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要演辭及資料



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及署理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會見傳媒談話全文(只有中文)

以下是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譚志源和署理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梁敬國今日(三月七日)下午出席由香港中小型企業聯合會舉辦的政改諮詢論壇後會見傳媒的談話全文:

記者:(昨天中西區)區議會有call(召)警察抬走一些持反對意見的議員和人士,你認為這個做法是否恰當?而將來是否有反對意見的人,便可以call(召)警察進入區議會執法?

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我沒有詳細了解事件,只是看過今天報章的報道。我(對此事)是這樣看的,不論是甚麼團體或會議,第一,大家都應是有商有量,不同的意見,大家通過理性來溝通是一件好事。第二,不同的會議或組織,有自己的會議常規,若大家都是跟隨會議常規,我相信(對)解決任何紛爭或不同的意見是有幫助的。但剛才你所說的這件事,因為我沒有具體掌握,可能要當區的區議會秘書處來直接回答你的問題。

記者:因為你撥款給十八區區議會,每區二十五萬元撥款推動政改的《基本法》相關的宣傳。我想問其實你們的原則覺得是否需要公開撥款的審議過程?因為我們昨天採訪的時候,他們說不能採訪過程,只能夠在會後簡短地交代幾句,你覺得這個做法有沒有問題,因為立法會撥款也要交代?

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十八區(區議會)為了配合(宣傳)《基本法》及政制發展的工作,是透過民政事務局和相關的區議會(處理)。每個區議會透過民政事務局的資源,有大約二十五萬元推廣《基本法》,特別是與政制相關的事情。一如既往,像所有使用公帑的情況,我相信負責行使這些撥款的機構--區議會也好或相關的部門也好--當然需要向公眾,以及在處理公帑方面向立法會交代。我相信當區的區議會或民政事務局方面,會樂意向大家提供相關的資料。畢竟在整個推廣方面,如果是牽涉公帑的話,(我)相信是需要有一個交代。

記者:即你覺得整個過程也可以讓公眾知道發生過甚麼事情?而不是說閉門。因為我們就是不可以採訪撥款審議過程,我們覺得很奇怪,因為平時區議會撥款或立法會撥款--你也曾多次到財委會交代,為甚麼(昨天的)過程是不能夠採訪呢?

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我不了解會議的常規是怎樣。但例如我最近到了十八區區議會的大會,我留意到區議會大會的過程都是全面開放給公眾和傳媒採訪。但屬下的委員會或臨時工作小組的處理是怎樣呢?我想都要看區議會會議常規的規定是怎樣,因為我沒有掌握,所以不方便評論。但我相信只要有一個公開的會議常規,不論哪一方,跟從會議常規辦事是比較穩妥,但我沒有掌握該會議常規。

記者:昨天張德江(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說到有關普選的要求,即說有些人叫價太高、叫得太大聲的,全部都是賣假貨,其實現在是否對泛民或坊間一些意見「落閘」?以後也不用再傾?

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我相信委員長的意思都只是再次強調依照《基本法》和人大常委會的相關決定的基礎來落實二○一七年普選行政長官,成事的機會比較大。若離開這個基礎的話,成事的機會比較小,我相信他的意思是這樣,不存在是否「落閘」。我相信他的意思都是把過往一段時間,中央的立場再次說明出來。大家都記得大約在去年這個時間,喬曉陽先生(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法律工作委員會主任委員)亦發表過一個言論,後來亦有不同中央的領導和官員都發表過兩條「底線」:第一,就是要依法落實(普選);第二,他們都期望行政長官能夠由愛國愛港的人士出任,這兩條(「底線」)他們都是反覆強調的。我留意到委員長所說的,都是在這兩條底線上再有一些闡釋而已。

記者:京官忽然很強硬地表明立場,是否因為香港現時的政改討論可能已經去到一個很惡劣或悲觀的地步?

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我又不覺得他們特別強硬,因為我也很詳細地看了今日所有報章關於(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張德江)的報道,我自己留意到他說的「一個立場」、「三個符合」的內容,和特別是過去一年,所聽到中央的原則想法和立場是基本上一致的。我相信唯一不同的是,可能委員長自己說,大家覺得地位重要,所以(他)說的話要特別留神去聽。事實上過去一段時間,不同的北京官員也好或者特區政府,特別是兩位司長,他們都反覆強調我剛才所說依法辦事的重要。

記者:但委員長說要港澳辦和國家旅遊局去檢視一下香港的旅客接待能力,是否一再顯示「港人治港」、高度自治已經不存在?或者局長可否說說,其實張德江如此要求,是否顯示之前(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方自己做的接待能力報告他們不「收貨」?

