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刊物及新闻公告
新闻公布
spacer file


商务及经济发展局局长谈成立创新及科技局事宜

以下是商务及经济发展局局长苏锦梁今日(二月六日)出席立法会财务委员会(财委会)会议後就成立创新及科技局事宜与传媒谈话的内容:

商务及经济发展局局长:大家好。今日财委会开了两节共四小时的会议,即本周已合共完成八小时的财委会会议,当中浪费了很多时间。今日的两节会议,多於一节的时间是休会辩论。开始时,梁家杰议员已经提出休会辩论,那段时间官员没有机会发言,只能听议员发言,很多发言的内容并非关於创新及科技方面,今日是继续浪费我们宝贵的时间。二月十四日会加开两节的会议,每节两小时,当日一共有八小时的会议时间。以本周的进度估计,下周一定没有足够时间完成审议成立创新及科技局的议程。现时刚刚过了一半,即八小时的会议时间,之後还有八小时,我要继续呼吁部分「拉布」的议员应该「收布」,再不「收布」,创新及科技局便不能成立,这是违反业界丶商界和市民的意愿。过去一年,我们已充分解释成立创新及科技局的理据,亦已经过不同的委员会,包括工商事务委员会丶资讯科技及广播事务委员会和人事编制小组委员会,再到(立法会)大会,全部动议(程序)都已通过。一年来,本局同事花了不少时间和精力,到今日「埋门一脚」。除了同事的时间,还有议会的时间,社会亦要付上机会成本代价,如未能成立创新及科技局,将会对业界的发展造成很大打击,对我们的经济发展亦会造成很大打击。

记者:有说法指二月十四日的死线并非针对创新及科技局,而是针对财政预算案,如在二十五日发表财政预算案後,财委会於二十七日还有一次会议,如在那天的会议通过创新及科技局的拨款申请,是否可以利用补充文件的方式加入财政预算案?

商务及经济发展局局长:陈家强局长(财经事务及库务局局长)已解释得很清楚,二月十四日的确是我们的限期,因为通过成立创新及科技局後,仍要把相关拨款放进二○一五/一六年度的预算,才可实行这个计划。我们预计二月十四日已是一个底线。

记者:即使於二月二十七日通过,也不能成立创新及科技局?

商务及经济发展局局长:以我的理解,亦是从财经事务及库务局得到的理解,二月十四日的确是我们的死线。

记者:局长,你指(财委会)还有八小时(会议),情人节(二月十四日)当天开会亦未必能完成审议。你会否探讨情人节当天晚上再开会?或年廿九丶年三十开会?

商务及经济发展局局长:我相信就算是(情人节)当晚开会,如果议员一直用「拉布」方式,或一直以第37A条(财委会会议程序第37A条)提出动议,那麽有多少时间也不会足够。这是人为的问题,是可以解决的。其实我们有充分时间去解决问题,为甚麽要自己制造问题给自己,而影响我们的经济发展丶业界发展丶科技发展?我真的很不明白。我想问清楚议员,究竟市民选他们,是要做甚麽工作?(是否)要阻碍政府的工作?阻碍业界的工作?今日开会,我有点frustrated(沮丧),为甚麽会这样呢?我真的不明白。大家同事很用心去做,为甚麽要去阻止对香港有利的事?

记者:张宇人是否应该要划线?

商务及经济发展局局长:我相信他已经处理得很好,尽量不浪费时间。他今日已经处理得很适当。程序上,当开始了(财委会会议程序)第39条休会辩论後,(议员)指是想听到官员解释,但在此动议辩论中,我们并没有机会解释,整段时间只是坐在那里听,没有机会解释。而当真正进入讨论有关议程时,很多时候他们用尽其五分钟丶四分钟时间来问问题,到我们作答时,只有少於一分钟,有些时候只有二十秒,根本没有机会去解答(议员的提问)。我也想问议员,究竟他们是想听清楚政府的解释,或只想问问题而不听答案?是否真的有沟通?大家要问这些问题,议会是否这样去运作?

记者:有关杨伟雄的品格审查是否已完成?

商务及经济发展局局长:我已说过,我完全不知道人选方面的考虑,你问我甚麽名字,我都不知道。这需要行政长官经过适当的考量後作出决定,并非由问责局长决定,所以人选方面,我并不知道。

记者:你是否已经「打定输数」?

商务及经济发展局局长:我不认为是「打定输数」,我会呼吁议员需要「收布」,是时候「收布」,不应再「玩下去」,市民「玩不起」,香港亦「玩不起」,大家需要向前看。

记者:如有需要,年廿九和年三十会否加开会议?

商务及经济发展局局长:直至二月十四日,我们有八小时(会议时间),其实有足够时间讨论和通过这个议案,如果有人要搬出人为的关卡阻碍创新及科技局的成立,有多少时间都不足够「拉布」用,所以最有效的方法是「收布」。

(请同时参阅谈话内容的英文部分。)

2015年2月6日(星期五)
香港时间22时25分