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要演辭及資料



行政長官重慶會見傳媒談話全文

以下是行政長官梁振英和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蘇錦樑今日(九月二十七日)下午在重慶會見傳媒的談話全文:

行政長官:香港是一個開放型經濟,我們的經濟發展十分依賴對外關係,對外關係分兩頭,一個是國際關係,另一個就是國內關係。

我們十分重視國際的經貿關係,同時,亦要用好內地經濟高速持續發展的勢頭,用好中央給予我們的支持和兄弟省市給我們的配合。因此,我十分重視這兩套的對外關係,在六月份帶團去紐約訪問,有十多場頻繁的活動。今次是我上任以來第一次帶團到內地訪問,雖然不是第一次到內地經貿之旅,但是第一次帶團到內地訪問,香港的工商、金融和專業界的反應亦相當積極。稍後我請蘇局長(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蘇錦樑)說一下他們剛才有大概一個小時的時間總結這個行程,給我們一些反饋,請蘇局長向大家介紹。

我們發展好對外關係,包括我們與內地的經濟關係,可以令到香港本地的經濟有比較好的發展,比較高的增長,亦可以令到香港的就業情況比較令人滿意。

大家可能有一個問題,就是我們促進香港的企業去外地,包括來中國內地發展,會否令到我們的資金外流?令到香港人少了在香港的發展機會?

過去三十多年的經驗是很清楚的,香港其實不乏資金,我們所缺乏的是甚麼?就是發展機會。過去三十多年,香港的各個行業,無論是地產、金融、專業服務,以至最近香港人在內地投資,或是經營的漁、農、礦業等,為香港人創造了大量的工作機會和事業發展的機會。

根據不完全的統計,在內地長時間工作的香港人是以十萬計的,如果我們不是把握好這些在內地發展的機遇,沒有以十萬計的新職位給予香港人,包括我們越來越多有大學學歷的人,令他們找到比較滿意的工作和事業發展機會,恐怕香港今日不可能做到全民就業。

所以,今次來重慶亦是抱着一個推動香港經濟發展、創造就業和事業發展機會的目的。

昨日主要是做三方面的工作,一、就是政府對政府,尤其是在中國內地這個體制下,特區政府扮演好、發揮好,作為政府的功能和角色是十分重要的,所以昨日在午餐會和閉門會議上,我也代表了特區政府向重慶市政府提了一些具體要求,轉達香港工商、專業和金融界的一些想法。

第二個,就是特區政府對重慶的企業,我向他們推介香港作為他們無論是融資或是事業發展的平台,或是「走出去」的一個門戶,我們的優勢。

第三方面,就是香港的企業向重慶市政府在我與特區政府的同事面前,提出他們的一些想法和一些訴求。

我們在這三方面的工作是做得比較積極的,稍後蘇局長再向大家介紹一下他們的反饋。

我們今日的行程主要是參觀,看了兩江新區的規劃館。兩江新區作為重慶這個直轄市的一個區,土地面積有1 200平方公里,香港的總面積就是1 100平方公里。所以它這個新區200多萬人口,有工業亦有住宅區,面積相當大。我每次看到這類規劃,都令我想起,我們在香港發展土地、尋求土地,以及規劃土地所碰到的問題,以及土地供應的重要性。

早上,我們去參觀了第一個汽車製造廠;下午,會去看一間科技公司,這些都與香港有一定的關係。早上那間車廠,它的海外資金、海外資產,因為它在海外的銷售量比較大,是集中在香港的。下午那一間科技公司是在香港上市的,這些都說明重慶和香港的經濟緊密關係,亦說明香港和重慶通過大家洽商,推動我們香港和重慶的企業發展,可以說為兩地的經濟都帶來好處。我先說到此,然後請蘇局長講講,然後我們兩位一起回答大家的問題。多謝。

