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要演辭及資料



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在香港快活谷獅子會午餐例會就內地訪港旅客人數致辭全文(只有中文)

  以下是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蘇錦樑今日(六月五日)在香港快活谷獅子會午餐例會有關內地訪港旅客人數的致辭全文:

大會主席周傑浩獅兄、各位獅子會會友、各位嘉賓:

  我很高興今日參加香港快活谷獅子會的午餐會,跟大家特別談談內地訪港旅客人數這個近期廣受討論的題目,我希望大家將我的信息帶到你們所屬的行業和團體,讓這個重要的課題,能夠得到更全面、更具體的討論。

  首先,我想提供一些簡略的背景資料,眾所周知,旅遊業是本港四大支柱行業之一,佔本地生產總值的百分之四點七,這不算是很高的數字,但大家都明白,旅遊業用人多(在香港僱用了大概二十五萬人),大部分屬於基層及前線服務人員,並且帶旺不少周邊行業,因此,世界上絕大多數城市,都希望及十分積極吸引境外遊客。

  中國內地旅客近年已成為世界各旅遊城市的爭取對象,我許多時候出席國際會議與負責旅遊的部長交流時,很多人也想問我如何吸引內地旅客到其城巿消費,希望我與他們分享如何推介景點。我們知道內地旅客是本港旅遊業的最大客源,去年訪港的旅客總共五千四百萬人次,當中約四千零七十五萬人次來自內地。

  在二○○三年前,內地訪港旅客如何來港?他們主要通過參加旅行團來港,二○○三年六月,當時香港飽受SARS打擊,經濟一蹶不振,大家應該還記得,當時本港某歷史悠久的酒店有一晚只租出一間房間,一般酒樓食肆晚飯顧客僅得寥寥幾張,部分往返香港的航班更加一度出現服務員多於乘客的狀況。為推動香港經濟復蘇,中央政府當時宣布實施內地旅客訪港「個人遊」(通稱「自由行」)計劃,容許內地部分城市的居民不需要參加旅行團,以個人方式也可來港旅遊,自二○○三年至二○○七年,容許當地居民以個人方式來香港旅遊的內地城市逐漸增加至四十九個,二○○七年至今,個人遊城市數目一直沒有增加,仍然維持在四十九個城巿。

  二○○八年環球金融海嘯爆發,美國及歐洲國家陷入一九二九年大蕭條以來最大的衰退,無論是商務或個人出外旅遊的意欲均暴跌。二○○九年,豬流感在香港爆發,政府需要關閉灣仔一間酒店,令香港的旅遊業跌至深淵;香港飽受環球金融海嘯及豬流感的雙重打擊。當年,中央政府推出深圳戶籍居民「一簽多行」措施,容許深圳一千萬居民中大概兩百多萬的戶籍居民可以在取得簽注後,在一年期內,多次以個人方式來港旅遊,讓不少香港的競爭對手非常羨慕。至此內地旅客來港旅遊的主要方式增加至三個:即旅行團、四十九個城市的個人遊,和深圳戶籍居民的一簽多行。

  中央政府既支持香港旅遊業和經濟的發展,同時也十分關注香港的受能力,更不願看到由於旅客人數太多,影響到內地居民與香港居民的和諧關係,因此在二○一二年八月底,公布實施深圳非戶籍居民「一簽多行」的新政策後,由於當時香港社會對新政策的關注,中央政府馬上剎停新政策。

  近數月來,有香港市民對內地旅客來港人數持續增加頗有意見,甚至有人在購物區有組織及經常地專門針對內地旅客滋擾和示威,當中包括立法會議員。中央及內地地方政府有關部門對此甚表關注。人大(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委員長張德江在今年三月公開表示,要求國務院港澳辦(國務院港澳事務辦公室)聯同國家旅遊局研究香港的旅遊接待能力問題,包括掌握香港市場容量和資源有多少,讓人覺得來香港是物有所值。

  香港從來都是開放城市,也是旅遊城市,我們絕對不贊成任何針對旅客、損害香港聲譽的行為。旅遊業為香港各行各業創造職位、帶來經濟收益,貢獻值得肯定。同時,作為負責任的政府,我們也要在兼聽和持平的前提下,回應市民的關注,維護全社會的整體利益,以認真、務實的態度向中央全面、如實和具體反映各方面意見,處理好內地旅客訪港人數的問題,考慮的包括調節旅客人數及改善旅客結構兩方面。在旅客人數方面,不同的措施和調節幅度會為經濟帶來不同程度的影響。社會上有意見認為:中央應該完全取消深圳戶籍居民「一簽多行」,有立法會議員亦主張大幅削減內地旅客。行政長官在四月份表示特區政府正研究調整旅客人數增長和旅客結構的方法,最近行政長官主持的策發會(策略發展委員會)會議亦討論過削減旅客人數的影響。我希望借今天的機會,再提出一些較具體的問題和資料,幫助及鼓勵各位商界的朋友,以至整個社會能夠思考旅客人數增加這個重要課題。

  我們首先要問的,是香港經濟可以承受旅客人數下調多少?至於旅客結構方面,我們亦需要小心考慮調控的目標、旅客類型及相關的經濟效益。我們在考慮這兩個問題時,也必須同時客觀分析任何調控措施對香港整體經濟的影響,換句話說,就是要認識到落實調控措施後整體社會需要付出的代價。問題的核心,就是香港整體社會可以或願意承受多少因調控措施所帶來的經濟代價?以二○一三年的訪港旅客數字作參考,內地訪港旅客數字達四千零七十五萬人次,當中約百分之四十二為過夜旅客,百分之五十八為不過夜旅客;這兩類旅客的人均境內消費額分別為八千九百三十七元及二千七百二十一元,來自廣東省以外的「個人遊」過夜旅客人均境內消費更達一萬四千三百一十一元,所以不同的調控措施會為香港的不同地區和不同檔次的行業帶來不同的人流減少幅度,也會帶來不同的經濟影響,包括就業機會的減少。

  正因如此,我們更需要兼聽,社會各界應廣泛和認真討論,讓中央政府多考慮不同的意見,從而制定合情合理的調控措施。

  前兩天政府公布了今年四月份零售數據,該月份銷售價值和數字也錄得自二○○九年二月以來最大跌幅,數字公布後業界和社會人士都對數據發表了不少評論,不少業界人士都擔心零售市道對經濟的影響,也擔心如果調控旅客人數,對經濟會帶來更大打擊。如果內地旅客人數減少的同時,來自其他客源市場的旅客人數未能及時替代,無可避免將會對商界,甚至整體經濟以及就業等各方面帶來負面影響,同時亦令香港整體經濟失去一股非常重要的增長動力。因此,社會各界必須深思是否能夠及願意承受調控措施帶來的影響。我再次鼓勵在座各位,以至各行各業的業界朋友多就這些問題提出具體看法。

  另一方面,特區政府當然也在全速開發土地,並且爭取立法會和區議會的支持,盡快增加旅遊設施,包括購物、酒店和餐飲設施,紓緩人煙稠密地區的擠迫。

  各位,我想強調今天並沒有提出任何結論,因為政府希望聽到大家的意見,亦希望提供方向引發大家深入討論這問題。大家的意見及建議可以幫助我們更準確地把社會的情況向中央反映,讓最終實行的政策更加能夠符合香港的長遠和整體利益。

  謝謝!



2014年6月5日(星期四)
香港時間15時46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