極行動,主動出擊,我們希望把這類水貨活動帶來的滋擾盡量減到最低。

記者:有報章引述去年的數據,指有一萬人一簽一百次以上,其實這數據是否不尋常或與水貨活動有關?

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就整體數據而言,以往我們也多次表述過,整體、平均來說,內地持「一簽多行」(簽注的旅客)大概(每人平均)每年來港八至九次,這數據大家在過去一、兩年也可看到。當然,不同人士來港有不同目的或需要,特別我們看到有些是每日需要過境上學的兒童,當然這些是(需要來港)多很多(次),或者是本身要上班的,當然有不同需要。這正正是我們所說要看結構,(也要看)本身容量有多少,然後看個人遊或「一簽多行」方面需要作出的調節,這是我們要探討的方案,我相信行政長官今次到北京亦會與有關部委反映這方面的情況。

記者:是否初步給予過境人士例如要上班上學的人可以繼續有「一簽多行」,但其他人會限制「一簽若干行」?

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我們現在還未有定案,這個大前提我想先跟大家說清楚。任何調整結構或人數方面的措施,需要顧及正常活動需要的人士。任何調整都要考慮這些因素,對這些正常活動(所造成)的不便減到最低。

記者:可以怎樣分辨哪些是正常活動、哪些可能涉及不正常活動?

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正正在這方面我們要小心研究,例如我剛才提及同學每日上學,當然就是正常活動,或者帶這些同學上學所需的保姆服務亦是正常活動,所以我們要探討不同方面。其實這段時間很多市民和立法會議員也提出了很多寶貴的意見,我們會繼續聆聽。

記者:因為有人濫用「一簽多行」的情況才引致有這些「光復行動」,政府會否盡快宣布措施,令這些「光復行動」不會再出現?

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我不會說有甚麼人有濫用的情況,其實「一簽多行」在二○○九年開始實施時,大家看到增長是比較快的。香港本身的配套設施,特別是旅遊設施是吸引的;或者旅客對在香港購物有信心,我想來港購物不能夠說是濫用,但打擊水貨活動是需要的,所以我們要小心分開哪些是要針對和調整的活動。

記者:收緊「一簽多行」已談了一年,其實最大的阻力是否來自北京方面?

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大家看到去年消費數字在價值方面有輕微的下降,人均消費方面亦看到是有影響,我們要平衡的是發展旅遊和經濟時,不能過分影響香港市民的生活,平衡點就在這裏。在過去一段時間,如果你接觸不同界別的人士和市民,都會聽到不同意見,這方面是比較難有一個共識,我相信很難有一個方案,是百分之百的人都會同意的,這就是困難的地方。我聽到市民對於民生方面的影響的聲音,這方面很清晰,政府亦已收到這方面的意見。

記者:是否要百分百有共識才會做?

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我剛才也說不會有百分百的共識,因為每個人有自己不同的意見,例如商界過往跟我表達自由行對經濟非常重要,亦帶來很多就業機會給香港人,所以每項配套措施都不能太過「一刀切」影響(市民)生計,這個聲音我亦聽到。

記者:不能「一刀切」影響生計,是否就會犧牲市民的生活?

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我指的「一刀切」就是剛才有記者朋友問到會否取消「一簽多行」,這是比較大幅度的調整,我們要小心考慮。

記者:如果是限制(「一簽多行」)次數會否可行一點?因為他們來港都是買些日用品,即是限制次數對於所謂生計影響都不會太大,反而對於市民的利益會多了,因為他們不會每日受到影響。

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多謝你的意見,剛才你其實提供了一個關於限制次數的意見。我亦留意到立法會議員或者政黨在這方面都有不同意見,如次數是多少,一年有多少次,或者大家都聽過,有提過「一周一行」,或者其他方案。很多這些不同的方案會影響的人士都不同,得出的結果亦都會是不同幅度的調整。此外,亦有不同的人士建議我們在四十九個自由行城市之外開放其他城市。這方面很清楚,行政長官亦在上周說過暫時不會建議開放多過四十九個城市。

記者:跟進美食車方面,剛才所說是希望鼓勵青年創業,但很多人也關注局方會否鼓勵現時在夜巿擺檔的小販,或資助基層小販,推廣美食車?

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剛才在訪問中我也提到,(流動)小販牌照政策,就現時的初步研究來看,我認為不適合應用於美食車。主要來說,(流動)小販牌照是以個人名義、自己一個人經營,並與美食車的性質非常不同。就美食車而言,我現時的初步構思,是希望在不需要修改任何條例之下進行美食車的嘗試。香港現時沒有牌照容許美食車(的經營),我們也希望運用一點創意,例如現時有食物製造廠牌照,這類牌照的框架(規定)只能夠在指定地點(經營)。如果嘗試時,美食車因為限於現時法例框架,不能夠由一處轉往另一處(經營),大家要原諒這點。我現時的初步構思希望不會觸及現時的法例,可以較快進行,因為修改條例,大家也看到以往在立法會會遇到許多不同情況,例如「拉布」。我很焦急,希望快些辦好這件事。我也希望美食車的投資可以較店鋪投資少許多,更加方便年青人創業,我相信年青人的創意,可以在不同方面發揮,例如美食車的設計、(提供)特色美食,讓旅客和香港巿民也可以享用。這計劃其實我很有興趣推動,因為大家可以運用許多創意,即使在現時的框架下,也可以讓年青人更多發揮和發展的機會。多謝大家。

(請同時參閱談話內容的英文部分。)

2015年3月2日(星期一)
香港時間18時10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