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大家好,今次特區經貿代表團到訪重慶意義重大,在這期間簽署了多項合作協議,也是首次由行政長官帶領商界到內地作商貿探訪及探討營商合作項目。剛才在午宴之前,我們也趁機會與代表團成員總結今次的經驗,大家交流。整體來說,團員覺得以往有點單打獨鬥,在內地經營有一定困難。政府將會積極配合,譬如在政府對政府的層面、政府對企業的援助,他們表示非常歡迎。以後,我們和業界也會透過貿發局(香港貿易發展局)或經貿辦(經濟貿易辦事處)配合業界在內地發展商機。多謝大家。

記者:其實昨天曾鈺成立法會主席都提過關於政改的問題,他講到有篩選是正常的,但不可任意排除某一些參選人,其實這個會否是之後特區政府諮詢政改的一個方向﹖

行政長官:我們會聽大家的意見,我們有足夠時間就政改這個相當豐富的題目,聽大家在《基本法》的規定和人大常委的決定下大家的意見,我們會抱着一個開明、開放的態度,任何符合《基本法》、符合人大常委決定的意見,我們都願意聽。

記者:其實幾時展開﹖

行政長官:我們會盡快。

記者:限奶令方面,王光亞以此為例,說香港在推行有關政策的時候,要有政治敏感度和顧及內地人感受。你覺得這個說法有沒有干預特區政府自己的施政?

行政長官:我們其實一直以來,在特區的施政都本着同樣一個原則。當日我們宣布限奶令,以及其他和香港和內地關係有關的政策的時候,我們都有考慮到這些因素。

記者:CY,我想問上海自貿區即將成立,對香港會不會造成甚麼影響呢?

行政長官:內地包括上海持續的改革和開放是大勢所趨。在這個大勢底下,不斷去開放對外貿易,亦是大勢的一部分。香港在過去的三十多年,在內地先有改革開放,後有改革開放的深化,香港都能夠好好地去轉型;一方面是利用最新的形勢,為香港的經濟發展和社會發展添加一些自己的動力而從中得益,而同時可以為內地的改革開放做好貢獻。我相信特區和特區政府下去的一段時間,無論是設自貿區也好,或者其他深化改革開放的動作也好,我們都應該本着同一個精神和態度,我也相信香港社會,尤其是我們的工商金融專業,能夠不斷調整好來不斷加強自己的競爭能力,亦都可以配合和支持內地的發展。所以我對香港的長遠發展是有信心的,只要我們可以看到自己眼前的機遇,只要我們不要蹉跎,我們能夠不失時機,掌握好這些機遇,用好國家給我們的政策,我對香港的經濟發展是有信心的。

記者:怕不怕再押後﹖以及現在香港討論的政改會不會,討論政改時「嘈」得這麼厲害,會否是在蹉跎歲月呢?

行政長官:我們社會發展有各個方面,政治包括政制發展是一個方面,我們亦不能忽略經濟發展,亦不能忽略社會發展。就特區政府來說,我們各個方面的工作是一起做的,我知道社會上有部分朋友在過去一年多以來,他們的注意力差不多聚焦在一點上,就是香港日後的政改。不是說這件事不重要,但正如剛才你那個問題所點出的,就是我們要兼顧我們社會發展所需要的方方面面。

就香港的金融和貿易的競爭力來說,大家都知道過去差不多一年的時間,外面一些權威的,無論是世界銀行或是經濟論壇等,這些機構給予香港競爭力的評價都是相當高的。就金融這方面來說,我們最近才超越了日本東京,現在基本上在世界上的排名就是紐約、倫敦、香港。所以香港人一定應該要有信心,特區政府有信心的,我們要齊心,尤其如果我們可以做事比較主動一點,好像我們今次來重慶這個訪問,這個經貿之旅一樣,我們主動一點,適度有為,我相信香港的經濟一定會發展得更好。

記者:我有兩個問題想請問一下。第一個是兩天的重慶之行對你有些甚麼印象?有些人說重慶跟香港有很多相似的地方,過去還有重慶有「小香港」之稱,不知道你這次來有沒有這樣的想法?第二個,就是你對重慶和香港兩地以後的合作有沒有甚麼期待?譬如說兩地有甚麼優勢可以互補?謝謝。

行政長官:我回答第一條,因為我們蘇局長回答第二條,好不好?

