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要演辭及資料



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與傳媒談流動電視服務(只有中文)

以下是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蘇錦樑今日(三月二十一日)出席立法會會議後與傳媒的談話內容:

記者:局長,想問香港電視方面,王維基說過,覺得政府今次給他點了「黑路」,想問政府今次有甚麼回應?

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或者我先說說這方面的事情。我們是商務及經濟發展局,是一個政策局,所以在政策方面我想跟大家解釋一下流動電視的(規管)架構是怎樣的。

普通來說,電視服務的規管方面可以說分為兩端,其中一端例如是網上電視,這些規管是最寬鬆的,如果能夠符合一般法例就已經可以,例如是《淫褻及不雅物品管制條例》,規管架構就是這樣,所以是比較寬鬆的規管。在另外一端就是我們所謂「入屋」的免費電視,這些規管是最為嚴謹的,因為要保障兒童、青少年,或者節目方面的提供,也有很嚴格的規定,節目安排、技術方面、資金方面是否足夠提供這些服務,也有一些規管,例如不會有煙草或不良用語等等,所以規管是相對最嚴謹的。流動電視就在中間,也比較接近網上電視,網上電視或者流動電視都不會受《廣播條例》規管。這是我們在二○○七、二○○八年進行諮詢之後作出決定,有這個流動電視的(規管)框架。

我說的是流動電視,但如果流動電視的持牌者超越了流動電視的範圍而進入如「入屋」的電視服務時,當然會受《廣播條例》規管。換句話說,如果是流動電視服務的話,是流動,就不會受《廣播條例》規管,所以政策和法例是一致的,也很清楚,不會有一個洞讓任何人踩下去,而且是經過諮詢之後,然後有這個(規管)架構,所以整件事很清楚。

可以這樣說,我們在流動電視方面,其實是提供一個比較寬鬆、寬闊的發展空間讓流動電視的持牌人發展,好像一條大路、高速公路,可以有很多空間讓它發展,如果持牌人自己要故意走去另外一條馬路,當然不可以有高速公路的寬鬆,到這裏就一定要受不同的條例(規管),所以如果你跳入了《廣播條例》的「入屋」電視範圍,當然要受《廣播條例》的規管,所以其實很清楚,整個制度就是這樣。

記者:是否政府現時否認「搬龍門」?另外,就今次無綫和亞視可能正經營流動電視這事件,通訊辦已經收到數以千計的投訴,你如何回應?

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剛才我提到政策範疇是非常清晰,法例和政策亦一致。今次我亦要跟大家說,角色上是非常清晰的。在規管方面,我們有一個獨立的架構,這個獨立的架構就是通訊事務管理局,這件事是屬於規管機構的事宜,應該由獨立的規管機構進行,我也不適宜干預獨立機構的運作。我也留意到,通訊局也多次表示,它願意隨時與王維基先生就這方面溝通,去解決問題。

記者:王維基請你對話,跟他面對面就這件事對話,你會不會應邀跟他就這件事辯論?

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我想跟大家說,剛才我也說過,政策是非常清晰,法例也很清晰,就這方面,政策方面我已經跟大家解釋了,但如果跳了去規管方面,如果我參與這件事,其實也是不適宜的,所以我們商務及經濟發展局給大家的聲明也說得很清楚,規管的事是歸規管架構去進行,我不應該干預這方面……

記者:即是你不會跟王維基對話?

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我認為通訊事務管理局也說得很清楚,他們是願意隨時與王先生溝通。我也留意到,王先生獲邀於今個月月底出席通訊局的會議。我相信有很多渠道直接讓他們就規管事宜,直接由規管機構與王先生溝通。

記者:你現在是否拒絕他的邀請?

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我已經回應了王先生的邀請,就是這些規管事宜,適當的方法是應該由規管架構去處理,我也不應該干預它在這方面的工作,亦留意到通訊局是樂意與王先生溝通的。有沒有其他問題?

記者:政府是否「卸膊」,將這件事卸給通訊辦?

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我覺得這個說法是不公道的,因為剛才我也說過,我們解釋政策是非常清楚。法律方面,我也相信有關當事人亦有接受他的律師和其他專家給予很多技術性、商業上和法律上的支援,所以我相信當事人也作過充分的調查。在這方面,如果有技術性問題要溝通,當然通訊局是樂意解釋這方面的技術性問題,亦見到通訊局在這段時間也有很多聲明,向大家盡量解釋有關這些技術性問題。

記者:想問月底的會議是王維基說要開還是通訊局要開?大家會談甚麼?

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我沒有這方面的議程,我相信你應該問通訊辦這會議的範圍怎樣,我也不適宜代表他們回答這個問題。

記者:但通訊辦每日的回覆其實都一樣,不斷重申同一個立場,這是否可以釋除公眾現時對政府做法的不滿……

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我覺得這個說法不公道,因為通訊辦已經在技術層面,以及其他如規管過程,將可以供給大家的記錄,都有很高的透明度,讓大家看到其工作,所以指稱他們每日所說的都一樣,這個說法我不認同,也是不公道的。多謝大家。

2014年3月21日(星期五)

香港時間21時17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