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要演辭及資料



行政長官在經濟發展委員會第二次會議後會見傳媒談話全文

行政長官梁振英今日(七月四日)下午主持經濟發展委員會(經委會)第二次會議後於添馬政府總部西翼大堂會見傳媒。陪同行政長官會見傳媒包括財政司司長曾俊華、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蘇錦樑、經委會航運業工作小組召集人周松崗、會展及旅遊業工作小組召集人蘇澤光、製造、高新科技及文化創意產業工作小組召集人羅仲榮博士和專業服務業工作小組召集人劉炳章。以下是他們會見傳媒的談話全文:

行政長官:這一屆特區政府非常重視經濟發展,因為只有高速度和持續的經濟發展,才可以給予政府、僱主和我們廣大市民有足夠的經濟能力去提高我們的生活水平和解決我們長期以來積存的問題,包括房屋問題、貧窮問題、老年社會問題和環保問題。

因此,我在政綱中主張,亦在幾個月前落實了,就是成立一個高層次,由我自己主持的經濟發展委員會,邀請了本地社會和海外各方面的工商業翹楚和學術界的專家,向我和向特區政府具體建議如何可以令我們的經濟發展更加好。具體來說,就是如何擴闊香港的經濟基礎和提高香港經濟的發展速度,用好國家、地區和整個世界給我們的發展機會。

上次第一次會議,我們成立了四個小組,包括航運業小組、製造、高新科技和文化創意產業小組,還有專業服務業小組等等,共有四個小組,稍後請四個小組的召集人分別向大家匯報他們在今次會議前,各個小組開會的情況;當然還有一個小組就是會展和旅遊業,這也很重要,一共四個小組。

剛才開會,我們聽了四個小組召集人報告其小組工作的進展,以及他們的一些具體想法,向特區政府提出。除此之外,我們亦聽了政府有關部門給我們這個委員會的一個簡報,就是關於香港人力資源的情況。

人力資源對香港這個沒有其他天然資源的社會來說,尤其重要。我們人力資源的供應和需求問題、長遠的培訓問題,譬如說一個簡單的數字,或是一個事實,大家就可以知道,我們現在研究的問題。香港的勞動人口,即是我們所有的工作人數,未來幾年都會慢慢增加;但去到五年後,在二○一八年時,我們工作人口的數目將會到頂,跟着就會進入一個長期下跌的時期。我們怎樣應對這個問題,這方面對我們的經濟發展是會有一定的影響。這個問題我們也研究了。

香港的人力資源問題會是我們下去發展的其中一個要考慮的因素,如果這個問題我們不能及早處理好的話,會制約我們的經濟發展,形成一個樽頸。

下次開會,我們會繼續聽取四個小組的工作進度匯報,以及我們亦會邀請政府有關部門向我們的經濟(發展)委員會簡介我們另一個經濟發展很重要的問題,即是除了今日談的人力資源外,就是土地與樓房的供應問題。

土地樓房的問題,不單是租金或價格高的問題,而是有或無的問題。我們的土地樓房短缺,造成譬如是國際學校的學額短缺,令到很多外國企業或是本地企業想聘請一些外面來香港工作的人才,不能夠一家人搬來,亦制約了我們的經濟發展。所以下一次我會請有關的部門向大家介紹在土地樓房方面,我們做的工作,以及我們面對的一些困難和機遇。看看財政司司長有沒有甚麼?

財政司司長:剛才我們都用了很多時間講人力這個問題,頗肯定大家清楚,如果在人力這方面沒有了彈性,對我們整個經濟上的發展會有一定阻礙,這一方面,我們現在就會積極研究,我們有甚麼東西可以做、可以處理到這方面的問題。

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大家知道,我們有四個工作小組,四個工作小組都有一個共通點,它們的初步研究都是在基礎建設方面;營商環境方面的政策配合;第三,剛才(財政司)司長亦提到在人才培訓方面。我們將會繼續配合四個工作小組的工作,具體細分這些政策範疇去研究。