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我回答首部分,然後梁(敬國)(署理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回答後面那部分,好嗎?昨天我也回答了很多關於「港人治港」和高度自治的(問題),我沒有甚麼補充,我的立場是一致的。

在這件事上我自己這樣看,因為內地同胞來香港旅行是需要有各式簽證的。在過往這麼多年,回歸以來,我們都透過保安局同事與對口的部門有一個溝通,就是看香港的內部保安情況、各項旅遊設施的承載能力、交通工具的承載能力與內地溝通。有時候,有些簽證是單程證或家庭團聚,是因為人道理由或法庭的判案而相應地我們需要在這些不同的簽證制度內作出一些調整。自由行方面是大概十年多前開始有的,我們也同意自由行這件事可以再去看看,特別是針對香港的承受能力,也有部分市民關注,特別是「一簽多行」會否造成一些所謂太過頻密而對香港本土一些市民的生活有所影響。在這方面,我相信我們也會和內地緊密地談。我相信委員長所說的意思就是在我們既有的溝通基礎上,我相信委員長自己也留意到最近香港所發生的事件,他也認為內地有關部門可以和香港特區政府在我們現有的溝通基礎上,看看有否檢視自由行具體實施的情況和相應有否調整的空間等,在這方面做一些研究的工夫。因為一方面我們需要自由行的旅客來幫我們,譬如今日的中小企,很多是零售批發的、很多是旅遊業的、很多是餐飲(業)的,其實很多受僱人士、很多經濟活動也要靠外來旅客。但另一方面,的而且確也看到一個情況,我們交通工具那種承載能力,我們的旅遊設施是否需要所謂興建多些或擴(大)容(量)。或者剛才有部分人士提出的,在一些邊境地方是否興建一些較大型的商場是可以滿足到遊客需要,但同時又未必會太影響我們香港市民平日的起居生活,這些也是值得探討的。我相信委員長的意思是這樣。這個與高度自治、「港人治港」完全無關,因為簽證和接待能力是雙向的,都是要互相配合的,我想大家一起探討是最好的方法。其他我讓梁局長說。

署理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特區政府的評估報告(香港承受及接待旅客能力評估報告)完成後,根據其建議,我們已開始從三方面促進旅遊業的平穩及持續發展。一方面,我們不斷提升本身的接待能力;另一方面,我們發展特色景點、旅遊群組,希望能吸引多些高增值旅客;第三方面,我們希望能在各區發掘新景點及可透過宣傳,讓旅客可以到其他景點,從而減輕傳統旅遊區所承受的較大壓力。

除了這幾方面,我們其實不斷與國內單位溝通,對於自由行的實施情況及日後的路向,也有緊密溝通及經常討論。所以,如局長剛才所說,其實並不是張委員長有不滿意的地方,我們一直也在工作,與國內的溝通也很好。多謝大家。

記者:前保安局局長李少光今日在北京也要求就自由行作整體檢討,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在這方面可有此意向?剛才署理局長亦提到在邊境有兩幅土地,正考慮是否可以設立大型商場,可否告知那兩幅土地的確實地點及現在遇到的困難?

署理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其實我剛才說過,關於自由行方面,我們不斷與國內單位有定期及緊密的溝通。至於剛才提及的兩幅土地,恕我不能在現階段提供確實地點,因為始終牽涉到許多不同範疇的問題,但我可以說,政府正密切注意這問題,也正在構想各樣辦法,照顧到接待自由行旅客的能力及香港本地巿民的感受。就這方面,政府一定知道,亦一直在下工夫。

記者:是否仍然認為(自由行旅客數目)不用設限?張德江說自由行方面港府要設限,但你們的報告說不用設限?

署理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我重新再說,我們跟內地一直有緊密溝通,在自由行方面,現時實行的情況和將來的路向,我們一直有討論。

記者:是否不排除設限?

署理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我們一直在緊密溝通。

記者:是否需要設限?

署理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我只可以向大家說,我們一直在溝通,亦注意到問題。

記者:張德江昨日說要港澳辦研究香港旅客容量的問題,是否全面否定香港已完成的旅客接待能力報告?

署理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有關該報告,正如我剛才所講,政府根據報告正就三方面工作,一直在進行。

記者:為何要再做報告?是否對現時的報告不滿?因為你說並無不滿,為何要特別責成港澳辦和國家旅遊局做研究?

署理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正如我剛才所講,我們不斷有定期溝通,他(張德江)要我們再就這問題討論,這是很正常的,尤其是現在社會很注意這個問題,我們更要加強溝通,這是完全正常的事情。

2014年3月7日(星期五)

香港時間19時50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