這次來我的印象很深、很好。我上次來重慶大概是三、四年的時間,三、四年之前,我也來過多次。重慶在我沒來的三、四年時間裏面,發展得非常好,市容、市貌有很大的發展。重慶和香港有好幾個類似的地方,一個我覺得重慶這個城市效率很高,香港的效率也差不多,我們的效率也不錯,譬如說過去的一天,我們去參觀,我們談了一些雙方合作的事情,我們談得相當高效。

第二個類似的地方,就是重慶市政府跟香港特區政府一樣,做事很務實。所以我們昨天短短幾個會,一個就是午餐會,一個是論壇,還有是市委書記(孫政才)接見,我們都談了很多具體合作的一些事情。

重慶是一個山城,有山有水,香港也有山有水;重慶城市管理、城市發展面對的機遇和一些挑戰,跟香港的很類似,所以除了經貿方面,我們有很多共同的話題、共同的語言之外,我看在城市管理這邊,我們也有很多的經驗可以共同分享。我們的馬路怎麼爬山,我們怎麼在山裏面打隧道,我們的橋,在香港來說要過海,在重慶來說是過江,這些問題,我覺得都是很好的課題。現在請我們蘇局長說一下。

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在優勢互補方面,其實有很多,簡單來說,重慶有很好的人力和土地資源,這也是我們很多工業家希望到重慶開展業務的其中一個重要原因。其他的,香港有很好的專業服務,跟我們的工業界,也有需要重慶的資源來發展。所以我覺得將來我們有很多方面可以合作,優勢互補。謝謝。

記者:CY,想問其實夏千福(美國駐港總領事)之前都有個speech說過,香港人應對政治制度有最終的話語權;又說他遇過一些政治團體都沒人說是反中國的,你是否同意?另外想問上海自貿區,你說到紐約、倫敦和香港是三大國際金融中心排名頭三位,上海自貿區亦很多金融政策有優惠,會否威脅到香港金融中心的地位?

行政長官:香港的政改完全是我們中國人範圍內的事,在《基本法》已經寫得很清楚。我們需要三分之二立法會議員的大多數通過、行政長官同意、人大常委批准。在這過程當中,我們不需要任何外國政府,包括他們的駐港外交人員向我們提供任何意見或所謂的援助。

在這件事上,我作為行政長官,我再重申一次,我和特區政府有決心去推動這個政改,亦在社會和立法會的支持下,我是有信心在二○一七年我們可以落實「一人一票」選行政長官。關鍵就是我們在香港做政改,一定要根據《基本法》的規定,這時候並不是再去說一些《基本法》以外的一些做法,因為我們來不及修改《基本法》,然後做二○一七年的選舉,還有的就是要根據人大常委會的決定。

第二個問題。剛才已回答了你,是嗎?

記者:仍未……自貿區會否威脅到香港金融,因為很多金融優惠政策,譬如資本帳可以自由流動,會否很多外資全部去上海而不來香港?

行政長官:香港作為一個國際金融中心和一個高度開放的金融中心,歷史是悠久的,我們的地位是鞏固的,我們的競爭力是強的。這體現在很多方面,包括國內、國外的和本地的高級金融人才匯集在香港,還有就是扶助金融業發展,譬如法律、會計和其他專業人才亦高度集中在香港。還有一個十分重要的條件,就是香港的法治環境。法治對金融活動,包括金融投資來說是十分關鍵的一個優勢條件。所以,一方面我們相信上海會有其發展道路,正如內地其他兄弟省市有他們的發展道路;一方面我相信內地的改革開放是大勢所趨,我們一定要正視。同時,我們亦要知道,無論日後內地任何一個城市怎樣發展,香港作為我們國家的一部分,我們都可以支持好、配合好,從而令到我們國家有更好、更大的發展,從而令到香港得益。對這一點我是有堅定的信心。

2013年9月27日(星期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