會展及旅遊業工作小組召集人蘇澤光:我們小組進行了初步的研究,覺得旅客數字在未來十年會大幅增長,尤其當港珠澳大橋開放後、高速鐵路開通後、第三條跑道建成後,以及很多內地城市尚未開放自由行,所以香港在這方面要迎接一個很大的生意機會,亦是一個很大的挑戰。我們有一個原則,認為香港不應拒絕任何旅客,但應積極爭取高消費、高增值的客群。目前一個很初步的預測,未來十年在酒店方面,香港差不多需要增加一倍目前的房間,這本身已經是一個非常大的挑戰,因香港土地供應非常短缺。

除酒店房間外,我們在旅遊景點方面亦需要大幅增加,以將旅客分散,不能夠像目前一樣擠擁在某些地方。景點方面,主要是希望開發啓德機場舊址,大嶼山方面亦提供了一些空間給我們。除此之外,我們在其他地方亦有很多提議如何增加景點,以及如何盡量減少旅客對本地居民的影響,例如在泊車、其他旅客擠擁的地方,政府有甚麼措施可以盡量減少旅客的影響。另外,在會展(會議展覽)方面,我們覺得會展的參加者或參觀人士對本地經濟有很大的貢獻,所以我們的會展措施及在場地方面,亦要大量增加。目前兩個會展場地希望可配合得好些,以及能增加香港本土在會展方面的活動。多謝!

航運業工作小組召集人周松崗:航運業分開兩個小組,一個是海運方面,另一方面是空運。

海運方面,香港有非常長久的歷史,許多船舶也懸掛香港(特區)的旗幟,(香港)亦有良好的港口設備。我們現在重點研究如何吸引更多船東及船舶管理公司以香港作為總部,從而推進其他專業服務例如法律、財務、保險等的發展。

空運方面,香港是個非常具吸引力的國際貨運及客運中心,我們必須保持其地位,因此我們討論了(香港國際機場)第三條跑道的興建,以及一個特別項目,吸引更多人以香港作為飛機租賃中心,這是個非常大的商機,(粗略估計)今日有一千七百億美元的巿場,我們看能否在稅務方面以及與其他國家互相免稅的條款下,爭取更優厚的條件。多謝。

製造、高新科技及文化創意產業工作小組召集人羅仲榮博士:我們的小組包括的範圍較闊,所以我們在過去兩個月和很多不同界別傾談,我們下面有兩個小組,一個是科技行業,另一個是文化及創意產業,兩個小組均分別和其製造及服務行業交流,看看他們的發展及需求。暫時我們花了很多時間在人才培訓和吸引人才方面,即如何更有效培訓本地人才,和如何更有效吸引並留住外地人才。我們亦有談及場地和市場推廣的問題,看看政府可如何更有力幫助創意和科技產業,並在海外作多些推廣,及如何幫助我們企業更有效發展內地市場,包括CEPA後有甚麼新發展。我們亦有談及在未來兩個月,我們會與多些不同界別作深入討論,亦會看看在這方面如何把香港營造為一個更加有吸引力的基地,讓本港和內地的公司用香港作為總部,這並不只是看成本、稅制,亦會看創意、科技、創新、知識產權管理、國際品牌和國際市場的管理,希望令香港成為更有吸引力的基地。以上是我們暫時的工作。

專業服務業工作小組召集人劉炳章:我們的工作小組看看政府能否幫助我們在內地市場進一步開放;另一方面,國內企業走出海外投資的大趨勢基本上已形成,在這方面香港的專業服務特別是會計、法律等服務,我相信可以幫助內地走出去,為內地在海外投資提供更加方便的平台,亦為香港專業服務提供更多發展空間。此外,我們希望可以在內地作更多香港品牌的宣傳,因為香港的服務業對內地來說,可幫助他們企業的發展,否則內地企業發展沒有專業服務的配合,內地的服務也會受到拖累。所以在這方面我們希望政府和我們專業服務界別共同努力,把香港的專業做得更大更強。

記者: 想問你也說香港缺乏土地,但是李兆基先生提出捐地的那個建議,為甚麼政府會拒絕?是否純粹害怕一個「官商勾結」的質疑呢?如果你交了給他與非牟利機構例如房協傾談的時候,政府會否免補地價或者減補地價呢?

