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要演辭及資料



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與傳媒談香港與東盟自貿協定、旅遊業和「一國兩制」白皮書

  以下是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蘇錦樑今日(六月十六日)在政府總部與商會代表討論有關香港與東南亞國家聯盟(東盟)締結自由貿易協定,以及港資企業在內地營運所關注的事宜後,與傳媒的談話內容:

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大家好,今日我約見了五大商會傾談兩個主要問題。

  第一個是香港與東盟即將開始自貿協定(自由貿易協定)的談判。東盟代表將於七月十日及十一日蒞臨香港與我們開始談判。在五月份,工貿署(工業貿易署)已經展開公眾諮詢,聽取大家對於談判內容及範疇等方面的關注,作為我們的談判參考。今日亦借此機會與五大商會探討談判需要關注的範疇、行業、措施,讓我們談判員的工作更順利。今日很高興聽到五大商會就這方面踴躍給予很多意見,包括貨物貿易便利、服務業准入巿場,和投資保障及促進,我聽到大家在這方面的很多意見。

  第二個範疇是內地營商。在這方面,無論是營商環境、有關的規例及條例也有深入討論。

  內地和東盟是香港第一及第二大的巿場及貿易夥伴,所以我們今日就這兩個議題討論。大家有甚麼問題?

記者:若簽訂了自由貿易協定,對香港來說,最受惠的是甚麼行業?有些東盟國家與中國有主權爭議,若想簽署協定,談判當中可有難處?

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這自貿協定是多元化的,剛才我說過,這包括貨物、服務及投資方面,所以我們希望能多方面探討自貿協定,例如削減或消除貨物關稅,當然對我們的貨品打入東盟巿場有幫助。

  另外,香港的相對優勢--專業服務及商業服務,也能幫助其他經濟體系循高增值方向發展,我相信我們的專業行業、商業服務也能擴大其發展機遇。另外就投資,大家最近也很留意,我們的商界在海外投資方面的保障及促進,自貿協定也會包括探討如何更加鞏固投資保障。

記者:自由行方面,之前港澳辦(國務院港澳事務辦公室)說要研究自由行情況,現在商討到甚麼階段?之前有一個學者的研究指,即使削減自由行,影響只屬短期,(經濟)很快會反彈,你們會否參考這些數據?

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談到自由行,我們不時與中央保持溝通。較早前,我及我的同事就各方面不同範疇給了大家很多客觀數據,希望大家更加聚焦及認識這問題,從而得出好方案,平衡到在不會影響民生的情況下,旅遊業能健康、有序地發展。大家也看到,這不是一個靜態發展,這是一個動態發展,特別最近大家看到四月份的零售數據(總銷貨價值)降低了百分之九點八,所以我們要密切留意香港本身這方面的發展,看這些客觀數據如何能幫助平衡民生及經濟發展。

  這段期間大家有很多不同意見,我們在留心聽意見,包括有人說在「一簽多行」的框架中再進一步限制到「一日一行」。在上星期的立法會口頭質詢,我告訴大家,在最近一個調查中,每日來香港一次的「一簽多行」旅客佔百分之九十六點五二,即絕大多數「一簽多行」旅客每日只來港一次。保安局上星期亦會見了其他議員,告訴大家「一日兩行」的來港旅客也是(每日)一千多人,而「一日三行」旅客每日平均約二十多人,所以我們需針對這些客觀數據,更好地掌握如何在這方面作出平衡點。

記者:港澳辦的調查……

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我也要強調,內地旅客來港措施是中央的措施,剛才我說過,就這方面,我們不時與內地有關單位積極聯繫。

記者:今早開會各商會有否提出具體意見?關於東盟他們想要甚麼?你認為他們的意見是否可行?

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今日聽了很多寶貴意見,或者借這個機會,不同商會的代表都可以跟傳媒介紹你們的看法。

香港工業總會主席劉展灝:今早我們跟蘇局長以及各同事開會,主要是討論東盟,我們希望香港能成為東盟其中一個成員地方。當然香港已經是一個免稅地區,所以我們都明白商討的難度非常高,但我們亦希望香港未來能夠視東盟市場為一個重要市場。我們都知道最近中國跟東盟個別國家發生磨擦,在商討過程中我們亦感覺到可能會遇到不少問題,但我們有耐心,亦希望商務及經濟發展局能繼續為我們爭取,開拓這個大市場。

香港中華出入口商會會長莊成鑫:正如剛才劉會長(主席)所講,香港實施零關稅,而我們跟東盟商討時,東盟十個國家(實施)由百分之二點九至百分之十關稅不等,我們當然希望特區政府在商討時,可以將稅率訂至更低、有更多優惠。

香港中華廠商聯合會第二副會長李秀恒博士:廠商會(香港中華廠商聯合會)搜集了很多會員的意見,都覺得東盟是很重要的地方,因為大陸(內地)的經營成本越來越貴,所以(東盟成為)我們生產基地的首選,但東盟很多國家都不可以獨資經營,都要跟當地人Partner(合資),使大家在尋找合作夥伴方面很困擾。另外在市場方面,香港是零關稅的,但當地(東盟地區)關稅比較高,特別是香港某些項目,例如食品、保健產品,甚至電子產品都很受歡迎,某些項目是否可降低稅收?這是我們的concern(關注)。另一方面,在當地(東盟地區)做生意,收錢比較困難,投資的保障如何?香港出口信用保險局是否可多做工夫呢?銀行方面對我們投資東盟是否可多一點支持?這些都是我們提出的問題。

香港總商會香港服務業聯盟-執行委員會主席孫立勳:我今天是代表香港總商會,我們是非常支持香港(特區)政府跟東盟現在開始談自貿協定。我們覺得服務業是非常重要,特別我們是人民幣離岸中心,可以幫助中國走出去,現在很多大陸企業在看美國和歐洲,但是我們覺得東南亞、東盟方面也是非常重要。最後,這幾年中國跟香港經濟非常密切,但是香港也不能全部靠中國,對不對?我們也需要看其他地區,特別是東盟地區,香港總商會很多會員跟東南亞這方面已經有合作,所以我們是非常支持和歡迎這個情況,希望可以盡快簽訂協議,謝謝。

香港中華總商會副會長方文雄:我是代表中華總商會(中總)的,中華總商會覺得東盟自由貿易區對香港的長遠發展是非常重要。這個新的開拓不但令現有企業、未來企業和年青人開拓一個很大的空間,這對於香港長遠發展是非常有利的,所以中華總商會透過其他東南亞中總的商會,都密切合作、大力推動,希望這(香港與東盟自由貿易協定)能成事,加上東南亞很多國家有中國人華僑,現時已經有架構存在,如果自由貿易區可以開發,相信香港服務業和貿易會得到大大發展。

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再回應這個問題,剛才大家都聽到,各個不同商會都認同東盟對於香港的經濟發展非常重要,接我們希望能盡快完成談判工作。這些意見是非常重要的,因為談判需要因應業界的需要,在談判桌上聚焦地探討。

記者:想問局長和商會代表,早前國務院出了「一國兩制」白皮書(《「一國兩制」在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實踐》白皮書),引起一些爭論,有指香港的「一國兩制」是否仍然存在,這些疑問對香港的營商環境構成甚麼影響?
 
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白皮書肯定了香港經濟方面的發展,「一國兩制」對於香港開拓商機有非常正面的作用,因為我們在中國一個市場內有兩個不同的制度,我們使用我們的法制,用我們經營的手法,在國際商業舞台非常受歡迎,亦開拓了很多空間給予香港作為橋樑的角色,所以「一國兩制」對於香港的經濟發展是非常重要的。

記者:想問商會代表對有關白皮書的意見--外界覺得白皮書動搖了司法獨立,「一國兩制」亦被動搖,這對營商環境有何影響?白皮書以七種語言發表,這對於來港投資有沒有影響?

香港工業總會主席劉展灝:香港工業總會就國務院發表的白皮書,看到內容方面並非特別有新意,其實在過往來說,國家不同領導人或不同部門,都陸陸續續說過、提及過白皮書的內容。香港商界對白皮書內容及「一國兩制」的制度不是很擔心,我們最擔心的是香港會亂。所以我們始終希望香港能維持一個穩定的營商環境,其他根據白皮書內所說的「一國兩制」或如何管治香港,在這方面我相信大家只要跟從法律制度,就司法公正來說,我們對香港仍然有信心。

香港中華出入口商會會長莊成鑫:我是代表香港中華出入口商會。對我們來說,白皮書其實是演繹《基本法》內的條文,我們亦同樣希望能有一個好的營商環境。我相信白皮書的發表只是將《基本法》,正如剛才劉主席所說,很多領導層曾經演繹過、講過(有關內容),今次是將內容連成一本白皮書,讓大家更統一地去理解內容。

香港中華廠商聯合會第二副會長李秀恒博士:我認為在《基本法》制定之下,「一國兩制」、「港人治港」大家都很清晰,大家沒有甚麼爭拗,亦無甚麼突出的空間。今年我們亦透過報紙、傳媒見到中央領導人重申這事宜,在兩制之下仍然是一國,高度自治之中亦不是完全自治,這個很明確。作為商界來說,我相信近期香港有很多爭議,我們真的有些憂慮,這些爭議甚至發展到一些暴力傾向,我覺得我們香港人,特別是做生意的人,和氣生財,大家都希望很多事情不是用這種方式表達。所以我覺得在這個時候制定白皮書,再明確一下,對我本人來說是一件好的事情;對海外投資者其實也給予他們一個清晰些的概念,香港《基本法》是有據可依,大家都跟《基本法》辦事,甚至我們的法律系統在《基本法》的大框架下,制定、執行我們自己的法律。

香港總商會香港服務業聯盟-執行委員會主席孫立勳:我覺得你(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剛才說的CEPA,我們是歡迎這方面的,特別是服務業,很多國家可能特別是會控制這方面,但我們希望香港在法律這方面去跟他們討論,希望以後應該對香港有幫助,因為在這方面我們有經驗跟中國談CEPA,其他商會也說如果用一樣的方式,我覺得雖然局長說他們需要兩、三年,但是有十個不同的國家,每一個國家都會看比較有層次的情況,所以我們總商會的看法,應該可以談得比較成功的,希望兩、三年,可能一年半,這是最好的情況。謝謝。

香港中華總商會副會長方文雄:香港的法治機制非常之良好,亦得到世界各地的認可,所以今次發表的白皮書,我絕對不相信會影響到香港的營商環境,或令外國對香港有甚麼特別負面影響的印象。我認為中央是想大家都明白、清楚認識到「一國兩制」之下,香港是應該如何受管治,我覺得這是一個正面的信息。

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多謝大家今日的時間,多謝。

(請同時參閱談話內容的英文部分。)



2014年6月16日(星期一)
香港時間18時34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