行政長官:殊途同歸。通過這些不牟利的組織例如房協去起樓,然後給有需要合資格的人士住,以及政府自己直接起,都可以達到那個效果。但政府應該集中力量做政府政策,現在下面正在做的,譬如我們的公屋和居屋來滿足社會大眾的需求。其他細節的事情,陳茂波局長昨日已答了,我在這裏不再補充。

記者:是否為避嫌,避免被指「官商勾結」所以拒絕捐地?政府是否真的不會考慮制訂一些政策,給發展商一些捐地的原則或條款,讓他們如果真的有意願再捐地的時候可以跟從,不會因可能達不到期望就被拒絕?

行政長官:任何人士捐地,其實可以通過很多辦法可以達致他自己的目標,讓他們心目中認為需要資助的人士可以上樓,這個政府很願意配合他們做,但政府現在自己已經有公屋和居屋計劃,在這方面我們會繼續努力。

記者:特首,想問勞動人口五年後就會到頂,之後就開始下降,其實你有沒有想過方法,譬如說輸入人才,或者其他的解決方法?上次大會之後,你說不排除會資助某些行業,其實今次的會議上面有沒有談過這方面的問題?

行政長官:你後面這個問題,我們未討論。至於勞工的問題,有關這個問題我們現在還未達成一個結論。我們今次只是第二次開會,好嗎?

記者:上海自由貿易試驗區國務院已經批了,擔不擔心上海可能做到對外開放而影響到香港的優勢?

行政長官:我們一定要知道,在國家範圍內也好,或者是世界範圍內也好,無論是貿易或其他產業,我們一定有競爭的。但是香港過去百多年來,我們也是在競爭中進步,我們不應迴避競爭,最重要的是我們通過種種政策和措施,提升我們自己的競爭力,這才是基本的態度。

香港的競爭力是不錯的,香港的貿易和其他產業,亦有相當的競爭力。當然,下去無論是人力供應問題,還是土地供應問題,我們遇到一些挑戰,之所以我們才有這個經濟發展委員會,由我自己主持,有我們的司長和局長參加,我們請二十多位工商專業界的領袖還有學者坐在一起,不只是評論現時我們面對的情況,這是經濟發展委員會一個很重要的特點,因為我開宗明義要求大家向特區政府提具體的建議,就是說,如果特區政府做一、二、三、四、五,就可以對那個產業起到甚麼促進作用,達到這個促進作用後,這個產業發展起來,對社會──這個最重要的──對社會有些甚麼好處。特區政府聽到後,我們會考慮應否做、如何做,我們會做這些一、二、三、四、五出來。所以大家聽到剛才四個小組的召集人他們也說,當然這只不過是他們在上次開完會後,開了一次的工作小組會議,但也是朝着這個方向去的,就是向我、向特區政府提出具體的、積極的建議,我們應該去做些甚麼。這亦是本着我在競選時政綱中提出的,就是特區政府與經濟發展的關係,應該是一個適度有為的關係。

記者:有沒有討論過香港政府向內地收回赴港旅客的審批權?

行政長官:我們關心在兩者之間要達致一個平衡,一方面,我們知道旅遊業對香港經濟的促進作用是應該重視的。同時,我們亦很重視旅遊業,雖然它的產值是我們幾大產業中並不是最高的,但它為我們的基層人士提供大量的就業機會,因此,我們很重視旅遊業的發展。但同時,我們亦要知道,我們有容量的限制問題,意思就是我們要好像剛才蘇先生所說,不斷拓展我們的硬件,例如酒店、景點等。如果我們做不到這件事,一、我們對客人不公道,因為他們來到香港,因為我們的容量有問題,我們不能夠提供一貫香港水平的服務。第二,如果人太多,我們容量太少,容量無論是茶樓食肆的座位,又或是我們景點的容量,令到本地居民、香港人所得到的服務水平受到影響的話,我們都不想出現。因此,一直以來,我們做好這兩方面的平衡,我們會考慮容量的問題。

第二,我們重視旅遊業的促進作用。過去,無論是自由行這個問題也好,或是其他與香港旅遊,以至整體經濟發展的問題也好,我們與中央和省市政府,一直都緊密連繫。在過去一年,我個人的經驗很清楚說明,中央政府十分支持,而省市政府十分理解和配合特區政府的需要。多謝大家。

(請同時參閱談話全文的英文部分。)

2013年7月4日(星期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